第194章 无师自通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194章 无师自通

厉绝求婚成功,整个老宅的气氛都陷入欢庆的气氛中。 冯老伯拿来了家里窖藏多年的红酒,袁老头摘了院子里所有能摘的腊梅,玉婶做了一大桌子的菜,那模样真是恨不得直接在家里张灯结彩,敲锣打鼓了。 “哎呀,沈小姐啊,你不知道我们在旁边看着,真是着急死了。” “可不是嘛,你冯老伯恨不得直接上去撬开你的嘴,让你答应少爷的求婚啊。” 厉绝哭笑不得:“冯伯,玉婶,还有袁师傅,你们是不是打从一开始就跟在我们后面的啊?” “呵呵,呵呵,少爷,你怎么知道啊?” 沈如画在一旁听得面红耳赤,草草吃过午饭后,就躲到了楼上。 下午就要回市区了,她趁午休的这点时间,开始收拾行李。 无意间就将她准备好的那份圣诞礼物给翻了出来,牛皮纸封面的手工自制笔记本,在包包里藏了两天,已经变得不那么崭新了。 甚至,还有些皱巴巴的。 想到玉婶说,厉绝从来不过圣诞节,想来这个礼物对他来说,也是没什么用处的了…… 沈如画轻叹了口气,决定将笔记本收起来,反正这么简陋的礼物也是送不出口的,哪里比得上他送的戒指呢…… 她看了看指间刚套上的一枚戒指,心里既愧疚,又甜蜜,总觉得自己好像亏欠了厉绝什么似的。 冷不丁地,男人性感而磁性的嗓音在耳边轻声软语道:“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?” “额?没……” 听出是厉绝的声音,沈如画惊了一下,下意识地背转过身去,并将手里的笔记本藏在了背后。 “藏什么东西?快给我看看。” 他伸出长胳膊,就去抓她身后的东西。 沈如画像一只小兔子似的,东躲西藏着,最后还是不抵厉绝的大长腿,被逮了个正着。 他拿过她手里的那个笔记本,微微挑了挑眉:“这是什么,一个手工制作的笔记本?你做的?” 见躲不过,她嘟了嘟嘴,只好道出实情。 “之前你问我去哪里过圣诞节,我就在想要送你什么才好。你也知道的,我没什么钱,你又什么都不缺,那我只好准备这个笔记本,勉强还能给你当记事本用。” 顿了顿,她噘着嘴说:“谁知道,玉婶说,你根本就不过圣诞节。” 话落,她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,看他对笔记本没什么表示,不禁瘪了瘪嘴,“我知道你一定会嫌弃的,算了,还是还我吧。” 她伸手就要去捞,却被厉绝躲过,他将笔记本紧紧拽在手里。 “谁说我嫌弃了?我还偏就喜欢了,这东西你不许你拿回去,我得放在我的办公室里。” “就只是一个简单的笔记本而已,你还是不要拿去公司用了,被人看见了要被笑话的。” 他置若罔闻,径直拿着笔记本往外面走。 “快还我啦,要是被人知道我送你这种东西,肯定会被笑话的。” “我未婚妻送我的圣诞礼物,谁敢笑话?” 沈如画又急又后悔,她拼命伸手去捞,谁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两人双双摔倒在床中央。 接下来发生的事可想而知,自然是小白兔被大灰狼剥了皮,吃得渣儿都不剩了才结束…… 当一切归于平静时,沈如画软在厉绝怀里,如融化了的巧克力一般。 的确是有些累了,她像只猫儿一般,懒懒的依在他怀里,半眯着眼睛,媚媚的低垂着眼睑,红艳的双唇微微轻启,呼吸依旧有些急促。 厉绝紧紧的拥着她,大手在她光洁略汗湿的脸侧轻轻的滑移着,抚慰她急促的气息。 脸颊蹭着她湿哒哒的秀颜,轻轻抿拽起几缕青丝,暧昧的晃悠着。 “感觉如何?” 他低问,神态狎昵,口吻傲然。 似乎对自己刚刚的表现很满意,因为他听到了她的娇吟,媚态得让他有些找不着北。 “嗯?”沈如画下意识的哼喃了一声。 等她回过神来时,嘟了嘟嘴,萌萌浅笑,将小脑袋埋在他的怀里,怎么也不肯抬头回答他羞人的提问。 厉绝撩唇一笑,将她兜得更紧。 “如画。”他嘶哑着声音轻呼。 “嗯?”她慵懒的应了一声。 “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订婚仪式?” 两人已经商量好,回去后就先准备订婚。 沈如画微微一怔,有些羞怯地道:“一切从简吧,我有你就好。” “那怎么行?” 厉绝抚过她的脸颊,深深嗅上一口气。 “我好不容易等来这一天,怎么可以一切从简?我决定了,回去后就和伯父商量一个盛大的订婚仪式,我要让全C城的人,都知道你沈如画是我厉绝的女人!” 沈如画猛然在厉绝的怀里翻了个身,注视着他的黑眸中晶亮一片,柔丝般的、弓样的眉睫,荫掩着盈盈的双瞳。 “你真要让全C城的人都知道我们订婚了?骗人!我不信!” 沈如画俏皮的嘟起嘴,内心却在思忖着,天啊,那岂不是全C城的女人们都要失恋了?要真是那样,不知道多少女人会为此哀嚎呢。 这样想着,倒是有些好奇那副画面了…… 厉绝深邃的黑眸柔和了起来,静静的凝看着沈如画晶亮希冀的双眼,温情的落下一吻。 这个可爱的小女人,她不知道,他这么做的同时,不也是将她牢牢地纳入自己的羽翼下了吗? 只要成为了他厉绝的未婚妻,再不会有男人,敢觊觎他的女人了…… 这样想着,厉绝的嘴角翘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来。 他将沈如画的小手握住,轻轻的揉捏着,随后将它放在自己的胸口:“如画,你是我的肋骨,知道吗?” 他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,流光溢彩,直逼她的心湖。 她抿了抿唇,媚媚甜甜的一笑,“厉绝,你老老实实告诉我,你去哪里学来的这些情话?!” “丫头,你没提过说过‘无师自通’这个词吗?” 他扣紧她的后脑勺,神色狎昵。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,赶紧抵住他的胸口,“已经两次了,你还来?” “丫头,我今天心情好,怎么着也得五次才够!” “什么,五次?不!” “抗议无效!” 随即,他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