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沈家的事,就是我厉绝的事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197章 沈家的事,就是我厉绝的事

沈如画脱口而出:“爸,我怎么感觉您今天心事重重的?” 感觉到自己失态了,沈云道赶紧敛了思绪。 “哪里,爸爸只是因为舍不得,所以说着说着,就有些伤感了。” 他说着,牵过沈如画的手握在掌心里。 “爸爸也就唠叨几句,你要是不想听,不听就是了。反正,你也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,我知道你不会让爸爸失望的。” 尽管有沈云道的安慰,但一联想到昨晚见到的场景,沈如画心里还是略有不安。 她趁此机会问道:“爸爸,是不是你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?我听说,昨天家里根本不是进了贼,而是有一帮自称‘豪哥’的手下,闯到家里来找您要钱,是不是有这回事?” 沈云道心里一惊。 女儿怎么知道了? 一下子就猜到是小琪,沈云道暗地里皱了皱眉。 转眼,他脸上又恢复了笑容:“是小琪跟你说的吧?别听她瞎说,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。” 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爸,您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?就跟我直说了吧,好吗?” 沈如画有些着急起来,情急之下,一把拽住了父亲的胳膊。 看着沈如画那张娇美的小脸儿,沈云道想起豪哥那帮人的警告: ——月底就还钱,这可是你说的!老家伙,我们豪哥说了,你要是月底还不出钱来,就拿你那两个漂亮的女儿抵债,再拉你那个小儿子去给我们豪哥当洗脚小弟! 女儿马上就要订婚了,这个节骨眼儿上,要是再让她知道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只怕连婚都订不了。 不行!不能告诉她,绝不能阻挠了如画的幸福! 心一横,沈云道依然选择咬紧银牙,道:“好,我跟你这么说吧,那帮人确实是来找我的,我也确实找他们借过钱,但那笔钱我已经还清了,他们不过是想多要利息钱,后来我报了警,他们讨不到钱,就砸了家里的东西泄愤。” 顿了顿,他看向沈如画:“事情就这么简单,你瞧,我也没什么可瞒你的。” “真的就这么简单?” “当然,难不成还能怎样?” 沈如画依然觉得心里放心不下,皱眉又问,“那他们还会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?要不,我去找厉绝说说这件事……” “不用。” 沈云道挥了挥手,“你放心,这件事我已经解决了。” 他就是不想惊扰了厉绝,投资的事情泡汤倒是无所谓,但绝不能影响了女儿一生的幸福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与此同时,C城两江新区。 厉绝正站在总裁办公室的宽幅落地窗前,居高临下地俯瞰着整个C城,此刻他正和管家赵伯通着电话,商量去沈宅提亲的事情。 “好!赵伯,日子就由你来定,其他的我会吩咐秦卫去帮忙打点。” 挂了电话,厉绝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更好,他精神抖擞地坐在了办公桌前,正要拿起笔批阅文件,忽然想起一件事来。 他放下笔,打开左边的抽屉,从里面抽出一个手工制作的笔记本来。 正是沈如画送他的圣诞节礼物。 他前前后后,上上下下,一番仔细打量,嘴角浅浅勾起一抹弧度来。 那小女人确实有艺术天分,无论是作画,还是做手工笔记本,似乎在她的摆弄下,哪怕是再普通不过的材质,但最后呈现出来的状态,总是最精致完美的。 思及此,他越看这个笔记本,越是觉得爱不释手。 就在这时候,秦卫敲了敲门进来了,厉绝立即敛了神色,将笔记本放回抽屉里。 秦卫躬了躬身,说道:“厉总,您让我调查‘豪哥’的事情,我已经查到了。” 皱了皱眉,厉绝的神情变得严肃:“说吧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 “是这样的,几个月前,沈云道确实找这个‘豪哥’借了一百万,但上次您拿了一笔钱给沈云道作为投资后,他抽取了其中的八十万还债。余下没还的那部分钱已经利滚利滚到了500万,所以豪哥让手下人找到了沈家,现在沈运道承诺月底之前把钱还掉。” “至于这个‘豪哥’的资料,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,他就是C城东区码头的地头蛇,靠放高利贷赚钱高额利息,然后把这些钱投到他在码头开的几家流动赌场里。我看沈云道当时一定是走投无路了,才选择找他借钱。” “哼!” 厉绝闻言,不禁嗤了一声。 “区区二十万,竟然在几个月内利滚利就滚到了五百万,这个‘豪哥’倒是够狠。” “厉总,您打算怎么办?” 秦卫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厉绝。 只见厉绝眯了眯一双深邃的精瞳,说:“看来,还得我亲自出面了。” “厉总,我听说这个豪哥无恶不作,您亲自出面,恐怕……” 厉绝抬手打断秦卫,“沈家的事,就是我厉绝的事。秦卫,你马上去联系那个‘豪哥’,就说我厉绝要见见他。” 秦卫知道,一旦厉绝打定了主意,十头牛也别想改变。 所以,他只好照办。 ……………… 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 此时此刻,C城东郊的观光码头上已是人头攒动,和白日里比起来,夜晚这里的气氛更热闹。 岸边那辆最大的游艇,在今晚似乎显得更加显眼。 游艇上戒备森严,四周都有黑衣人守着,凡是能有幸登上游艇的人手里都有一份精致的白金会员卡,非会员不得入内。 八点刚过,一辆在路灯下发射出黑漆光芒的顶级商务车,疾速朝着码头驶来。 驶抵目的地,车门被先行下车的阿标打开,依次下来的是厉绝和秦卫,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游艇前,接受门口保镖的检查。 秦卫递上事先准备好的两张白金会员卡,陆陆续续上到游艇上,现场早已是衣香鬓影灯火璀璨的景象,个个身着华服。 而这里,便是豪哥的码头赌*场。 看见厉绝和秦卫走进来,甲板上一个被保镖们包围着的粗狂男人踱着步子走下来,神态傲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