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 我们赌一把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198章 我们赌一把

男人有着一米九的身高,精健的肌肤,麦色的肤色,强壮的身躯,与东南亚人极其相似的五官上,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他那一脸嗜血的笑容。 毫无疑问,这就是豪哥了。 看见厉绝后,豪哥张扬地笑道:“哎呀,堂堂厉氏集团总裁大驾光临,让我这个小小的赌场也蓬荜生辉啊!” “豪哥客气了,不过你这个游艇也很特别啊,就连我厉绝也羡慕得很。” 厉绝和豪哥握手寒暄着,至于那笑容里含了多少虚伪的成分,各自心知肚明。 厉绝趁着寒暄的时候,四处看看,发现游艇上的保安严密,除了甲板上站着十来个便衣保镖外,入舱的门口还站着两名身形高大的黑衣人。 看来,只有见机行事了。 思及此,他笑着对豪哥说:“听闻这艘游艇是豪哥名下的流动赌场,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乐子是可以供我们消遣的?” 豪哥笑得邪肆,“当然有,厉总可以随我到船舱里去,里面的玩意儿一定会让厉总玩得不亦乐乎。” 厉绝笑着点点头,算是默许。 于是,一行人在豪哥的带领下来到舱内。 舱底下的别有洞天,但比起舱外更奢靡,大把大把的代币在管理老虎机的窗口换成的是美金,玩梭哈也好,玩纸牌也好,人民币在这个地方毫无用武之地。 豪哥带着厉绝进了一个小包厢,里头偌大一个俄罗斯轮盘。 但豪哥并没有立刻开玩,而是待厉绝和秦卫坐下后,拍了拍手,“来人啊!叫几个漂亮妞儿进来伺候厉总。” 厉绝和秦卫对视一眼,彼此给了一个眼神。 来都来了,自然是要逢场作戏的。 不一会儿,门声又响,三个貌美如花堆满笑容的小姐齐齐拥了进来:“老板们好,我是莹莹,她们是娇娇和欢欢。” 一时间,包厢内热闹无比。 厉绝见状,眸光骤然变得淡冷,但眼角余光瞥见从豪哥身上投来的审视目光后,他脸上迅速换上惯常的浅薄笑容。 三个女人走到厉绝和秦卫身边坐下,半路的耸立酥胸有意无意蹭着他们的臂膀。 叫莹莹的女子,首先拿起桌上的酒瓶,禁不住惊呼:“哇,豪哥,你点的是翠丝堡七八年份的红酒?果然是壕啊!” “厉总大驾光临,我豪哥当然要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款待。” 有人起哄:“那你们还不好好敬一下厉总?” 莹莹立刻撒娇:“敬哪有喂的好啊,欢欢,你说是不是?” 欢欢媚眼如丝,把整个身子偎依进厉绝怀里。 “既然莹莹说喂的好,那我就给厉总试一试?” 几个人闻声都调笑着,厉绝却是兴趣缺缺的样子,看了一眼前方的俄罗斯轮盘。 “豪哥,比起女人和酒,其实我对你这个俄罗斯轮盘更感兴趣。” 他挑了挑眉,有些挑衅的意思。 豪哥眯了眯那双狐狸般的狡猾眼睛,而后笑道:“要不,我们就来赌一把?” “行啊。” 厉绝说着,饶有兴趣地坐到了俄罗斯轮盘前,秦卫也跟着坐下,豪哥和那几个女人也围坐在桌旁,或叼着雪茄吞云驾雾,或端着香槟偶尔啜饮。 不一会儿荷官来了,“各位,买定离手,请下注。” 厉绝懒洋洋地下了注,玩儿似的,好像他丢出去的不过是几张废纸,而不是大把大把的钞票。 刚开始赌注都不大,各自赢了几把,他忽然提议:“豪哥,你我都不缺钱,玩这么几把似乎没什么意思啊,不如我们玩一把大的,一局定输赢怎么样?” “哦?” 豪哥扬了扬眉,“厉总想要赌什么?” “赌你的赌场,如果我赢了,你的赌场归我。” “那要是厉总输了呢?” 厉绝眸色一沉,“如果我厉绝输了,就把整个厉氏公馆让给你豪哥。” “厉总?!” 就连秦卫都吃了一惊,脸色大变。 虽说这只是一场戏,是厉总故意在豪哥面前放的一场烟幕弹而已,但也没必要下这么大的赌注吧? 万一…… 厉绝给了他一个‘闭嘴’的眼神,仿佛在说‘没有任何万一’! 一旁,豪哥眯着眼审视了一番后,哈哈大笑着说:“厉总果然爽快,这个赌注实在是很诱惑,我想拒绝都难啊!行,就按你说的赌!” 双方说定,荷官继续。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死死地盯着荷官手里的动作。 而厉绝脸上始终没有任何情绪变化,他淡定地打量着场内的一切,并在关键时刻,偷偷摁下左手腕上手表里的某个仪器。 正当荷官即将揭开骰盅的时候,忽然包厢外传来一阵骚乱声。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皮肤黝黑的男子,将桌上的酒瓶就被砸了出去,摔得一片狼藉。 金属盘掉在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,客人们受到了惊吓,四处逃窜。 那肇事者就这么大喇喇地躺在船舱中央:“他妈的,这里是黑店!你们赌场出老千,还不赔偿老子的损失?!” 有人惊呼:“啊,出老千?是真的吗?我今天也输了四五十万了!如果是出老千的话,得找豪哥要回来才行啊!” “老子连输了三十几把,你说是不是出老千?” “连输三十几把?这也太诡异了吧?总会赢一两次吧?!” 那名男子的话引来赌场内众说纷纭,纵使舱内有众多保镖,但依旧压不住此时混乱的局势。 豪哥见状,躬身对厉绝说:“抱歉,厉总,我让人去处理一下。” 说着,他朝为首的那名黑衣人点了点头,保镖立刻走到那名男子面前,“这位先生,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 “误会?什么误会?老子说的都是真话,你敢说你们赌场没有耍老千?!” “你有证据吗?” “老子输钱就是证据!” 看着这一场好戏,厉绝收到阿标发来的短信,划开屏幕一看: ——厉总,借据原件已找到,您可以撤离了。 唇边弯出一抹了然的笑容,他起身理了理衣衫:“豪哥,最后一把就别玩了,我看你还是赶紧逃命吧。” 豪哥不知所云,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一阵阵警笛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