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沈家也是你敢动的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199章 沈家也是你敢动的?

两秒后,豪哥才回过神来。 “妈的,你敢叫警察?!” “要不然呢,你还当真以为我是来这里陪你玩儿的?” “厉绝,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 厉绝居高临下地睨着豪哥,冷嗤道:“让人去沈家,找沈云道要钱的人,是不是你?” 这下子豪哥愣住了,“你,你和沈家是什么关系?” “哼,闯到沈家要钱之前,你怎么不先查查清楚,沈家也是你敢动的?!” 沈家也是你敢动的…… 豪哥惊愕住,时间仿佛静止了,他整个人呆愣着。 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 忽然外面传来一声:“都举起手来,警察!” 豪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只听见厉绝说:“你敢动他们,我就能让你下地狱。” 几乎是话音一落,外面砰砰的枪声,和男人女人们的惊呼声、哀嚎声齐齐传来,五分钟前这里还是一片莺歌燕舞,但此时这里就变成了人间炼狱。 场面顿时乱成一团。 豪哥脸色一白,下一秒就从腰间拔出枪来。 “妈的,老子这辈子还没被人耍过。厉绝,有种你别走,老子要亲手毙了你!” 枪是上了膛的,打开保险杠,“砰”的一声,子弹就闪电般射出。 “厉少,小心!” 刹那间,子弹划破空气,搅得时间都要震颤起来。 厉绝眼疾手快,屈身扣在地上,肩背压低,撑着地面一翻,身体腾开的下一秒,子弹擦着他的头顶而过,打入一旁的舱壁。 舱壁“噗”的一声爆裂,火花瞬间迸溅。 阿标及时赶了过来,和秦卫一起,护着厉绝离开。 岸上早就乱得不成样子,汽车警报器的叫嚣,路边行人惊恐的尖叫,凌乱地逃命的脚步声…… 而几米开外的超市内,阿标带来的其余手下们被惊动,纷纷训练有素地拔枪,一涌而出,朝着厉绝的方向而来。 那豪哥也真是亡命之徒,也或许是被厉绝逼急了,他拼命向厉绝追来。 别说是来了警察,就是单枪匹马对满是保镖包围着的厉绝,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 但,他硬是闯出一条血路来。 眼见着他紧随其后,厉绝被阿标和秦卫以最快的速度护送到黑色商务车前。 然而,就在他们划开车门刹那间,忽然一枚子弹射来,擦着厉绝的手臂呼啸而过。 瞬时,厉绝的手臂上多出了一道血印子,鲜血沿着厉绝整只小臂流下,染红了他的白衬衫。 “厉少!”秦卫大骇。 阿标大喝:“快快快!赶紧送厉少去医院!” 说完,他对着豪哥的腿就是一枪,只见豪哥脸色一白,如僵尸一般倒在了地上。 待黑色商务车安全离开,警察才赶到,立刻将受伤的豪哥团团围住,一名警察拿出证件来。 “李子豪,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,你涉嫌开设赌场聚众赌博,现在请跟我们回警局,协助配合调查!” 豪哥的脸色在顷刻间变得灰败,整个人彻底蔫了气焰。 ……………… 厉绝手臂上的伤势并不严重,只是被子弹擦破了皮。 此时,护士已经帮厉绝包扎好了手臂,胳膊上缠上了几圈绷带,倒也看不出任何痕迹。 但秦卫还是觉得后怕得很:“太危险了,这子弹要是再偏一点,恐怕就伤到了您手臂上的筋骨。” 他捂着胸口,表情夸张地说:“下次,我看厉少您还是不要亲自出马了。哦不对,是绝对不能再有下一次了!” 厉绝哭笑不得,“你还是不是个男人?这点小事儿就把你怕成这样!” 摇摇头,他起身转动了一下胳膊,发觉没什么大碍,他穿上了衬衫和外套,然后将手摊开在秦卫面前。 “车钥匙给我。” “您要去哪儿?”秦卫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“不是吧,都这个时间点了,您还要去见沈小姐?” 不用猜,八成就是了! 果然,厉绝不耐烦地瞪他一眼,摊了摊手,重复道:“快点儿,车钥匙!” 秦卫没辙,只好将车钥匙给了厉绝。 厉绝拿到钥匙后,马不停蹄地到楼下取了车,径直将车开往沈宅。 半个小时后,他将车停在了沈宅门口。 已经是夜里十点多钟了,两米高的缕空式不锈钢大门安静地锁着,门柱上面的两盏圆珠一般的路灯,散发着纯洁白净而温和的灯光。 院落里安安静静,仿佛花草树木都随着主人们一起沉睡了,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有车停在了门口。 经历了码头上和豪哥的会面,他现在还有些后怕。 怕的不是自己的安危,而是沈家,豪哥做事如此狠绝,沈云道竟然找他借钱。 也亏得他留了心,让秦卫彻查这件事,并安排了这场见面,借此机会端了豪哥的老巢和后路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 思及此,厉绝的眼眸微微眯紧,在心里暗暗地庆幸。 幸亏我发现得早…… 蓦地,房里的小阳台里多了一抹娇小的身影,那道身影穿着一袭如雪一般纯白的睡袍。 是沈如画。 或许是心有灵犀吧,她半夜醒转,忽然睡不着了,便走到阳台上来透透气。 谁知,一眼见到自家门前停着一辆眼熟的车,而靠在那辆车旁的高大身影,不正是厉绝吗? 半夜三更的,他怎么来了? 没有多想,她转身回房,飞快地披上外套,然后小心地离开房间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 “这么晚了,你怎么来了?” 沈如画摸了摸身上,自己竟然忘记带大门的钥匙了。 她只得隔着缕空式的大门看着他说话,看着他黑沉的脸色,她警觉地道: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 松开环胸的双手,厉绝走到了沈如画的面前,漆黑的眼珠凝视着他,并没有说实话,只是这样定定地盯着她的眼睛。 事情已经解决了,也就没有必要再让她知道。 他不想让她担心,更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受了伤。 但沈如画本能地判断出,厉绝一定是有什么心事。 因此,她顾不得在自家男人面前有失优雅,竟双手抓紧门柱,脚下一蹬,打算直接翻门而出了。 “如画!你小心点!” 厉绝大吃一惊,低哑的嗓子唤道,担心之情溢于言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