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与她严丝合缝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0章 与她严丝合缝

她局促地说:“就是一个小伤而已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 “小伤也是伤!”他忽然脸色一冷,稍稍退下去的冷气压重新笼罩全身,“破伤风也还能害死人的!” 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冷了脸,但沈如画还是乖乖地点了头,并说了声谢谢。 他忽然不说话了,紧盯着她粉嫩的脸蛋儿,过了好几秒才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:“你喜欢吃饼干?” “啊?”沈如画愣了下,说“还行。” 其实,她对饼干这种东西不怎么感冒,说不上是喜欢,或是不喜欢。 而且,她刚才被饼干屑呛得难受,急着喝几口咖啡才硬是灌了下去,根本就没来得及回味饼干的味道。 他唔了一声,口吻听不出来任何情绪。 下一秒,却用大拇指抹掉她唇上沾着的饼干屑! 心口一惊,沈如画赶紧别开脸,胡乱地用手去擦嘴,两边耳廓都已染上晕红。 厉绝却像是做了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,收回手揷回兜里,继而回头看向身侧的画架:“以示惩罚,这副画作废。” 沈如画大吃一惊。 作废?那她不是白白画了好几天?! 她脱口而出:“我哪里画得不好吗?” 他看都没看一眼她的画,凭什么说作废? 厉绝冷嗤一声:“不用看,也知道你画得不怎么样。” 跟小情人边谈恋爱边画画,能画得多好? “可你根本就没看!”她立刻呛声,口吻不逊。 他眯紧了一双冰眸:“看来,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。” 沈如画有些不服气,“是因为晨枫学长吗?如果是因为他,我可以解释,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和他……” “沈、如、画!”厉绝突然喝了一声。 她口口声声喊着晨枫学长,更是惹恼了他:“我早说过,替我厉绝做事,不是完成一份家庭作业那么简单,我需要你专心致志地作画,要想画出令我满意的作品,你必须心无旁骛。” “……” “下次如果再带男人到我的别墅,惩罚可就不只是这么简单。”他冷冷地哼了一声,即使不用明说,谁都听得出来其中的警告。 沈如画瞪大了眼,无法置信地盯着面前的男人,良久才说: “厉先生,我原以为你是爱艺术有涵养的人,并不像外面传说的那样冷酷无情。可没想到,你本人这么不讲理!如果你不信任我,何必雇用我?!” 一口气说完,她跳下餐桌。 蓦地,男人高大的身影阻挡在她面前,两条极有力的胳膊搭在了她的身侧。 厉绝挑了挑眉:“想走?” 冷哼一声,陡然缩短两臂之间的距离,将她牢牢紧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。 她狐疑地抬头。 俊眸紧眯,他往前挪动了半步,沉声道:“我允许了吗?” 他紧盯着她眉眼的黑眸,如猎豹审视猎物一般,一只手不动声色地一点点挪动,直至她的后腰骤然收力。 厉绝将她整个拉近自己胸膛,和自己严丝合缝:“不准走!” 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,沈如画猝不及防地抬头,猛不丁地就撞上了他的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