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 提亲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01章 提亲

以前,她的身份仅仅只是他聘请的画师。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的身份,只当他是一个神秘的雇主,他所允许的活动范围只有楼下的画室和厨房、客厅,她也就不敢擅自上二楼来。 所以,她倒是很好奇,想看一看上面的风景到底如何。 原来这二楼的主人房很大,几乎占去了二楼整层的空间,那张特大的豪华床摆在临窗前,最为醒目。 床头两边都摆着一个小柜子,柜台上摆着两盏蘑菇形状的台灯,灯光是暖和的橘色。 距离床前两米远是特大的落地窗,拉开窗帘就可以把院落里亮丽的风景。 沈如画想着,在清晨推开这扇落地窗,迎面而来的必定是院落里花草树木清新的空气…… 但,这都不是最让她惊喜的。 最大的惊喜,是紧挨主人房的那间儿童房。 房间里充满了海洋元素,贝壳、海星、海藻玩具等等,装饰着整个房间,蓝色基调搭配暖暖的橘色,如童话一般梦幻。 真没想到,他连这么久远的事情都想到了…… “以后,等你有了孩子,我希望能和你一起抚养宝宝。” 厉绝抱着她的纤腰,呢喃一般,在她耳畔轻语着。 “你给宝宝喂奶的时候,我就负责逗她开心,假如你累了,或是想要画画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带宝宝的事情就可以暂时交给我。” 沈如画愣住了,想到那副场面,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。 “你的意思是,你想当奶爸?” 开玩笑的同时,心里却早就软得一塌糊涂。 他挑了挑眉:“也不是没这个可能。” 然后,他又牵着她的手,来到阳台,指着楼下的那个阳光玻璃房。 “当然,你要是不想太早生宝宝,也可以继续画画,只要你想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。” 沈如画心湖一荡,侧头看向厉绝。 正好厉绝伸手捧住了她的脸颊,俯下头来,那灼热的气息带着煸情喷在她的脸上,她双眼一合,情不自禁地闭上了。 他的身躯与她柔软的身躯紧密相贴,灼热的眸子落在她红滟诱人的唇上。 尝过无数遍了,他知道她的唇柔软至极,一碰就能让他上了瘾,但他还是忍不住,想要尝尝她的滋味。 唇带着灼热的气息在她的脸上拂过,然后轻轻地降落,印在她脸上柔软的肌肤上,再从她的脸上慢慢地移落到她诱人的红唇上,发起了热烈的进攻。 他吻得很霸道,吻得很深。 沈如画觉得喘不过气来了…… 好不容易一吻结束,沈如画的脸蛋儿上,已经红得像极了关公。 都已经在一起那么多次了,但每次她还是会脸红,厉绝忍不住低低地笑了。 可他就是爱极了她脸红的样子,于是,他又紧紧地抱住他,两个人紧紧相贴。 他拂抚着她红透了的脸,他是很想一口气就把她吃干抹净。 但时间不允许,明天她还得起早,而他…… “明天,我就和赵伯去你家提亲!” 他斩钉截铁地说道,口吻似是急切得很。 也确实着急了,厉绝恨不得尽早完成订婚仪式,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沈如画是他厉绝的女人。 沈如画低呼:“明天?那么快?” “我还嫌不够快!我巴不得立刻和你结婚,先订婚已是我的极限!”厉绝咬牙切齿地说着,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的心急。 沈如画哭笑不得,心头却是暖暖的。 ……………… 第二天,下午原本有两节课,但沈如画还是请了假。 走出教学楼,发现厉绝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 “假请好了?”厉绝温声问着,漆黑的眸子总喜欢深深地落在沈如画那张俏丽的瓜子脸上。 “嗯,请好了。” 她一边点头,一边从石阶上蹦着走下来,步伐显得青春洋溢。 自从厉绝亲自光临了一趟学院办公室,沈如画在老师们心目中的地位,一下子上升了一个高度。 凡是请假什么的,都不会为难她。 沈如画不喜欢被人口舌,也从不享受这种特殊待遇,能不请假就尽量不请假。 但今天不同,厉绝要去家里向爸爸提亲,她这个当事人不能不在,说实话她也是既期待又兴奋的呢。 “铃铃铃——” “铃铃铃——” 厉绝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,他低头一看,发现打来电话的是赵伯,便接了电话。 “喂,赵伯?”他的嗓音是一如既往的沉稳,干练。 不知道赵伯在说些什么,他一直静静地听着,没有说话。 听完电话之后,他忽然毫无预警地,把像山一般壮实的身躯倾压过来,把沈如画推压到了车门边上。 沈如画惊了一下:“喂,厉绝,怎么了?” 但他没有第一时间说话。 一双长臂依旧牢牢地把沈如画困在车门与他的臂弯之间,千变万化又永远深不可测的眼眸灼灼地看着她。 他的眼神总是能摄走别人的魂魄,让沈如画一阵心驰摇曳。 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她催促道。 厉绝抿着的唇弯了弯,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浮起,醇厚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敲进她的耳朵里。 然后,口吻兴奋地说道:“如画,聘礼已经送到你家了。” 虽然已经知道他今天会去家里提亲,但乍然听见这个消息,她的心脏还是咯噔一跳。 “赵伯已经到了?”沈如画轻轻地问着。 “嗯,不但有赵伯,还有冯伯和玉婶,他们是代表我父亲,过来向你父亲提亲的。” 厉绝点点头,深邃的黑眸光芒万丈,满是兴奋的神采。 他的模样像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愣头青,但话说回来,这也不怪他,这也是厉绝人生中的第一次。 当然,也会是仅有的一次。 这辈子,除了沈如画,他不会再娶别的女人,不会再和另一个女人订婚了。 情绪一个激动个,厉绝迫不及待低头,轻啄了一下沈如画光洁的额角。 收回长臂,他坐正了身子,大手却执起了她青葱如白玉一般的小手,沉声吩咐着阿标:“加快车速,去沈宅!” “是,厉少!” 阿标恭敬地应着,脚下油门一加,车以更快的速度向沈宅开去。

下一篇   第202章 就依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