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 最懂她的人是他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03章 最懂她的人是他

此时,玉婶拉过沈如画的手坐下。 玉婶生了一双弥勒佛一般的眼睛,笑眯眯的,给人很亲和的感觉。 “沈小姐啊,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少夫人了,虽然我们要准备的是封闭式婚礼,不过礼节是不可少的。你看看,这些都是少爷让我们事先准备好,送给你的。” 玉婶一边说着,一边指着茶几上那些聘礼。 仔细一看,仅是装首饰的礼盒就是几大盒,还有小轿车的车钥匙,以及那栋湖边别墅的钥匙,甚至还有几间黄金商业地段的商铺产权证。 江雪眼红地看着这一切,心里粗略一算。 这车子、房子和商铺加起来都已经价值上千万资产了,这还只是订婚呢,如果真是到了办婚礼的时候,恐怕厉绝给的还要更多更多。 别人羡慕的东西,沈如画却不怎么喜欢。 她伸手把那些聘礼推还到厉绝面前,极认真地看着他说道:“厉绝,这些东西我真的不需要。而且,我也不想让人认为我是靠男人的女人。” 室内在瞬间鸦雀无声,大家都看着厉绝的脸色,看他是个什么反应。 厉绝的眼眸瞬间加深,却没有丝毫的不悦,看着她的眼神粘稠炙热。 果然是他厉绝看中的女人,不为名,不为利,更不为财,这正是他要的女人。 淡淡一笑,他说:“这些首饰你不喜欢,我可以收回来,房子车子你不需要,我也不勉强。这几间商铺原本是打算给你以后开画廊用的,既然你有自己的想法,我可以暂时先替你保管着。” “我本身对投资画廊就极感兴趣,等以后你毕业了,我们结了婚,画廊就可以交到你的手里,一切由你打理。” “如果你有能力,就靠自己的力量把画廊开起来,并经营好,赚的亏的都是你自己的,厉氏集团不给于任何的财力资助,我只是提供一个场所而已。其他的一切事宜,都全凭你自己做主,你看怎么样?” 众人闻言,均是一震。 不难看出,厉绝对沈如画是极其宠爱的。 但他对她的宠爱,却不是狭隘的。 他想对她好,却不是把她豢养在身边,限制她的发展,他知道她擅长什么,知道她的潜力是什么,还愿意给她一个无限发展的空间。 厉绝这样的男人,或许在商界上给人是阴险难测,深沉难懂的。 但对女人来说,他真的是一个好男人,能嫁给他的女人,必定会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。 一股暖流划过心底,最柔软的心房微微悸动起来。 沈如画抬头直视着厉绝的眼睛,他真是最懂她的男人了。 事实上,她也梦想着有一天能开一家画廊,除了开名家名作展览外,还能资助那些有艺术天分的贫困学生,为他们办画展…… 她从来没在厉绝面前提起过自己的想法,但他就是知道,甚至已经着手帮她操办此事,这叫她怎能不心动。 思及此,沈如画点点头,笑容甜美地说:“好,画廊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。” 见得到沈如画的首肯,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,生怕因为这件事两个年轻人的想法不能达成一致。 但好在他们俩各自都退了一步,大家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,衷心祝福着两人,认为他们俩是最般配的一对。 玉婶偷偷拽住沈如画的手腕,将她拉到无人的阳台,“沈小姐,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很想跟你说。” “玉婶,请说。” “你还记不记得,那天在厉家老宅,你找我要纸和笔,看见你画画的时候,不小心说了一句话。” 沈如画回忆当时的场景,想起玉婶确实说过一句话,好像是说她很像谁来着。 她点点头:“对,我记得您说什么‘真像,实在是太像了’之类的话,是说我像谁吗?” “……是,又不是。” “玉婶,我不懂你的意思?” 沈如画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出来。 “我知道这些话如果被少爷知道了,他又要生气的,可是……” 踌躇了好几秒,玉婶叹了口气,还是说出了口,“我一直觉得,你很像夫人。” “您是说,我像厉绝的母亲?”沈如画愣住了。 玉婶嗯了一声,解释道:“不是因为沈小姐长得像夫人,而是觉得你在画画的时候,神态和夫人很相像,你们又都是学画的,性格又都是喜静不喜闹。” “虽然少爷不允许我们提起夫人一个字,但潜意识里,我感觉少爷是思念夫人的,只是他不肯承认罢了。试想一下,如果夫人真是他心里的禁忌,又怎么会选择同是学画画的你?” 沈如画再次一愣。 玉婶的意思是,虽然厉母是厉绝的禁忌,但其实,他内心并不如他表现得那般排斥他的母亲? 笑了笑,玉婶又说:“当然,这都是我的猜测。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,沈小姐,你一定是那个能抚慰少爷心伤的人。以后,少爷就由你来照顾了。” 沈如画心头一漾,总算是听明白了玉婶的意思。 玉婶是希望有一天,她能帮厉绝打开心结。 嘴角浅浅勾起甜美的笑容,沈如画微微颔首,道:“玉婶,谢谢你跟我说这些。” 玉婶点点头,两人相视一笑,彼此轻握住对方的手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与此同时,厉绝私下里也找到了沈云道。 “伯父,我有事想跟您谈一谈,您现在有空吗?” 察觉到厉绝有重要的事情要说,沈云道也敛了脸上的笑容,看了看四周,然后低声说:“跟我去书房吧。” 厉绝点了点头,回头看了一眼被阿诺拉走的沈如画,之后跟着沈云道去了书房。 沈云道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院落里,沈如画和阿诺转着圈嬉笑着,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,他的嘴角也情不自禁地逸出一抹浅浅的笑容。 “伯父。” 听见厉绝的声音,他回过头去;“说吧,想谈些什么?” 厉绝顿了顿,两秒后,拿出一个信封。 沈云道愣了一秒,随即接过那个信封,从里头抽出来的并不是一封信,而是一张借据,看清楚里面的内容后,他大吃一惊。

上一篇   第202章 就依你

下一篇   第204章 落寞离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