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 落寞离开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04章 落寞离开

他倏然抬起头来,“厉绝,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?!” 沈云道的脸色千变幻化,防备地看着厉绝,此外还有羞愧,当然更多的是震惊。 “你……都知道了?” “伯父无需紧张。” 厉绝指着那张借据,说道:“这个东西是我从豪哥那里得到的。实不相瞒,上次听说宅子里进了贼,我就觉得有些蹊跷,所以私底下让人调查了这件事,查到了豪哥的老巢。” 沈云道听后,又是一惊。 就在前一天早上,当他看见新闻报纸上有关豪哥被捕的报道后,还有些纳闷。 是他运气好,还是老天爷照顾?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让豪哥被警方逮捕了? 直到现在,他才恍然大悟:“这么说来,是你把豪哥……” “是的。”厉绝微微颔首。 原来如此,沈云道早就猜到了,只是没敢确认。 沈云道此刻的心情很复杂,之前他还曾反对过女儿和厉绝在一起,可厉绝不但不在意,反而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他。 “我……该怎么谢你?你……” 有很多话想说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沈云道脸上的表情是难得的尴尬。 厉绝却说:“其实,我并不想从伯父这里得到什么,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如画。我知道因为之前的种种,伯父对我有些看法,还望看在这件事上,能让伯父对我改观。” 沈云道默了默,而后仿佛如释重负一般,叹了一口气。 “其实,我对你个人没什么不好的看法,也不存在什么改观不改观的问题。我只是担心你和如画身份地位悬殊,担心你身边围绕着太多的女人,怕最后受伤的是如画。不过,看你为了如画做了这么多的努力。我想,是我杞人忧天了。” 顿了顿,沈云道转身看向落地窗外的楼下。 此时此刻,沈如画和阿诺、小琪他们正玩得很开心,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幸福,那种笑颜是纯粹的,发自内心的。 “多少年了,自从如画的妈妈离开了我们,我还是第一次在她脸上看见这样的笑脸。我想,能带给她这种小笑容的,除了你,还没有别人有这个本事。我希望明年,后年,以后的每一年,都能在她的脸上,一直看到这样的笑容。” 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,沈云道回头,目光直视着厉绝。 “厉绝,你能做得到吗?” 那种目光并非质疑,而是嘱托一般。 厉绝如承诺般郑重地点头:“放心吧,伯父,我会的。” ……………… 与此同时。 法国,马克西姆酒店。 苏薇接到一通越洋电话。 “你说什么?厉绝向沈如画求婚了,而且元旦节就要举行订婚仪式?” 原本正悠闲地喝着下午茶,听到这个消息后,苏薇一下子从沙发上腾站了起来。 她的膝盖一不小心就磕碰到了茶几,茶盘里的茶杯就翻到在了茶几上,顿时茶水从杯子里溢出来。 “我不是说过,有任何消息都要立刻通知我吗?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?!” “我,我也是才听说,厉总带沈如画回了一趟老家,然后在那边求的婚……” 电话里的男人战战兢兢地说着,额头上满是冷汗:“厉总的决定太快,竟然直接把订婚仪式定在了元旦节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 “蠢货!” 苏薇气得直接开骂:“他都把人带回老家了,这还不能说明问题?!行了,马上替我订回国的机票,要明天,不对,要今晚的机票!” “今晚?这……苏小姐,已经这个时间点了,只怕已经订不到今晚的机票了啊。” “我不管!你要是订不到今晚的机票,你就等着辞职吧!” 说完,苏薇直接挂断了电话。 她整张脸气得发白,实在太出乎意料了,厉绝从来不带人回老家的,就连她也仅仅只是在很小的时候,陪父母去拜访过厉家。 自那以后,厉绝从没有带她去过老宅,而他竟然把沈如画带回去,那一定是给他父亲扫墓了。 可见,厉绝是铁了心要和沈如画结婚了! 苏薇眯了眯眼睛,决定将计划提前。 ……………… C城,国际机场。 快到元旦节了,老天爷似乎也心情很好,一连几天都是大晴天,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进机场大厅,在光洁的地板上投下几许光斑。 每个路人的表情都显得行色匆匆,大多都是为了赶回家与家人们团聚,但有个人却是例外。 赵晨枫握着黑色行李箱拉杆的手冰凉,另一只手放在裤兜里,走到背风的位置坐下来,看起来神色落寞。 为了不引起沈天音和江雪母女俩的怀疑,赵母将他送到了门口后,就没有跟来道别,就连行李箱也是让家里的佣人随后送来的。 “乘坐C896次航班,前往温哥华的旅客请注意,请办理完乘机手续还没有办理安全检查的乘客,尽快通过安全检查,到候机厅候机,谢谢。” 机场广播员已经在催促安检了,正是赵晨枫乘坐的那趟班机。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,起身拉着行李箱来到安检口前。 等候安检时,他情不自禁地再一次回头看向机场大厅外。 阴沉的眼眸锁着身后熟悉的街景,唇抿得死紧,单手插在裤兜里,另一只手紧紧扣住行李箱的拉杆,神情有几分的冰冷,也有几分的阴沉。 真的就要这么离开了吗? 可他心里好不甘心,都是因为那个厉绝,还有那个该死的沈天音! 偏偏他却什么都不能做,自己连选择权都没有,甚至,连远远地看着沈如画那张纯美的脸蛋的机会都没有了…… 赵晨枫的背景落寞,拉着行李箱,一步步朝安检口走去。 蓦地,一道女人尖锐且冰冷的嘲讽声从身后传来。 “你最心爱的女人就要和别的男人订婚了,你却在这里攥着手干瞪眼,有什么用?有本事去把沈如画抢过来啊!又不是没有机会了,就这样心甘情愿把她让给别人,你算什么男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