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 订婚前一夜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06章 订婚前一夜

转眼一个礼拜就过去了,很快到了元旦节前一天。 厉绝和沈如画的订婚仪式就在元旦节当天中午,十二点十八分。 至于地点,最终定在了厉绝的那栋湖边别墅。 这天晚上,沈云道邀请厉绝到沈宅吃晚饭,厉绝一高兴,又露了一手厨艺,沈如画就在身旁帮他打下手。 “你确定是要帮我,而不是给我帮倒忙?”厉绝嘴角噙着笑容,一边忙碌着,一边问身旁号称‘打下手’,其实却是一片茫然的小女人。 “你小看我?”沈如画脸颊一红,“那我出去了!” 她假意嘟了嘟嘴,转身就要出去。 下一秒,纤腰被厉绝一搂,他说:“好啦,逗你玩儿的,你还真生气了?” 沈如画撅了撅嘴,娇嗔了一句。 两人这才开始动起手来。 厨房里有现成的食材,厉绝打算做一道醋溜大虾,富含高蛋白,也是沈如画最近特别喜欢吃的菜。 他先做好了醋溜大虾,出锅后放在一边的灶台上,然后准备再做一道板栗烧鸡。 “如画,板栗剥好了吧?”厉绝问道,“剥好了就给我。” 他说着,就伸出手去,准备接住沈如画递过来的食材 谁知身旁的人儿迟迟没有响动,厉绝蹙了蹙眉,回头一看,差点儿噗嗤一声笑出来。 只见沈如画正偷偷从盘子里捞出一只醋溜大虾,准备剥壳偷吃呢。 那大虾可是刚刚出锅的,正热着呢,她也不怕烫,像一只小馋猫似的,一边吹着手里的热气,一边剥得不亦乐乎。 厉绝忍俊不禁,走过去抬手轻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梁。 “小吃货,这就忍不住了,还偷吃?” “偷吃一只没事儿的,再说了,你做得这盘醋溜大虾实在是太香了,我就是忍不住想吃嘛。” 厉绝哭笑不得:“就偷吃一只,你确定?” 沈如画剥虾的动作一顿。 垂眸一看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盘子里已经空出来一个小角,原来不知不觉间,她竟然已经吃掉了五只醋溜大虾! “……呵呵。” 沈如画窘极了,讪讪地将手里幸免于难的一只大虾放了回去。 “好啦,待会儿让你一次性吃个够。先去帮我把最后一道菜完成了,免得大家久等。” “好吧。” 沈如画红着脸,乖乖地喏道。 吃饭的时候,不用沈如画自己主动,厉绝就将醋溜大虾直接摆在了沈如画面前,而且还替她剥好了虾壳,将剥好的虾肉摆放在她的碗里,堆成了一座小山状。 沈云道和管家他们都看在眼里,谁都没有说话,但眼里都是带着窃笑的。 忽然,一直乖乖吃饭的沈诺忽然说话了。 “如画姐姐,我发现你好像长胖了。” “额?” 沈如画愣了愣,一张脸顿时变了又变,夹菜的筷子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。 正不知道该怎么还口,又听见身旁的厉绝说:“让她吃,就算你的如画姐姐吃成了大胖子,我也喜欢她。” 周围人都没说话,倒是沈诺,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们俩。 最后来了这么一句:“肉麻死了。” 轰—— 所有人都掩嘴,偷偷笑得合不拢嘴。 屋外的天空早在不知不觉间暗沉下来,吃过饭后,沈如画送厉绝到了门口。 想起刚才在饭桌上闹的大笑话,她拽了拽厉绝的衣角:“下一次,你还是注意点儿,别老在家里人面前说那些让人……让人脸红的话了。” 厉绝回头看了她一眼,“你不喜欢?” “额,不是不喜欢,就是不想被大家听见,尤其是在阿诺面前。” 知道她脸皮薄,他点点头,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儿。 “那好,下次我注意点,不在外人面前说。”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,来到外面的大铁门前。 厉绝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沈如画,眼神渐渐加深,渐渐灼热。 然后,他走上前一步,把沈如画拉了过来,紧紧地搂在怀里,脸完全深埋在她的颈窝里。 “如画。” 厉绝的声音极其低沉,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仿佛压抑了许久一般,“终于到了,明天就是我们订婚的日子了。” “嗯。”她轻轻应了一声,伸出手将他精壮结实的腰际抱住,“是啊,终于到了。” 虽然还不是真正的结婚典礼,但厉绝也感到很满足了,至少有了订婚仪式,从身份上来说,她就是属于他的了。 “太好了。” 厉绝的声音还是有点哑,拥着她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。 沈如画不出声,抱着他的腰,贴在他的胸膛里,合上眼感觉他滚烫的体温。只要这样抱着他,她就觉得特别的安心。 但,明天还要早起,她不得不催促。 “好啦,时间不早了,你回去吧。” “嗯。” 厉绝轻轻地点了点头,拉开一点与她之间的距离,最后吮住了她的唇,缠绵了不知道多久…… 意识到再这样下去,怕是无休无止了,沈如画用力推开了他。 “好了,快回去吧!难不成你想在明天的订婚宴上迟到吗?要真是那样,我可跟你没完!”她作势凶巴巴地说。 “好,我这就回去。” 厉绝捧着她的脸,可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她被吮得微微红肿的唇瓣,像是下了狠心似的,咬咬牙这才放开了她。 那表情怎一个‘欲求不满’可以形容…… 沈如画哭笑不得,目送他坐上了车,又目送他跟挥手道别,直到确定他开车离开了,这才转身进了宅院。 书房的灯还是亮着的,知道是父亲还没睡,沈如画便踏着步子来到二楼。 门是虚掩着的,父亲正戴着老花眼镜,端详着手里的什么东西。 她知道父亲一直有一个习惯,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个人坐在书房里,端详着母亲的照片,怀念着他们过去的时光…… 不忍打扰,她转身要离开,却听见沈云道唤了一声。 “如画,是你吗?” 她愣了愣,只得又推门进去。 “爸,是我。”沈如画歉疚地道,“不好意思,爸,我是不是打扰你了?” “没事儿,我就是想你妈妈了。” 果然,父亲手里拿着的是母亲的照片,沈如画鼻间没来由地一阵泛酸,从父亲手中接过相框,端详起母亲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