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 一张老照片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07章 一张老照片

“我也想妈妈了。” 她吸了吸鼻子,靠在父亲的肩头上,眼圈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。 沈云道长叹了一口气,拥着她轻拍了拍,眸底似是含着泪。 “你已经找到你的幸福了,你妈妈在天之灵的话,一定会替你高兴的,所以我们都不要难过。” “嗯。”沈如画点点头,“爸,改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妈吧?” “好啊。” 父女俩的眼眶里都湿润了起来。 沈如画怕引起父亲伤心,忙擦了擦眼角的泪珠,转移话题道:“对了,爸,你明天要穿的西装,小琪都帮你准备好了吗?” “准备好了,这些你都不用操心的。倒是你,会不会紧张?” “我不紧张。” 她一边闲聊着,一边用衣袖将相框擦干净,然后替父亲放回抽屉里,却无意间看见一本美术史方面的书籍,不觉惊喜出声。 “诶,爸,你怎么会有这本《外国美术史》?我找这本书好久了呢!”沈如画脱口而出,并伸手将书取出。 “噢?你要用?” “对啊,美术史的老师给我们布置的期末考题,就是写一篇论文,我正愁不知道选什么命题呢。” “唔,或许这本书能帮到你,你拿去用吧。” “谢谢爸!” 沈如画也不跟沈云道客气,直接拿起书就开始翻起来。 “据我所知,外国美术史方面的书,现在最权威的基本就是中央美院教研室出的两本,还有就是华西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两本。听说这两本书各有千秋,可以辅助作为参考读本,但是改版后的没有改版前的好。” 顿了顿,她又抬头看向父亲。 “爸,你这本看起来有些旧了,应该是改版前的吧?改版前的我一直都没有找到,去了好几次图书馆,发现都被人借走了,去别的书店都说缺货呢。” “这本书是以前一个朋友送的。” “哦。” 原来是这样,沈如画点点头,继续翻着手里的书,津津有味地看起来。 翻着翻着,就忽然发现书里夹着一张照片。 照片中是一个个子高挑的女子,正站在画架前,一只手拿着调色盘,另一只手拿着笔,正垂眸凝着画架上的画布。 女子很清秀,一生白色素裙,气质高雅,看装束像是父亲那一辈的人穿的,但女子的相貌若是放在现代,也算是女神级的了。 沈如画眉梢一挑,好奇地道:“爸,这是谁的照片啊?” 她将照片拿在手中,递到父亲面前,嬉笑着说道:“不会是爸的初恋女友吧?” 沈云道愣了一下,像是没反应过来,待看清楚沈如画手中的照片,这才回过神来。 “噢,你说这张照片啊。” 沈云道笑了,坦坦荡荡地拿过沈如画手中的照片,“你倒是猜对了,的确是爸爸的初恋女友,这本书就是她送的。” “真的?那她现在人呢?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?既然是初恋女友,爸爸你可以跟她联系联系啊,说不定你们还能继续前缘呢。” 此刻的沈如画,简直就是个好奇宝宝,脱口就提出若干个问题。 “说什么傻话呢。我最爱的还是你妈妈,而且这个阿姨已经结婚了,也有了自己的家庭,虽然……” 话到一半,沈云道忽然止住了话音,险些说出不该说的话。 “怎么了?”沈如画问道,不明白父亲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。 “也没什么。” 沈云道摇摇头,没有继续往下说去,而是改口道: “只不过这个阿姨的家里出了点状况。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家,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,所以不太方便议论她的家事。” “哦。” 沈如画有些失望地应了一声。 对父亲,她是有些愧疚的。 母亲去世得早,父亲一个人带着她,又是当爹又是当妈,辛苦了许多年。 后来也是因为有了沈诺,才娶了江雪,但沈如画看得出来,父亲心里一直想念着母亲,娶江雪也不过是为了一份责任。 如果可以,她倒是希望父亲能遇见一个真心待他的人,他苦了大半辈子,该是时候放松下来,好好享享清福了。 只是,这个心愿恐怕永远都无法实现。 ……………… 翌日,清早。 晨初的阳光照映在纱帘上,闪现出晃晃的光影。 沈宅上下早已忙得不可开交,管家和小琪她们一大早就在忙活了,张罗准备去湖边别墅需要的行头。 沈如画一夜无眠,到底还是紧张的,但好在之前的两天都有好好休息,所以这天早上起来,还不至于两眼都是黑眼圈。 想到昨晚上死皮赖脸不肯走,今早又亲自打来电话催促自己起床的厉绝,沈如画心里就如同喝了蜜。 咚咚咚—— 正失神中,卧室的门就被敲响。 不一会儿门被人打开,一袭湖蓝色包臀小礼裙的裴佩就出现在了门口,“如画,你还没准备好呢?” 湖蓝色的小礼裙把裴佩衬得身姿曼妙,尤其是她那张原本圆嘟嘟的苹果脸,在湖蓝色的映衬下,显得格外俏皮,又增添了几分轻熟感。 沈如画眉梢一挑,跟她打趣道:“哟,今天这是我订婚,还是你裴佩订婚呢?打扮这么漂亮,是想抢了我的风头吧?” “小女子可不敢!” 闺蜜就是用来抬杠的,裴佩小嘴一噘:“你放心,就算我打扮得再美,在厉大总裁的心目中,也还是你最美。” “好,冲你这句,不跟你贫嘴了。” “让我看看,你都准备得怎么样了。” 虽然两个人在抬杠,可是面前围了四五个化妆师和造型师、服装师,把沈如画挡在里头,根本看不清她的脸。 待裴佩走到沈如画面前,看清她的模样后,不禁感叹出声。 “我的天,好美!” 裴佩一点儿没夸张,沈如画此刻穿着一袭酒红色的礼裙,露出双肩和漂亮的锁骨,金色的光线笼罩在她的周身,奢华的酒红色衬着她象牙白的肌肤,散发着迷人的璀璨光晕。 裴佩眼中的沈如画,时而清纯如水,时而俏皮激灵,时而妖娆灵动,但还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般妩媚艳丽,艳绝四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