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章 你说的话我不信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12章 你说的话我不信!

“不!不要再说了!你住口!” 几乎是本能地呐喊出声,但沈如画却分明感觉到,自己的右眼无法控制地剧跳了一下。 数秒后的思维停滞后,她拼命地摇着头,一步步后退,始终不肯相信赵晨枫的话,索性将自己的耳朵蒙起来。 赵晨枫急了,上前抓住她的皓腕,“如画,听我说!” “不,不要,我不听!” 沈如画开始疯了一般挣扎,用力推开他。 可赵晨枫紧紧地抓住她的皓腕,逼她迎视自己的眼睛。 “如画,你认为是我在胡编乱造吗?你好好想一想,最近家里是不是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?我不信,沈伯父欠了那么大一笔巨债,你们家没有一丁点的征兆!” 沈如画心里咯噔一下。 想起之前父亲为了纺织厂的贷款事宜劳累奔波,这段时间里似乎没看见他到处找人借贷了。 再想到前两天家里进了贼,后来父亲解释了豪哥的事情,前后口径不一致,难道这都印证了赵晨枫的说法? 思及此,沈如画的心猛地一沉。 赵晨枫依然紧攥住她的手,焦灼地说道: “如画,为什么你更愿意相信一个比我不熟悉的人?我无法理解,我守护了你这么多年,可是厉绝呢,他不过才认识了你几个月而已!” 沈如画努力深呼吸,强自镇定心弦,迫使自己冷静下来。 她漠然地推开赵晨枫的手,大脑恢复运转。 “如果我相信你,就是希望家里出事,不相信自己的未婚夫,不信任自己的父亲。晨枫学长,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厉绝,更尊敬我的父亲。所以,不好意思,你说的话我不信!” 见她要走,赵晨枫着急地拦住她的去路。 “即使沈伯父没有错,但他也可能被骗了啊。如画,你清楚自己家里的真实情况吗?或许,你家的情况比你想象的还要糟糕。实不相瞒,我拜托我母亲查过你们家的资产情况,你爸爸他……” 闻言,沈如画脸色大变:“你说什么,你让你母亲调查我家的状况?晨枫学长,你什么意思?” “如画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我担心你和伯父啊,不希望你们被厉绝骗。你仔细想想,厉绝为什么要到你家讨好伯父,又为什么要引诱你?这一切,难道不是他别有企图吗?” 别有企图…… 沈如画呼吸一窒,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明显停跳了一拍。 半晌,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正色道: “我看真正别有企图的是你吧,晨枫学长!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,但是事到如今,你还来纠缠我做什么?我们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?” 赵晨枫脸色一白。 他好心好意找她,提醒她小心奸人,却反被她看成了反派,这种感觉很不好受。 他咬咬牙,继续道:“如画,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,你无法接受。可你仔细想一想,厉绝可是商人啊,他为了谋取想要的东西,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!” “你忘记于教授的事了吗?他为了抢画廊,逼得于教授跳楼自杀。如画,我求求你了,你清醒清醒吧,趁现在还来得及,看清他的真面目啊!” “别说了!” 沈如画大喝了一声,脸色惨白如纸。 “我爱厉绝,我相信他没有骗我和爸。回去吧,晨枫学长,我会当你今天没说过这些话。不过,以后还请别再我面前说这些了,因为不管你说再多,我爱的都是厉绝!” 沈如画说完,就扭头疾步走向门口。 打开了门,她吩咐外面的保镖:“来人,请晨枫学长出去。” “是,沈小姐。” 这显然是下了逐客令了。 两名保镖走了进来,一人架住赵晨枫的一只胳膊,将他带了出去。 赵晨枫又气又急:“如画!如画,你听我说,我没有骗你,你别赶我走,如画!你一定要相信我,如画!” ‘砰’的一道关门声,将赵晨枫的呼喊完全挡在了门外。 沈如画来到落地窗前,双手紧紧揪着,目光落在楼下的那道高大身影上,心口说不出的慌乱。 ……………… 楼下,厉绝正忙着接待陆陆续续而来的宾客。 稍稍偷得一点空闲,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就看见秦卫脸色慌张地走过来。 厉绝下意识地皱了皱眉:“秦卫,又是什么事?” 他附耳在厉绝身边,悄声说道:“厉总,刚刚得到的消息,我们追踪到沈先生的工厂被人纵火。” 厉绝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难测:“谁干的?” “好像是……沈先生的一个下属。” 闻言,他深邃的黑眸骤然间眯紧,两秒后做出决定:“先不要着急,让人悄悄去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。另外,不要让如画知道这件事。” “好的,我这去。” 待秦卫一离开,厉绝就上楼去了卧室。 推开门却不见她的声音,他心口突地一跳。 他赶紧返身问门口的两个保镖:“她人呢?去哪儿了?” “沈小姐一直在里面没出来过,啊对了,刚才有个男人来找过她。” “是谁?” 厉绝的脸色陡地黑沉了下来。 “听沈小姐喊对方……晨枫学长?” 赵晨枫! 厉绝的脸色变得更阴鸷了,他又冲进卧室里,左右看了看,最后在阳台上找到了沈如画。 她身上只穿着那套礼裙,没有披外套,就这么站在阳台上,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在风中徐徐飘舞,静静地望着楼下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 走得近了才发现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,竟然是在哭。 “如画!”他吓坏了。 一个箭步冲上去,抱住她的腰际,将她安全带离阳台,厉绝悬空的心才落了地。 沈如画像是吓了一跳,猛地抬眼,满脸的泪痕毫无遮掩地映入厉绝的眼帘。 他皱眉:“你怎么了?” 沈如画摇头,想忍住泪水,却偏偏掉落得更快。 “是不是赵晨枫来过了?他说了什么?” 她还是摇头,厉绝无奈,一手搂住她的腰,一手擦拭掉她脸上不断滚落的泪水。 “傻丫头,他是不是在你面前,说了我一些难听的话,惹你难过了?” 她讶然:“你怎么知道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