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6章 沈父被带走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16章 沈父被带走

看见父亲重又出现,沈如画杏眼圆睁,第一时间奔了过去。 “爸——” 她脸色发白,一把抱住沈云道的腰际,紧紧地抱着,生怕自己一松开了手,父亲就不见了似的。 “别怕,如画,你安心完成订婚仪式,结束后爸爸再去,不会有事的。” “爸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沈如画急切地摇着神韵的手臂,“他们说是你让下属纵火烧了纺织厂,我不信他们的话,那不是真的对不对?你不相信你会那么做!” “当然不是真的。” 沈云道捧着沈如画的手,说:“我身正不怕影子斜,他们查好了。不过——” 叹了口气,他摇头萧索地说:“爸爸愧对你啊,原本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,但没想到却出了这种事,是爸爸对不起你。” “爸爸,您别这么说。” 见此情景,警方负责人也有些犹豫了,一来这场景确实让人动容,二来厉绝这号人物,没人得罪得起。 看出制服警察的脸色微微松动,厉绝趁热打铁道:“我会给你们局长打电话,有什么后果我厉绝担着,绝对不牵连你们,如何?” “这……” “快来人啊,也请几位警察同志落座。” 厉绝干脆让人在贵宾席上加了几个熟识的座位。 他这样的身份的人都已经给了一个很体面的台阶,要是再不顺着往下走,那真是没眼色的人了! 警方负责人心里虽有些犹豫,但面上也只能做出妥协,带着一干下属走到了边上,等待订婚仪式一结束,就把沈云道带走。 宾客们的议论声已经逐渐消下去,整个草坪上很快就鸦雀无声的死寂。 比之前厉绝宣誓时的神圣肃穆,此刻的安静,显得诡异而又萧条,没有半分欢乐和美的气氛可言。 沈云道一直紧紧盯着台上的厉绝和沈如画,看着他们俩紧紧相握的手,若有所思地叹息了一声。 这其中夹杂了太多的无奈,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他此刻的心情…… 就在刚才,秦卫找到他,说起纺织厂的事情时,他也吓了一大跳。 之前老孟打来电话,只是告诉他机器出了故障,无法正常运作,一时半会儿联系不到卖家,也恰逢员工闹事。 他安排老孟全权处理这件事,但并没有让他纵火烧了纺织厂啊。 要知道,纺织厂对他来说犹如他的生命,那可是从爷爷辈开始就留下来的产业,他是绝对不会烧了纺织厂的…… 现在看来,这一切的事故都发生在今天,似乎太蹊跷了。 思忖间,沈云道感受到从台上投来的视线,他抬睫看去,是厉绝。 他微微一怔,敛了思绪,朝厉绝微微颔首,示意他开始吧。 厉绝点了点头,扶正沈如画的身体,对司仪说:“现在没人打扰了,我们继续吧。” 司仪清了清嗓,继续下一个仪式…… 厉绝的双手轻托住沈如画削瘦的双肩,力道不大不小,却恰好能支撑她的身体,给她无限的鼓励和力量。 但,沈如画的心很乱很乱。 她很想冷静下来,可是任凭她怎么努力,一颗心都砰砰乱跳着,无法平复。 她一直在强忍,一再告诫自己: 要冷静,要应对得体,不要相信了那暗中推波助澜的人,如果信了对方的话,她就是中了对方的算计。 但,不受控制地,赵晨枫说过的那些话,又不安分地袭来,齐齐地回响在她耳边: ——厉绝借钱给沈伯父,投了几百万在纺织厂里,豪哥的那五百万也是厉绝替你父亲还的! ——这一切都是厉绝的计划,他最终的目的,就是沈宅的那块地! ——厉绝深知,你是沈伯父唯一的亲生女儿,娶了你就等于拥有了整块沈宅的地! 轰…… 双肩不可抑制地颤抖着。 大大小小的疑点全都涌上心头,脑海里所有不安分的暗流蹿腾着、互相冲撞着,眼看着就要发作出来。 司仪说了些什么,她全然不知,耳朵里什么都听不见,只觉得胸腔里实在是太难受了,好像被什么东西撑得生疼。 就在这时,厉绝执起了她的手,将微凉的唇印在她的手背上,在人们的掌声中,又将她轻轻拥入怀里。 “打起精神,不要怕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 他的声音那么的温柔,那么的深情,轻易见她繁复的心绪抚平。 掌声意味着仪式已成,全场宾客不约而同地鼓着掌,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前一刻的不愉快一幕。 “如画。”厉绝再次轻喃,“你要相信我,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出伯父的。” 沈如画循声仰起脸,腰际被他的一条长臂紧紧搂住。 继而,厉绝一手扣住她的后脑袋,低头用唇贴上她的,她的眼睛微微睁大,对这个吻接受得仓促。 草坪四周响起烟火绽放的声响,湛蓝的天空中星光点点,似流星陨落。 宾客们的掌声越发激烈,欢呼声此起彼伏,庆祝着这一刻的到来。 沈如画的眼角有些湿润,在那片嘈杂声中,缓缓闭上眼,环住他的身体,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这个深情缱绻的吻中…… 仪式终于在雷鸣般的掌声中,顺利落下帷幕。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,并不因为之前的小插曲而被扰乱。 沈云道到底还是被带走了,宾客们也陆陆续续离开,原本热闹的湖边别墅,此时显出萧索死寂。 沈如画已经褪去了礼裙,换上了一身便装,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,想着父亲被带走的情形,泪流不止。 身后,一具滚烫的身躯将她紧紧环搂在怀里。 厉绝一遍遍轻抚着她的藕臂,安慰道:“别哭了,我已经让秦卫去处理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 小琪也在旁边守着她:“是啊,二小姐,你上楼去休息一下吧,您这样一直站着,也没什么用啊。” 沈如画像是中了邪一样,忽然转身走向门口:“不,我要去警察局!” “二小姐啊,你去了警察局也没用啊,他们不会让你见先生的。” “不!我要去找我爸!” 沈如画推开小琪的手臂,转身就朝门口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