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踩死你,不比踩死一只蚂蚁难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17章 踩死你,不比踩死一只蚂蚁难!

厉绝一个箭步冲上来,抱住她的身躯,让她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。 “如画,你看着我的眼睛,冷静点!” 沈如画胡乱挥舞着双手,挣扎着,急切地想要冲出去:“放开我,我没有时间跟你聊天,我要去找我爸!” “如画,你听我说!” “你放开我!我不听!” “如画,你冷静一点,先不要慌!” “你让我怎么冷静?!他们说是我爸教唆下属纵火骗保,我不信!爸爸绝对不会做出警察说的那些事!我要去找他,我一定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!肯定是他们弄错了!那不是真的!” 沈如画彻底混乱了。 所有隐忍的情绪瞬间找到了出口,随着脱口而出的话发泄了出来。 她一股脑儿地只是说着,发泄着,挥打着,停不下来,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,做了些什么。 厉绝脸上有好几次挨了她的拳头,甚至被指甲刮伤,他也都忍了。 他知道她替父亲担心难过,心急如焚,但他也担心她支撑不住,所以尽量放低声音,哄着她,拥着她,安慰着她。 “如画,你先冷静下来想想别的事情,比如想象自己在画画,你拿着画笔,集中注意力在画画这一件事上,慢慢开始画画,一笔一笔,一条线一条线的画……”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,试图用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安慰她。 而这样做也的确有些效果,沈如画的情绪一点点平复下来。 因为激动,她的脸色依然涨红着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胸口激烈地起伏着。 厉绝就这样拥着她,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,像哄着一个小孩儿那般,极有耐心地拍打着她的后背。 渐渐地,她的情绪好多了,不再挣扎,不再挥拳,不再喘气,抽噎的声音也渐渐变弱下来。 厉绝松了一口气,摩挲着她的脸蛋儿。 “不用担心,我会安排好一切的,用不了一个小时,你爸就会安全的放出来。如画,我已经是你的未婚夫了,你相信我好吗?” 一句‘我已经是你的未婚夫’,让她的心暖暖的。 纵使心里还有很多迷惑和疑问,但此时此刻,因为身边有他的存在,她无助的心找到了支点,仿佛被巨浪拍打过后的小船,终于靠了岸。 吸了吸鼻子,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她仰起苍白的小脸,问他。 “那……厉绝,你相信我爸吗?” 神色变得凝重,厉绝抬头看着当初沈云道被带走的方向,道: “沈伯父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长辈,他一直把沈宅和纺织厂看成自己的生命那般重要,又怎么会教唆下属纵火呢?别说不信,我也不信。” 这的确是厉绝心里的想法。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太仓促,也有太多疑点,他完全有理由相信,有人是故意制造了这场纵火案嫁祸给了沈云道。 目的,恐怕只有一个——阻止订婚宴! 这也是为什么他坚持要先将仪式完成的原因。 不管是谁,不管对方是什么原因,他不能让对方得逞,订婚仪式必须举行! 当然,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拖延时间,找到解决的办法。 现在他已经派出阿标和秦卫,由阿标暗中保护沈云道的安全,再由秦卫负责联络省局那边的人,尽量争取最快的速度放人。 厉绝一只手默默地轻拍着沈如画的肩头,另一只手从裤兜里抽出纸巾来,轻轻擦试她脸上的泪痕。 她的慌乱无措,让他心疼。 他只好一遍遍安慰她。 “你不用着急,我会尽快想办法把伯父弄出来的。倒是你,不要着急,等伯父出来看见你这幅憔悴的样子,一定会伤心难过的。” “嗯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情绪明显好多了,她伸手将厉绝的腰紧紧环住,脑袋瓜埋在他的颈窝里,深深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。 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安下心来。 “好啦,我先送你回去休息,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我说,我愿意二十四小时都陪在你的身边。” 外面,太阳焚烧了整日,疲惫得只想西陲歇息。 沈如画仰头望着天空一片残阳如血,想着父亲临走时狼狈的样子,心头又是一阵刀绞般的疼痛…… 与此同时,通往后院的那道门外面,阴暗的角落里站着一道高挑妖娆的身影。 看着厉绝和沈如画依偎在一起的身影,听着厉绝对沈如画说的那些呢喃软语,苏薇心头强压下去的火腾腾燃烧起来。 她的肺快要爆裂开了,全身都在扭曲着,颤抖着。 要不是拼命蜷缩着手指,指甲潜入掌心的疼痛提醒她要忍住,一定要忍住,恐怕她当场就要冲出去揪住沈如画的头发了。 嫉妒的火焰,焚烧在心里,疼痛难忍。 眼眶里不知何时早已模糊,她好不容易忍住泪水没掉下来。 旋即,她狼狈地、悄无声息地退出门外,来到露天停车场里,打开车门后,面容骄傲地坐进了驾驶座内。 掏出手机,苏薇嘴角逸出一抹阴狠冷冽的笑容来,她迅速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。 “喂,是我,按计划行事。记住,务必一定把沈云道给我带去事先安排好的地方,不要让任何人发现!” 挂了电话,她将手机丢进了一旁的副驾驶座。 看着依旧布置得如同花海一般的湖边别墅,苏薇那张妩媚的脸变得阴狠无比。 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沈如画,你太天真了!你当真以为那封挂号信只是一个恶作剧?那是我给你最后的警告!既然你不领情,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!哈哈哈哈哈——” 一阵狂笑之后,苏薇脸上恢复了淡雅。 之前还是疯狂而扭曲,近乎神经质的笑容,却在顷刻间恢复了正常,怎么看都诡异。 “你以为我苏薇是这么好对付的吗?告诉你,踩死你,不比踩死一只蚂蚁难!既然你把我的警告视若无睹,那么,我一定要让你尝一尝痛不欲生,如坠地狱的滋味!哈哈哈——” 又是一阵疯狂大笑后,苏薇放下手刹,猛踩油门。 车子犹如离弦之箭,骤然飙驶而出,犹如一道疾风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