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18章 别再挑战我的底线

二十分钟前,沈云道被警察带上了前面的那辆警车,后面还有一辆坐着其他几名警察。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向闹市区,却在环山大道上,发现后面跟上来三辆诡异的黑色轿车,形成一个车队,呈不同方向包抄上来。 同时跟上来三辆同一色系的轿车,沈云道立马感觉到不对劲。 “不对劲,后面有车跟上来了。” 为首的那名警察也注意到了,说道,“先把车停靠在马路边,试试看他们的反应!” 开车的警察将车子停了下来。 果然,后面的那几辆车也跟着停住,而其中一辆车子迅速穿插至警察左方,车内的所有人都神情警觉地看着那辆车。 但那辆车开走后并没有停下来,警察松了一口气。 “走吧。”为首的那名警察说。 谁也不会料到有人要劫警车,但事实上,那几辆车是早有准备。 当载着沈云道的那辆车再次发动起来,发现后面那几辆车并没有跟来,警车内的几名警察就放松了警惕。 车子又开始一前一后行驶起来,到了一个拐弯处,忽然发现前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,正是之前先穿插过去的那一辆。 “小心!” 有人喊了一声,司机慌忙打了一下方向盘。 轰—— 砰—— 车子便撞上了前面的石壁,后一辆警车急刹不及时,又是下坡路,也跟着撞了上来。 现场一片混乱,好在前面那辆车的车速不算太快,车里的人并没有受伤。 倒是把车子里的沈云道吓坏了,何时见过这种阵仗。 “警官,到底怎么回事?” 还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,那几辆黑色轿车里就走下来一个个身高力壮的黑衣大汉,个个手里拿着枪。 “不好!要劫车!大家小心!” 为首的那名警察喊了一声,迅速打开车门,滚至车子后面,手探到腰后,在车身的掩护下拔出枪来。 砰砰砰—— 现场在几秒钟内,变成了一场枪战。 不一会儿,另一辆黑色保姆车驶来,正是跟来保护沈云道的阿标。 阿标迅速带着其他保镖疾步上前护住沈云道周围,沈云道被簇拥着朝另一边走去。 而就在这时,忽然又是一辆黑色小轿车冲了上来,直接朝他们冲过来。 阿标眼疾手快,拽着沈云道滚至一旁的草丛中,却因此把手中的枪弄掉。 几名黑衣人冲了过来,跟阿标做近身搏斗,沈云道被暂时晾在了一旁。 前有狼后有虎,阿标一个人眼见着护不住沈云道,情急之中喊道:“快!沈先生,先躲起来!” 沈云道已经完全吓傻了,早已出了一身冷汗。 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电视剧里才有的场面,他慌忙找寻藏身之处,却忽地脚下一个不慎,连滚带爬从路旁跌落到深山沟里。 “啊——” 听见他的惨叫声,阿标回头看去,见沈云道摔了下去,不禁也急出了一身冷汗。 “沈先生?!沈先生!” 而就在这时,赶来救援的警车已经到了,现场一片混乱,制造了混乱的罪魁祸首却早已经不知所踪。 为了不引起警方的怀疑,阿标也不敢多待,赶紧带着手下离开现场。 ……………… 沈宅。 厉绝亲自送沈如画回到家,就一直陪在她身边,寸步不离地照顾她。 今早为了准备订婚仪式,她累坏了,又经历了一场风波,这会儿显然是疲惫了,他好不容易哄她睡着。 刚刚从卧室里走出来,就接到了阿标的电话。 手机是静音模式,他拿着手机来到楼下后,才摁了接听键:“喂?” “厉少……” 阿标的声音战战兢兢的,是掩饰不了的慌乱和紧张。 心头咯噔一跳,一股不好的预感便涌了上来。 厉绝沉声说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 “厉少,我跟在沈先生那辆警车,到了环山大道发现几辆黑色轿车跟踪他们,后来出了点事,混乱中沈先生他……” “他怎么样?”厉绝心口一紧。 “他摔下深山沟里了。” “……” 厉绝薄唇紧抿,额头青筋突突一跳:“那还不赶紧去找?!” “我们已经找过了,但是没见到沈先生的踪迹,只在山脚下的草丛里发现一些血迹,估计是沈先生留下的……” 厉绝更冷更硬的声音,恫吓般自薄唇中逸出。 “阿标,我提醒你,别再试着挑战我的底线!” 阿标知道,厉绝吩咐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好,何况这可是老板的准岳丈,他把沈云道弄丢了,是要掉脑袋的事情! “厉少,我现在就让人再去找,直到找到沈先生为止!” 挂了电话,厉绝整个人都不好了。 他向来是个冷静沉稳的人,鲜少浮躁难安的,但这一次竟也有些着急了,他在房间里徘徊着,屡次将手机拿在手里,放下又拿起。 忽然,身后传来沈如画的声音。 “厉绝,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,我爸呢?为什么他还没有回来?”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醒来了,脸色依然显得苍白。 厉绝脸色微漾,走过去捧住她的双手:“怎么不再睡会儿?” “我睡不着。” 她摇摇头,看着他手里拿着手机,说:“厉绝,我听见你刚才在接电话,是不是有我爸的消息了?快告诉我,他怎么样了?” 原本是打算先瞒住沈如画的,可她太聪明了。 她已经从厉绝严肃凝重的神色中看出了端倪,人变得慌乱起来。 她一下子反抓住他的双手,急切地问道:“厉绝,你快告诉我,我爸到底怎么样了?!” “如画,你先别慌,我们先坐下再说。” 他小心翼翼地捧住她的双手,带着她来到沙发前坐下,在白炽灯的照射下,沈如画那张脸越发显得苍白。 “我派阿标跟着伯父去了警局,路上突然冲出几辆黑色轿车,阿标在和他们搏斗的过程中,伯父不慎摔到山沟里……” “你说什么?!” 沈如画大骇,脸色惊惶极了。 “你的意思是,我爸摔到山沟里了?那他人呢?阿标没有马上去救他吗?还是说他现在被送去了医院?” 她一边慌乱地说着,一边起身就要往门口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