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伯父他……还没有找到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19章 伯父他……还没有找到

厉绝赶紧拽住她的手腕,凝眸静静的看着慌乱中的沈如画。 顿上几秒后,才严肃认真地说道:“如画,伯父他……还没有找到。” 轰—— 沈如画脑子里一片空白,有些反应过来。 她想不明白,什么叫找不到?怎么会找不到?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?! 难道,爸爸他已经…… 心口猛地一阵抽痛,双手都揪紧了。 这个消息对沈如画来说,简直就是晴天霹雳。 所有的动作瞬间顿住,她惊愕万状的抬起头来,颤抖着声音问道:“厉绝,你说什么?你们,你们没找到我爸?什么叫没找到,你给我说清楚!” “具体的,我也不知道……不过,那个山沟并不高,按理说应该是很快就能找到的,但是……” 喉间微微一梗,就连厉绝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下去了。 沈如画的神情在瞬间凝固,目光片刻的呆滞。 “不……不可能!不可能!我爸他不会有事的!不会的……厉绝,你骗我!你骗我!”她奋力的捶打着厉绝,情绪在瞬间失控。 厉绝没有回应沈如画什么,而是任由她捶打着自己。 这样的坏消息,她的确需要时间去消化和吸收。 而沈如画的悲痛欲绝,还是刺疼到了厉绝的心脏。 他承诺她,一定会安全地带沈云道回家,可是,现在却连她父亲的下落都不明!他觉得愧对于她! 突然间,沈如画停止了打闹。 她侧过身,头也不回的朝着院落外的柏油马路冲了出去。 她要去找父亲,就现在,她不相信父亲出事了,这实在是太荒唐了,一切都太无厘头了,她根本就无法接受。 厉绝健步上前,猛的将沈如画的身体环住,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,“如画,你要去哪里?你冷静点!” “我要去找我爸……他不会有事的,不会的!我不信找不到他,你一定是在骗我!” 沈如画斩钉截铁的说道,全力扭动着身体,拼命去掰开厉绝环着她腰际的手指。 “厉绝,你放开我,快放开我!听见没有,我要去找我爸!” 他怎么能放心让她去找父亲? 不行,必须保护她的安全! 厉绝死死的禁锢着沈如画的身体,强行将她的身体扭了过来,逼迫她正视着自己的双眼。 “如画,你冷静点儿!找不到伯父,并不是什么坏消息,你想想看,找不到他说不定是好事。” 厉绝的大掌紧紧揽住她的双肩,分析道: “一来说明他没有生命危险,二来他正被警察通缉,找不到他正好可以拖延时间,让我们找到对他有力的……” “啪——” 或许是急昏了头,沈如画甩手就是一耳光,重重的抽打在厉绝的俊脸上,阻止住了他接下来的话。 “我爸不是通缉犯!你不要胡说八道!” 她冲着厉绝歇斯底里的咆哮着。 “如画!” 厉绝顾不得脸上的刺痛,说道:“丫头,你振作点!我跟你一样,也很担心伯父的安危,直到现在我也不相信他会出事。但是我们能做的,除了等待还是等待,如果连我们都慌了神,还有谁能救伯父?能帮他洗脱罪名!” 沈如画的泪水,在下一秒蜂涌而出。 虽然感情上不愿意承认厉绝说的话,但理智上,她很清楚,厉绝说的是对的。 “如画,别着急好不好?先冷静下来,安心等待,我相信伯父不会有事的。现在我们能做的,就是先等阿标的消息,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找到伯父了也说不定。” 厉绝怜爱的伸出手,给沈如画拭去了脸上的泪水。 但其实,他的内心比沈如画还要忐忑。 找不到沈云道的原因可能有两个:其一,他被订婚仪式上制造混乱的那个人带走了,其二,沈云道趁乱自己逃走了,但身体有没有受伤,仍是未知。 当然,他更愿意相信,沈云道现在的情况是后者。 假若沈云道已经趁机逃走,他迟早会找机会跟家人联系,但假若他被制造混乱的那个人带走,那么后果…… 这些猜测,厉绝自然是不敢对沈如画道出的,只会徒增她的担心罢了。 “厉绝,怎么办?我爸他怎么办?我好怕,好担心他,呜呜呜……” 沈如画呜咽着,哭泣着,忽然又神经质地想起什么,开始凌乱地在厉绝身上摸索。 “我想起来了,我们可以试着跟爸爸联系。厉绝,你给我手机,我要给我爸打电话,说不定他听见电话后,就……” 厉绝微微叹息一声,掏出手机,递给了沈如画。 沈如画哆嗦着双手,原本很熟悉的一串数字,硬是被她拨错了无数次,最后记不得是拨了第几次,才终于拨对了号码。 然而,电话那头传来机械化的女声: ——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 “爸,你倒是开机啊……爸呜呜……”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刷刷的掉落着,沈如画失声哽咽起来。 见她完全慌了神,脸色惨白如纸,厉绝只觉得一颗心跟着她抽痛不已。 “如画,别这样,别这样!你这样,我会心疼的。” 他温情脉脉的将沈如画揽入自己的怀里,一遍遍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,试图安抚她。 “厉绝,你不知道,就在昨天晚上,爸爸还跟我一起喝茶,在书房里一起看妈妈的照片,我们还约定,等哪天有空了,就一起去墓地看我妈妈。可是,可是他……” 话不成话,句不成句,沈如画已经哭成了泪人儿。 “如画,你先别难过,我们先等消息,相信我,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。” 厉绝一边安慰着,一边吻了吻沈如画的额头。 猛的,她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看着厉绝。 并双手猛地抓住他的一双大掌,祈求道:“厉绝,你带我去爸爸掉下山沟的地方看看吧,我要跟阿标他们一起找我爸!我是爸的至亲,说不定找寻起来更容易。” “如画……” “我求你了,厉绝,就让我去吧!” 望着沈如画的泪眼婆娑,望着她苍白的小脸儿,厉绝于心不忍,只好咬了咬唇,点头说:“好!我带你一起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