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 你还有我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21章 你还有我

大概是因为有了厉绝的陪伴,又得到消息说父亲没有生命危险,沈如画的精神状态比之前好了许多。 吃过早饭,厉绝陪她一起去看她的母亲。 沈如画很虔诚地祭拜母亲,提到父亲沈云道时,她的眼眶和鼻尖又开始泛红起来,知道她是难过了,厉绝伸手悄悄地握住她的纤手。 她抬起头看向他,看见他眼睛里鼓舞的神色,便深呼吸了一口气,拼命压下眼底的那股湿润。 走出墓地直接上车,沈如画垂头坐着,一个字也不说。 厉绝把车开出殡仪馆,带着她来到附近不远处的一个安静的湖边。 这天早上的太阳比平时要刺眼,照射在人的身上,还有些暖融融的感觉,可沈如画却感到一股发自心底的寒冷,她不由得拢紧了棉衣。 她瑟缩了一下,又瑟缩了一下,被厉绝拥进怀里。 “别再胡思乱想了,按照我说的,先回去等消息,阿诺还需要你照顾,家里的一切还需要由你支撑。” 她吸了吸鼻子:“我明白。” 他说的没错,即使父亲不在,家里的一切都需要正常运作,这个时候她绝不能倒下,她一定要坚强,支撑到父亲回来为止。 厉绝拍了拍她:“不要有太大压力,你还有我,现在我们已经是准夫妻了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不会丢下沈家不管的。”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返身将厉绝精健的腰部紧紧抱住,然后把脸埋在他胸口上,撒娇一般摩擦了一下脸。 她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,这一摩擦,自然是弄得厉绝的白衬衫都花掉了。 他忍俊不禁,托起沈如画的下巴,看着,笑了:“虽说我是你未婚夫,但你也用不着往我身上擦鼻涕眼泪吧?” “你这是嫌弃我咯?”她嗔怨地瘪了瘪嘴。 “为夫不敢。” 他笑着揉了揉她的额发,满眼都是对她的宠溺,只要她高兴,不再因为父亲的事情不开心,她想做什么都可以。 沈如画鼻间一酸。 这种有个人在身边,可以随时向他撒娇,毫不保留地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,不用担心他会嫌弃自己的感觉,真的很好,很安心…… 泪水冲进眼眶,沈如画哽咽着抱紧厉绝,死死倚进他温暖的怀抱里。 只觉得哭了一场,心里舒服多了。 沈如画不想耽搁厉绝的时间,主动提出:“待会儿你去忙你的吧,就别陪我了。” “那怎么行,我答应要二十四小时陪在你身边的。” 沈如画摇摇头说:“真的不用,与其陪着我什么事都不做,还不如去查一查纺织厂失火的事情。对了,你不是在警局有人吗?帮我查一查到底是怎么回事吧?我始终不相信,纵火案是我爸爸教唆下属干的……” “也好。那我让阿标先送你回去,有任何情况,你都必须第一时间通知我,明白了吗?” “嗯。” 她点了点头,鼻尖红红的。 厉绝抬手把她眼角的一滴泪拭净,然后捧住她的脸,轻啄了一下她红红的鼻尖,这才挽着她的手离开湖边。 半个小时后,阿标将沈如画送回沈宅。 沈如画才刚刚下了车,就看见一名姓崔的女佣慌里慌张地从宅子里跑了出来,手里紧紧拽着一个包儿。 “小崔?你这是去哪儿?”她问。 小崔没看见沈如画,三步两回头地跑着,冷不丁听见她的声音,吓了一大跳,竟然一个不慎摔了个四仰八叉。 哐当一声响,那包里的东西摔了个四分五裂,像是玻璃制品,又像是某种陶器的声音。 “哎哟哟……哎哟哟……”她哀嚎着,狼狈不堪。 沈如画心里虽有纳闷,但还是上前扶起她:“小崔,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呢?” 小崔看清沈如画的脸,顿时脸色都白了,“二……二……二小姐?!” 就在这时,小琪从宅子里跑了出来,手里拿着一把扫帚,“崔小玲,你给我站住!你是不是偷拿了先生书房里的东西?!” 沈如画闻言,一个机灵,视线看向小崔那个已经摔落在地的包包。 “小崔,你……” 下一秒,沈如画眼疾手快地拿起那个包,打开一看。 里面的东西她很眼熟,是沈云道在几年前,去外地考察时带回来的几个瓷器,虽然算不得真正的古董,但也还是花了不少钱。 沈云道其实也是学画出身的,虽然后来继承了家里的纺织厂,但他一直对这些古玩、字画或是艺术品十分喜爱,只要有机会,总是会买回来一两件收藏。 犹还记得,当初父亲从外地带回来这几个瓷器的时候,是爱不释手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在书房里摆弄这些东西。 而现在,这些东西竟然被小崔装作包包里带出来,不难看出,她是想做什么。 沈如画对家里的佣人是极为信任的,若不是亲眼所见,她根本不会相信。 “小崔,你,你这是……” 她的声音都变了调,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。 小崔面有愧色,狼狈得很,扑通一声,直接跪在了沈如画面前。 “二小姐,对不起,是我错了,我也是没办法啊。我家里催我回乡结婚,我原本想着过了年底,就能拿到一笔丰厚的薪水回家过年结婚了,谁想到先生他……” “二小姐,我也是没办法啊,你就念在我是初犯的份儿上,原谅我吧?我答应你,再不会干这种事了,求求你了……” 小崔就这么跪在门口,不顾形象地求饶着,有路人经过,都要回头看上一看,然后窃窃私语起来: “快看看,我就说这沈家是彻底败落了吧,连佣人都开始偷家里的东西了。不过这沈家都成这样了,还有能偷的东西吗?” “可不是嘛,沈家的纺织厂被烧了个精光,就连沈云道都畏罪潜逃了,也不知道这一家子的女眷可怎么办。” 听着人们的议论纷纷,沈如画整个人都不好了。 她的情绪在顷刻间爆发出来,凌厉地回头,正色道:“你们胡说八道些什么?我们沈家不会败落,纺织厂不是我爸烧的,我爸才没有畏罪潜逃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