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好一出双簧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23章 好一出双簧

那长舌妇顿时被打得眼冒金星,脸上立刻起了两道红肿的五指印。 她的好友见了,却是一句话都不敢吭一声。 那女人气得在地上蹬腿:“哎哟喂,你怎么不帮帮我啊,快扶我起来!” 厉绝冷嗤一声,朝四周围观的人瞪去一个冷冽玄寒的眼神:“这就叫杀鸡儆猴,我倒要看看,谁还敢对沈家不敬!” 顿时,周围的人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哪有人敢上来扶她。 在没见过厉绝本尊之前,外人都当沈如画是捡了个便宜,就像外人传的那般,被自己的父亲卖给了他。 谁知道,厉绝是真把沈如画宠上了天。 仅仅只是有人对沈如画说了一句不逊的话,他也会替她出面。 这个男人本来就是阴晴难测的,又有着牛逼的身份和厉害的手段,要是再不识时务,硬要往枪口上撞,就怕是死无全尸了。 那女人不敢在说什么,只好自己爬了起来,逃之大吉。 大铁门外发生的这一幕,全数落入了江雪的眼里。 她冷冷地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,皱了皱眉,然后放下窗帘,转身看向身后正剥着瓜子的沈天音。 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情剥瓜子?我让你办的事情,你倒是办的怎么样了?我可是看见了,那赵晨枫昨天还来参加沈如画的订婚礼,怕是还没死心呢。” 沈天音倒是不慌不忙的样子,一边吐瓜子壳,一边说:“都已经是到手的鸭子了,我还怕他跑了不成。” “天音,不是我多心,你也看见了,家里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啊,纺织厂被火烧了,怕是要赔掉不少的钱,我们要是不赶紧想个办法自保,后半辈子可就惨了。” 顿了顿,江雪唉声叹气地说着,“但我看着,那边赵家的情况,最近两天好像很不对劲啊。” 沈天音手里剥瓜子壳的动作一顿,倏然抬头:“哪里不对劲了?” “按理说,那天我们那么一闹,赵晨枫他妈不是该躲着我们吗?要么就是急着拿钱来封我们的口,要么就是找你爸告状,为什么她什么事情都不做,倒好像是屁事没有的样子?” “对哦,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有点奇怪。” 沈天音柳眉一拧,“看晨枫他妈那个样子,就是要拿钱和解的意思啊,怎么这两天没看见她的动静了?” 江雪蹙眉思索着,忽然,猛地一个拍桌。 “不好,赵晨枫要跑!” 沈天音心里咯噔一跳,“跑?他还能跑去哪里?” “怕是要跑去国外!” “什么,国外?!” 沈天音腾地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,瓜子也不剥了,起身就要朝门外走:“他跑了,我可怎么办?不行!我得去找他说个清楚!” 江雪喝了一声:“先等等!” “妈,我们现在不去找,只怕赵晨枫真的跑了啊。” “让我先仔细想一想,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,让赵家再无脱身的机会!” 顿了顿,江雪又说:“对了,你呢,这段时间就别在如画面前耍嘴皮子了,现在你爸不在,我们还得仰仗着厉绝的面子呢。这沈如画年纪虽然不大,福气倒是不浅,竟然找了厉绝这么个好男人。” 沈天音很不乐意地瘪了瘪嘴,“妈,你的意思是,要我对沈如画低声下气?” “也不是要你低声下气,就是在她面前多说点好话,幸亏我们还有阿诺,厉绝和如画都喜欢阿诺,我们可以利用阿诺,找厉绝多要一点生活费嘛。” “对哦,妈,你真聪明!” 母女俩正说着话,厉绝牵着沈如画的手走了进来。 江雪换上一副谄媚的笑容:“哎呀,厉先生来了,刚才的事我都看见了。你对我们家如画真好,要不是你,我们沈家也被人看扁了呢。” 什么叫面子一套,背后一套,大抵也就是像江雪这样子了,换脸比换衣服还快。 厉绝淡淡地扫了江雪一眼,“伯母,我已经是如画的未婚夫了,您大可直呼我的姓名,不用再生分地叫我‘厉先生’。” “哎呀,这……也好。” 江雪讪讪地笑了下,暗自朝沈天音使了个眼神。 沈天音立刻心领神会,说道:“对了,妈,刚才你跟我说阿诺下学期的英语补习班和奥数补习班,又要交学费了是不是?” “是啊。” 江雪哎了一声,跟沈天音演起了双簧。 “我正为这件事犯愁呢,当初我替阿诺报的这两个补习班,都是C城口碑最好的补习学校,那里的学生可都是考上C城最好的中学,学费可贵了。而且这学费一缴就是一年期的,英语一年都是两万多,奥数也是一年小两万,这一缴就是四万多块了。” 还别说,江雪如果不当家庭主妇,完全可以去客串个电视剧里的后妈,或是刁钻恶毒的婆婆角色了。 根本不用演,就可以本色出演! 加上沈天音夸张的感叹声,那效果自是不必说。 “什么,四万多块?天啊,这么贵?都够纺织厂一个员工的工资了!” 沈天音啧啧咋舌,又是摇头,又是唉声叹气。 “可是现在家里的生活费都不够了,爸也不在,还欠了纺织厂员工们的工资呢,只怕阿诺的学费怕是要搁着了。” 顿了顿,她看了一眼沈如画和厉绝的脸色,小心试探道:“要不,让阿诺别去上那个什么补习班了吧。” “不行!” 沈如画脱口而出,“不管家里多困难,阿诺的学费都不能断!他的奥数非常好,在市里都拿了好几次奖项,老师说他继续努力的话,考市里的重点中学没问题。” “那要不,就退掉英语补习班吧,这也就能剩下两万块了。” “那更不行!” 沈如画立刻否决,“英语是阿诺的弱项,补了一学年的英语,好不容易见到效果了,又停掉的话,只怕成绩又会下降。” 沈天音皱着眉,瘪了瘪嘴,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到底怎么办嘛,反正我们是付不起这四万多块的学费。” “……” 沈如画也犯愁了。 是啊,高达四万多块的高昂学费可不是小数目,到底该怎么办?

下一篇   第224章 员工闹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