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员工闹事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24章 员工闹事

正思忖着,忽然听见厉绝说道:“学费我来出!” 沈如画一愣,下意识地拒绝:“那怎么行。” “我是阿诺的准姐夫,我替他出学费,合情合理。” “这……” 似乎,听起来也没什么不妥。 但沈如画总觉得,她欠厉绝的太多太多了。 尤其,她不喜欢这种总是在金钱上依赖他的感觉…… 仿佛她肚子里的蛔虫,早猜到了她的想法。 厉绝说:“当然,这个学费我也不是白拿的。就当是我资助了阿诺,他可以通过拿奖学金的方式,来偿还这一笔资助费。” 依旧是厉绝式的行事作风。 沈如画嘴角淡淡地翘了起来,对他既是感激,又是无奈,当然还有感动…… 但感谢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,外面忽然传来吵闹声:“让我们进去!快把门打开!让沈云道出来!” 管家刘婶从外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,还没跑进客厅,就开始嚷嚷道:“不好了,不好了,二小姐,不好了!” 在这个家里,除了沈云道,就只有沈如画是佣人们心目中的主人家,所以一有急事发生,刘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沈如画。 沈如画回头卡去:“刘婶,什么事这么慌里慌张的?” “不好了,二小姐,纺织厂的员工代表们跑来门口闹事了。” “什么?!” 沈如画大骇,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向身边的厉绝,只见厉绝拧了拧眉,沉声道:“走,我们出去看看。” 他说着,便紧紧握住她的手,那表情好似在说‘别怕,我就是你坚强的后盾’。 心头说不出的安心,沈如画深呼吸一口气,十指与她紧紧扣在一起,然后坚定地踏步,与他一同走出去。 而江雪和沈天音母女俩,对视一眼后,没有跟着出去。 她们悄悄躲在客厅的落地窗后,小心地探出脑袋,看外面的情况。 外面聚集了七八个男人,手里还都操着棍棒,像是要来打架的样子。 厉绝的保镖将他们拦在外面,可惜阿标带来的人不多,挡不住几分钟,那些人就冲了进来。 来者气势汹汹,进来后就横冲直闯朝客厅里走来。 沈如画心里有些怕,但还是壮着胆子问:“等一下,请大家留步!” 为首的,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,身材魁梧,皮肤黝黑。 “你是谁?让开!我们要找的是沈云道!” 沈如画咬咬银牙:“沈云道是我父亲,我是他女儿。” “你是他女儿?哼,正好!” 那人凶巴巴地朝一瞪:“你父亲欠了我们三个月的工资,现在还放火烧了整个纺织厂,害得厂里的几名员工被烧成了重伤,你说说吧,现在该怎么办?” 沈如画心里咯噔一跳。 她只知道纺织厂被烧了,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受伤,她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但没想到还有更糟的状况! 纺织厂失火,竟然有人受伤! 好在脑子里并不是一片空白,想了想,她说:“纺织厂里有一笔保险金,我想等这笔保险金报下来了,应该很快就能支付你们的工资,还有那些受伤员工们的医药费。” “别提什么保险金了!” 那人哼了一声:“你父亲就是为了骗取这笔保险金,才让人放火烧了纺织厂的,现在保险公司根本就不愿意支付这笔保险金!” 沈如画也急了:“那不是真的!我爸没有骗保,他是被冤枉的!” “冤枉?哼,你去跟警察说吧!就算他是被冤枉的,要等到保险金下来,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,我们还等着拿到这笔钱回家过年呢,还有那些躺在医院里的同事们,他们还等着拿钱支付医药费呢!” 旁边的几个跟班见状,都起哄道:“张哥,别跟她废话了!沈云道不还钱,我们就烧了他们家!” “对对对!把他们家值钱的东西拿去卖了发工资!” “没错!沈云道放火烧了纺织厂,我们就放火烧了他的家!” 七八个人说着说着,就一拥而上,朝沈宅的客厅里跑去。 阿标和其他几名保镖将他们挡着,却根本挡不住。 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,沈如画大喝道:“住手!” 她娇小的身体,在骤然间爆发出厉呵声,原本稚嫩纤弱的嗓音,此时倒是有几分气势。 她跑到月白色的大门口,张开双臂,用自己娇小柔弱的身躯死死地抵住门沿,双臂和双肩都有些轻微颤抖着,脸色也有些发白。 可她的脸上,却是一抹不容小觑的严肃和威仪。 “谁敢动手,除非先从我身上踏过去!” 大概真是被她脸上的厉色给震慑到了,那几个大男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迟迟没有动脚步,似乎都觉得对这样一个小女孩儿下手,似乎的确是不怎么人道。 但好景不长,被唤作张哥的男人见众人都站住不动了,便嗤了一声: “你们一个个都是吃屎的吗?还怕她一个小女孩儿不成?你们都忘了,今天拿不到钱,喝西北风的就是我们自己!” 众人闻言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。 然后,不知道是谁附和了一声:“没错,要怪就怪她那个爹,是他沈云道做了缺德事,就不要能怪我们对他女儿不客气!” “对对对!” “怪不得我们!” 众人都附和着,举起手中的棍棒就要往沈如画冲去。 忽然,一道低沉浑厚的厉呵声,从另一侧传来:“站住!谁敢动她,我就让他不能活着走出这沈宅!” 厉绝蓦然一声暴怒的大吼,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朝天嘶吼,惊动了云霄,直刺入云间。 “你们不是要钱吗?好,我给你们!” 沈如画闻言,几乎是本能地脱口而出:“厉绝,这件事和你……” 不待她把话说完,厉绝就抬手阻止了她。 听说有人主动要替沈云道出钱,张哥等人面面相觑。 张哥眯了眯眼,这才转身正眼看向厉绝:“你是谁?你说的话能算数?” “我是沈云道的女婿,我说的话当然能算数。” 张哥闻言,开始上下打量厉绝身上的行头,看出他西装革履,定然不是普通人,便轻轻一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