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5章 我必须做最坏的打算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25章 我必须做最坏的打算

“那你说,你打算替沈云道还多少钱?” 倘若他们的目的只是要钱,那就好办多了。 厉绝挑了挑眉,淡声反问道:“那就要看我岳丈欠了你们多少钱。” 张哥只是个粗人,在云纺纺织厂也就是个司机,负责运送厂里的货物。 他并不知道厉绝的身份,所以当厉绝乍然这么一问,他倒是有些懵了。 厉绝见状,冷哼了一声。 “张哥是吧?你该知道,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。张哥,我刚才就看出来,你是个率直的人,我们就不用拐弯抹角了。说吧,你想要多少?只要我能满足你,我都会满足你,趁我还没后悔。” 张哥带人来的目的,无非就是要钱。 现在,有个冤大头愿意出钱,他当然高兴都来不及,只怕改天再来,事情就变卦了。 想了想,张哥伸出一只手来。 “五……” 刚想说五十万,谁知厉绝却率先出口。 “好,我马上给你一张五百万元的支票。” 什,什么? 五,五,五百万?! 包括张哥在内,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,怔怔地瞪着厉绝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支票簿。 他刷刷地挥舞着随手携带的高级钢琴,很快填好了数字,然后优雅地一个动作,就将支票撕下来给了张哥。 “喏,五百万。不过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了,你们拿了这张支票,就不许再来沈宅,骚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。否则——” 刻意一顿,他狭长的眼尾拉出一道冷冽的寒光。 众人看得心中一跳,张哥壮着胆子说:“否则怎样?你还真敢杀人灭口不成?” 几不可察的一道冷嗤出声,厉绝继续道:“否则,我厉绝绝不会让他活过第二天!” 众人大吃一惊,脸色全都变得惨白。 在C城,厉绝的名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,如果胆敢跟他作对,要不是傻得冒泡,就是脑子进了水。 “他就是厉绝?赫赫有名的厉氏集团总裁?!” “天啊,他是沈云道的女婿?” “快走快走,这姓厉的在C城就是只手遮天,谁不要命了才会去惹他。” “哎呀呀,原来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厉氏总裁,得罪了得罪了,我们一定听您的,下次再也不来骚扰沈小姐……哦不对,没有下一次了。兄弟们,我们赶紧走!” 张哥也怕了,赶紧伸手从厉绝手中抽出那张支票,和同伴们落荒而逃。 见张哥终于带着人离开,沈如画长吁了一口气,身子不受控制地虚软下来,厉绝赶紧伸手扶住她的身体。 “你怎样?吓着你了吧?”他担忧地问。 沈如画摇摇头,抬头看向他:“厉绝,你怎么一下子给了他那么多钱?要是他把钱私吞了,纺织厂的那些员工们又来闹事怎么办?” 他冷冷地嗤了一声:“量他也没那个胆子!不过,你的担心也不无道理,现在是非常时期,凡事都得小心一点。” 俊眉一蹙,他掏出手机给秦卫打了个电话。 “秦卫,你把手里头的工作先放一放,替我跑一趟保险公司和医院,并处理一下纺织厂烧伤员工的事情。” 挂了电话,他看向沈如画,抬手揉了揉她的额发。 “不用担心,秦卫已经去处理了。” 沈如画点了点头,心里舒服了许多,但很快又抬起头,歉疚地看着他。 “厉绝,我好像不知不觉间,就变成了你的麻烦。我想,以后这种麻烦还会很多很多,我不想连累了你,要不……” 顿了顿,又咬了咬唇,她怯生生地看着他说,“我们悔婚吧?趁还没公开,现在悔婚还来得及。” 在场的保镖,包括阿标在内的所有人,听见沈如画这句话都愣住了。 谁都没有吭声,不敢动,也不敢说话。 而厉绝的脸,已经在骤然间起了变化,变得极冷极冷,好像西伯利亚寒流突袭整块大陆,他玄寒的眼睛直视着沈如画许久许久。 倏尔,他拽紧沈如画的皓腕,就往二楼走去。 “厉绝……” 还来不及说话,沈如画已经被他拽入了卧室里。 下一秒,她被摔入卧室内的那张大床上,紧接着厉绝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下来。 冷不防地,他的大掌擒住了她光洁的下巴,随后阴恻恻的俊脸就欺了过来。 他狠狠地攫吻住她的红唇,另一只大手迅速地把她想推拒他的双手连同她的腰肢一起钳制住,让她动弹不得。 她知道,是她刚才说的那番话惹他生气了。 所以,她甘愿受罚,没有任何的抗拒。 一番惩罚性的强吻之后,厉绝才贪恋地移开了唇,眼神深深地盯着她。 被他盯得头发皮麻,沈如画别开了脸。 知道他生气,但她说的也是实话,只要一天找不到爸爸,这个家就一天没有主心骨。 没有了主心骨,只怕家里的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,江雪没有工作,沈天音也是混吃混喝的,而她自己也还没有大学毕业,阿诺还小…… 沈如画光是想想,就觉得脑袋疼得难受。 想到这里,她索性用力地推开了还搂着自己的厉绝,板着一张小脸,佯装懊恼地说:“厉绝,我知道你有钱,但是有些事,不是光靠钱就能解决的!” 况且,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。 就好像真的印证外人传的那句话——她是被父亲卖给了厉绝。 她想靠自己的力量撑起这个家,虽然这也做,会很难很难…… 然而,厉绝比她更加不悦:“沈如画,你还不知道自己错了,是不是?” 她做什么事,总是自己去冲锋喊阵,就没有想到过向他求助吗?他是她的未婚夫,如果他不能为她分忧解难,那还算是什么未婚夫?! “我只不过是说了一句不太好听的真话。” 沈如画瘪了瘪嘴,话里似乎少了几分力道,被厉绝瞪得软了下来。 不过,随即她又硬着头皮说:“我必须做最坏的打算。” 闻言,厉绝更怒了。 她眼里到底有没有他这个未婚夫?她是已经想好了让他置身事外的打算了? 气恼极了,下一秒,厉绝大手一伸,又紧紧地扣住了沈如画的后脑勺,再一次狠狠地吻住了她……

上一篇   第224章 员工闹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