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6章 以后,不许你再说悔婚这个词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26章 以后,不许你再说悔婚这个词!

直到她气喘吁吁,难以呼吸了,他才贪恋地吮了她的唇瓣,再轻咬了咬,最后终于松开了唇。 额却抵住她的额,深沉的眼眸炯炯地锁着她的面容,眼神深不可测。 “我们是准夫妻,以后,不许你再说悔婚这个词!” 心,一瞬间软得一塌糊涂。 一看到他露出这种眼神,沈如画就觉得自己掉进了无底洞,永远都摸不到底,也会觉得一切都是她的错,让她不自觉地就想向他道歉。 见她不说话,厉绝将她锁得更紧,咬牙切齿地说:“怎么不回答我,到底听清楚了没?” “好啦,我知道了。” 她终于妥协,小手顺势爬上了厉绝的俊脸,狡黠迷离的眼眸里满是柔情。 他是霸道强势,却终究抵不过那句‘柔能克刚’的老话,沈如画的撒娇卖萌永远都能柔化他心底愤怒的小兽。 “别生气嘛,我说那些话不是有心的,就是随口一说罢了,你别当真好不好?你看看你,生气的样子一点也不帅了,我喜欢你帅帅的样子。你知不知道,你生气的样子最可怕了。” 沈如画大肆地撒起娇来,发起了柔情攻势。 不过,她倒是很少这样撒娇卖萌,虽然她这样做很撩拨厉绝的视觉神经,可是沈如画自己听了,却是浑身上下都爬满了鸡皮疙瘩。 厉绝的俊脸上横上了几条黑线,想气又气不起来,想笑又笑不出,一句话,他是哭笑不得。 面对自己可爱的未婚妻,他又怎么可能发得起火呢? 不过话说回来,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聪明了,深谙他的脾性,懂得攻他的弱点,让他对她又爱又怜又气却又无奈至极。 还真是个狡猾的小妖精! “我数数你脸上的黑线有几条,一条,两条,三条……厉绝,太多了吧?黑漆漆的脸,像包公脸,我可不喜欢。” 她甚至夸张地数起他脸上的黑线,并趁机打趣起他来了。 “厉绝,你笑一个吧?其实你笑起来的时候,特别好看,不比娱乐圈里的那些老腊肉差,哦不对不对,你笑起来能帅过吴彦祖,帅过彭于晏……” 沈如画漂亮的杏眸里早就染上了笑意,对于自己的鬼话连篇,她自己就憋笑得肚子难受了。 “老腊肉?你嫌我老?” 厉绝终于缓和了脸色,俊眉微微一挑。 “没有没有,你是小鲜肉,新鲜到不能再新鲜的小鲜肉了!” “唔,”他沉眉睨着她,“那你说说,我不笑的时候是不是就不帅了?还是说,打从心里你就觉得那个彭什么吴什么的,比你未婚夫我还要帅?” “额……这个嘛……” 沈如画嘴角一抽。 这剧本的发展发现好像有点儿歪了啊,怎么听起来有点儿怪怪的? 不过,厉绝确实因为她这番调笑的话,而变得心情和悦了。 “如画,你越来越像个小狐狸了,尤其是你这张嘴儿。”他宠溺地搂着沈如画,暗哑的声音满是对她的包容。 这两天沈宅发生了这么多的事,她并没有表现得很慌乱,所以也有害怕软弱的时候,但担心难过之后,很快又恢复了常态。 她虽然年轻,却早早就有了一家主母的风范,还能处事不惊,甚至还有八面玲珑的一面,这些都是他在她身上看到的优点。 不愧是他厉绝看中的女人,越是到了这种时候,他越发觉得,小丫头身上的优点是越来越多了,也越来越让他爱之入骨了…… “没办法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谁叫我是你的未婚妻呢。”沈如画眨着杏眸,意有所指地说着。 厉绝哭笑不得,宠溺地刮了她小巧挺翘的鼻梁:“你这么说起来,倒还成了我的错?” “我可没说,嘻嘻。”沈如画狡黠地说。 两人笑着抱作一团,在这紧张压抑的气氛中,偷得一点温馨和甜蜜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与此同时,隔壁赵家。 赵母端坐在沙发上,冷眼看着自己的儿子。 “晨枫,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!” 赵母温和地说着,眼神却炯炯地瞪着赵晨枫,让赵晨枫不自觉地抿了抿唇。 但虎毒不食子,她是母亲,他是她唯一的儿子,就算她再怎么生气,总不至于掐死自己吧? 所以,赵晨枫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就回答:“妈,其实我压根就不打算出国了,我要留在C城,我要留下来照顾如画!” 好,够直接,够诚实! “你说什么,你要留下来照顾沈如画?” 赵母脸上的温和冷凝了三分,语气也沉冷了三分,就连瞪着赵晨枫的眼神也森冷了几分,听着这一句问话,就如同大冷的天,被寒风吹拂着一般。 一个字,冷! 虽然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畏惧赵母,但赵晨枫还是豁出去了。 他重重地点头,说:“对,我决定了,不管怎样,我都要留下来,我心里爱着的,始终都是如画。这一次,我不能再逃避了!” 赵母气结,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恨铁不成钢的表情。 “儿子啊,你是真傻,还是装傻?你还不知道吗,她爸爸沈云道已经破产了,他唆使下属纵火,现在畏罪潜逃,还被警局通缉,这样一个通缉犯的女儿,你竟然还想跟她在一起?” “之前,我看她家里那块地还能值几个钱,可现在沈家破产,沈云道欠了一屁股债,你要是娶了他的女儿,不知道哪一天被高利贷追在跑呢。再说了,你要是娶了她,就等于娶了整个沈家,你要供她弟弟上学,要替她还债,你不觉得你亏死了吗?” “我愿意!”赵晨枫也是豁出去了。 赵母闻言,更是气不打一处啦。 “哎哟喂,我的傻儿子,你知道外面那些人是怎么说沈如画的吗?他们说,她是被他那个不负责任的爹卖给了厉绝啊。这种女人可要不得,一旦黏上,那就是羔皮膏药,甩都甩不掉啊!” “妈,别再说了!” 蓦地,赵晨枫大吼一声,满脸涨得通红。 “妈,我喜欢如画,我爱如画,就算她是乞丐,穷得一贫如洗,我也爱她!我已经决定了,我要带如画一起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