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你当我白养了一群智囊团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28章 你当我白养了一群智囊团

赵晨枫从家里出来后,独自坐上了自己的雪佛兰。 掏出手机,他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。 电话很快连通,不一会儿,电话里传来女人清傲的声音:“赵先生,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?” “我没时间跟你废话!”赵晨枫的口吻很不客气,催促道,“直接说吧,约在哪里见面?” 对方报了一个地址,他抬起手腕看了看,“好,我半个小时后就到。” 刚刚才跟赵母发泄了一通,此时的赵晨枫心情很不好,他简短的说完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 正要发动引擎,视线却是下意识地瞟向旁边的沈宅。 从他这个角度,正好能看见里面主屋二楼的卧室,那扇熟悉的窗依然是闭合着的,忽然有人影动了动,他眸光一凝。 可惜看到的却不是想象中的沈如画,而是厉绝拥抱着她,杵在落地窗边的身影。 顿时,握紧方向盘的双手都绷紧了,手背上青筋毕露,赵晨枫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乌云中。 该死的厉绝,实在是欺人太甚! 赵晨枫认定厉绝是骗了沈云道和沈如画父女俩,目的就是为了沈宅这块地。 苦于沈如画中毒太深,根本不听他的话,现在更是让厉绝堂而皇之地踏入沈宅,只怕用不了多少时间,沈宅就是厉绝囊中之物了! 赵晨枫越想越生气,索性熄了火,拿了车钥匙,从车子里走下来。 不料,刚出来没几步,忽然听见女人咋咋呼呼的惊喜声,从一侧的小门里传来:“晨枫?你这是来找我的吗?太好了!你终于来找我了!” 拧眉一看,不是沈天音还有谁。 赵晨枫淡扫了她一眼,一点好脸色也不给:“谁说我是来找你的?我是来找如画的。” 说着,他就要往里走。 “站住!” 沈天音恼了,口吻酸酸的:“你现在进去也是白搭,人家有全C城最有权势的男人陪着,哪用得着你担心。” 她不提厉绝还好,一提起来,赵晨枫整张脸都绿了。 偏偏沈天音不信邪,什么能刺激赵晨枫,她就越是挑什么说:“你没听见外面的人都怎么说的?我那个后爹就是想卖掉自己的宝贝女儿,以偿还一笔高额债务。” 啧啧啧感叹一声后,她又道:“可惜你还蒙在鼓里,以为我那个妹妹,有多么的清纯无暇,要我看啊,她跟外面那些出去卖的女人没什么区别,比她们高级不了……” 话音未落,赵晨枫倏然回头瞪向她。 他凶狠的目光如刀刃一般,阴鸷地说:“你敢再说一遍!” 沈天音也被他那个眼神给震慑到了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。 但面子上总是挂不住的,他的态度也让她很气恼,到了这时候了,他还心心念念着沈如画。 沈天音瘪了瘪嘴,壮着胆子说:“我就敢说,怎么了?说不定,现在他们俩就在楼上干那档子事呢。你不信,就自己听!” 说着,沈天音掏出手机拨打了沈如画的电话。 赵晨枫干瞪着眼,双手紧捏成拳,要不是拼命压抑着,他真要冲出去掐住沈天音的脖子了。 但,他没有这么做。 因为,沈天音已经拨通了沈如画的电话,并且已经把电话放到了他的耳侧…… 就在几分钟前。 厉绝刚刚接到秦卫打来的电话,告知在云纺纺织厂的失火事故中受伤几名员工,都已经得到了妥善安置。 “呼——”沈如画终于松了一口气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。 回头发现厉绝并没有离开,将手机往床头柜上随手一丢,就躺在了她的那张贵妃椅上。 她眨了眨眼,走过去拉他的手。 “厉绝,你是不是该回去工作了?” 他已经替她解决了家务事,又代她和爸爸处理了纺织厂的事情,连日来几乎是把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她身上。 再这样下去,怕是整个厉氏集团员工都快认不得他这个老板了。 谁知,厉绝顺势拽住她的手腕,将她往怀里一带。 “我再坐会儿都不行吗?再说,工作哪有你重要。” “我跟你说认真的。” 她佯装不高兴的样子,推了推他,“你没听说过红颜祸水啊?你想让我被人骂,说才刚订婚,就害自己未婚夫不务正业?快去工作啦。” 说着,她又推了推厉绝。 厉绝眉梢一挑,索性将她带进了自己怀里,并让她坐在他的腿上,用双臂将她紧紧锁住,让她挣扎不得。 “你当我高薪聘请一帮智囊团,都是拿钱白养他们的?放心吧,该安排的工作,我都安排妥当了。对我来说,现在没有任何一件事,比照顾你来得还要重要。” 事实上,厉绝说的并非大话。 厉氏常年重金聘请了一帮智囊团,光是全球顶尖顾问就多达十多名。 而整个厉氏集团所有决策性重大举措,都是由这帮智囊团整合全集团综合情况,提出一个个的提案,最后再有厉绝做出最后的决定。 而厉绝之所以能成为厉氏集团总裁,成为一个优秀的集团掌舵者,自是有一套自己的管理经验,并非他一不在公司,公司就会乱作一锅粥。 相反的,他只需抽出少量时间,浏览各个高层发来的重要邮件,打几个电话,就可以掌控全局。 此刻,厉绝不想再在其他事情上扯下去,视线重又炯炯地锁着沈如画的红唇,笑得极其暧昧。 他暗着声音哑声说:“如画,今晚我想留下来继续陪着你。”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……色色的味道? 沈如画原本正常的脸色莫名地烧红了起来,哪怕恩爱了无数次,可一听到他话里的暗示,她还是会脸红的。 “你实在是想留下来,不过我这会儿正好想出去走走。” 沈如画别开脸不看他炙热的视线,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。 “丫头,现在是正午,刚好是休息时间。” 厉绝低首,俊脸逼近了沈如画的面前,贴上她的脸,磨蹭着,暗哑的声音隐隐中透着一股渴望。 都已经这么露骨了,再听不出来,那就是傻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