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她困了,正在睡觉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29章 她困了,正在睡觉

沈如画是极少主动和他亲热的,她到底还是脸皮薄,但早在和他合二为一的时候,就已经认定了他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 不过…… 但是…… 爸爸还生死未卜,她怎么可以…… 不不不,这是不对的…… 仿佛她肚子里的蛔虫,厉绝见她的心思猜了个通透。 其实他并不想怎样,不过是因为这些天见她心情不愉快,怕她因为担心父亲而情绪低落,所以才故意逗逗她罢了。 厉绝托住她的身子,扣住她的纤腰,目光灼灼地逼着她和他对视,而他的唇就近在咫尺了。 “丫头,我都主动送上门来了,你总该有点表现吧?” “表,表现?什么表……” 沈如画的声音,在一瞬间就变得软绵绵的了。 瞄着他近在咫尺,等着她贴上的温厚唇瓣,接收着他那炽烈的眼神。 她红着脸,闭上双眸,像瞎子摸物一样,伸出双手摸索着他的脸,然后定住他的脸,凑上自己的唇,最先吻到的却是他的脸。 “这样总行了吧?”她怯生生地问,脸蛋儿红红的。 他挑眉:“唔,是不是吻错了地方?” 一句漫不经心的话,让她羞得直想钻进地洞里去,也不知道她吻错了多少次地方,最后才吻上他温厚的唇瓣。 下一刻,她就被厉绝健重的身躯紧紧地覆压在沙发与他的怀抱之间。 他渐渐化被动为主动,捧住她的脸颊,深深地吻着,把她的贝齿敲开后,就不客气地长驱直入…… 哪怕不是第一次接吻,沈如画也被他的深吻撩拔得心神荡漾,全身发软了。 等她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已经被他带上了那张大船。 “唔,等等,厉绝……”不等她把话说完,他重新吻了上来,让她的理智在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。 沈如画双手抵住他的胸膛,想要推开他,却只是徒劳,只能稍稍偏转着头,回应着他的吻,跟着他渐渐情动。 就在这时,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尖锐而又突兀地在响起。 不是厉绝的手机,而是沈如画的,被她放在床头柜上,此时正不停地震动旋转。 手机铃声突兀地盘旋在卧室的上空,也惊扰了这一室的旖旎。 沈如画从激情里缓过神来,但厉绝固执地拥着她,好似没听到铃声,一手轻捏住她的下巴,一边噙住她的唇辗转吮吻着。 “电话……唔……” 沈如画刚一开口,就被他趁虚而入,她反而连话都说不出口。 手机一遍接着一遍地响着。 她没办法置之不理,再也没办法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个深吻中。 但厉绝仍然紧紧地拥着她,发现她分了心,惩罚性地咬了咬她的唇,她被迫承受他霸道的掠夺,但眼尾余光瞟向床柜上的手机。 心想:会不会是爸爸打来的电话? 正欲抽出手去拾起手机,它却忽然安静了下来。 忽地,唇上又是重重一咬。 厉绝霸道的一吻再次袭了上来。 沈如画只觉得自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全身无力,脸色因为缺氧而苍白,透着不正常的红晕。 但好景不错,手机再一次不识趣地响起。 这一次,她哑着嗓子问道:“等等,厉绝,会不会是爸爸打来的。” 生怕漏掉一通重要的电话,她伸手就要去拿手机,然而厉绝却快她一步,单手撑在她的上方拿过了手机。 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眉头轻蹙。 “是谁?” 她忍不住好奇地问,声音是急切的。 然而,厉绝没有说话,而是直接接起了电话。 “喂。”声音是一贯的淡冷。 电话那头的赵晨枫愣住了,没想到打电话给沈如画,但接电话的却是厉绝。 顿时,他整个人都不好了。 见他迟迟不说话,旁边的沈天音轻嗤了一声,兀自替他开了口:“噢,准妹夫啊,如画在你旁边吗?你让她接一接电话吧?” 彼时,沈天音通话的时候,离赵晨枫并不远,所以她和厉绝之间的对话,赵晨枫也是听得一清二楚。 所以,当厉绝说了一句“她困了,正在睡觉”这句话时,赵晨枫的脸真是好看极了,一阵青一阵白的。 只要是聪明人,不难听出,厉绝的声音略微嘶哑,那是男人在情动时才会发出的声音,虽然淡定,却性感撩人。 沈天音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在一旁偷笑着,飞快地说了一声:“噢,那让她再睡会儿吧,我晚点儿再找她。” 之后就挂了电话。 将手机揣回了包包里,她好整以暇地看着赵晨枫,挑眉道:“怎么样,我没说错吧,人家现在正忙着跟厉绝翻云覆雨呢,哪有功夫搭理你?” 微微一顿,她上前搭在赵晨枫肩上。 “晨枫,你何必对沈如画如此执着呢?她不珍惜你,不还有我这个姐姐替她心疼你吗?”她一边巧笑着,一边双手攀上了赵晨枫的颈脖。 赵晨枫那张脸黑沉到了极点,犹如暴风雨一般,骤然间发飙了。 “滚开!” 他一把推开沈天音,道:“沈天音,不要以为你在旁边煽风点火,我就会改变对如画的心意,我告诉你,没用的!你只会算计我一次,但绝不会算计我第二次!” 沈天音也恼了。 她好歹也是个美人儿,要相貌有相貌,要身材有身材,他赵晨枫凭什么瞧不起她? 银牙一咬,沈天音豁出去了:“赵晨枫,谁算计你了?你把我当成沈如画的时候,你怎么没表现得这么君子?” “你……” “我怎么了我?难道我说错了?你敢说,你对如画没有那种想法?哼!” 赵晨枫的脸刷地黑成了包公,情急之下,他抬起手就照着沈天音的脸扇了下去。 啪—— 真是又狠又辣的一掌。 原本,他是不打女人的,但这一次是真的气疯了,下手也真是狠,愣是把沈天音打晕在地,连方向都找不到了。 就是如此,他也没觉得怎样。 因为在他心里,是恨不得亲手掐死沈天音的,眼下他不过是发泄了一下心里的怒焰罢了。 沈天音这一巴掌挨得不轻,啪的一声,左脸颊上立刻显出了一道五指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