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沈天音怀孕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30章 沈天音怀孕

原本,赵晨枫是不打女人的,但这一次是真的气疯了,下手也真是狠,愣是把沈天音打晕在地,连方向都找不到了。 就是如此,他也没觉得怎样。 因为在他心里,是恨不得亲手掐死沈天音的,眼下他不过是发泄了一下心里的怒焰罢了。 沈天音这一巴掌挨得不轻,啪的一声,左脸颊上立刻显出了一道五指印。 当即,沈天音趴在地上就起不来了。 赵晨枫没理她,以为她在装呢,所以看都没看她一眼,径直扭头开车走了。 沈天音在地上哭爹喊娘,但赵晨枫却理都不理她,她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一口气没喘过来,差点儿晕了过去。 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最糟糕的是,她正想爬起来的时候,猛地觉得肚子里一阵剧痛,继而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体内流了出来似的。 就好像女人每个月里总会来的那么一次,但这种痛比例假来得要猛,而且更剧烈。 沈天音下意识地垂眸看去,这一眼,连自己都吓傻了。 “这……” 只见一股殷红色的血液,正从她的双腿间流了出来,顺着肉色裤袜浸透了出来,并将她身上的那条紫色毛线裙染红了…… 刚刚从别院出来的江雪,正好也看见了这一幕,也吓得不轻。 “天音?天音,你这是怎么了?” 江雪也是过来人,这一眼看出不对劲,大吃一惊。 “天音,你是不是……”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 沈天音摇摇头,说:“妈,先快送我去医院,我肚子好痛,好痛……” “哦哦,好好好,我马上叫救护车!”江雪白着脸,掏出手机拨打120。 这个时候,管家和小琪听见声响也出来了,当看见这阵仗后,也都被吓到了。 “哎呀,天音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 “都是那个赵晨枫!” 江雪险些脱口而出,却被沈天音拽住衣角,她顿了顿,改口道:“天音不过是跟他吵了一架,他倒好,就动手打了天音。你们瞧瞧看,把我们家天音摔成了重伤啊!” 只这说话的工夫,救护车就来了,将沈天音送上了车。 原本,管家刘婶是想要跟着上车一起去医院的,却被江雪拒绝,她说:“有我照顾天音就够了,你和小琪在家等着先生的消息。” “也好。” 刘婶没多想,也觉得再重要的事情都没有主子的事情重要,便留了下来。 几分钟后,沈如画听见楼下的嘈杂声,以为又是纺织厂的员工来闹事了,便急急地赶了下来,厉绝也跟在他身边。 然而,两人下楼后却是迟了,沈天音已经被送去了医院。 沈如画看见地上有一小团的血迹,不禁大吃一惊:“这些血是怎么回事?谁留下的?” “是天音小姐留下的,刚才她和隔壁赵家少爷在门口大吵了一架,好像赵家少爷推了她一把,她摔在地上受了伤,就变成这样了。” 事实真相究竟怎样,刘婶也不知道,她只是把从江雪那里听到的消息转述了而已。 所以,沈如画听了之后觉得很吃惊。 “晨枫学长把天音推倒摔伤了?怎么会这样?天音刚才不还好好的吗?小琪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 小琪也摇摇头:“二小姐,我只远远地看见赵家少爷跟天音小姐吵得很厉害,但他们具体吵什么,我也不知道。” “那天音她人呢?现在被送去哪里了?” “就在这附近的人民医院。” 沈如画回头看向厉绝:“厉绝,你开车送我去医院看看吧,好歹她是阿诺的亲姐姐。” “也好,我送你。” 厉绝点了点头,立刻去取了车来。 ……………… 离沈宅最近的一家医院。 病床上,沈天音的脸色苍白如纸,江雪则站在床前,双手环抱着,眉头轻蹙着,忧心忡忡又是唉声叹气地看着她。 她的右手还打着点滴,足足两大瓶,怕是还要输上两个小时。 她想起之前医生的警告,又是后怕又是庆幸。 医生说:“她怀孕了,家里都没人发现吗?这已经是孕期第四周了,要是再摔得重一点,就流产了。以后可得小心着点儿,别再动了胎气了。我已经给她开了一些保胎药,这段时间一定不要再让她乱动了。” 当时,江雪是又惊又喜,频频点头,喏喏称是。 这个孩子来的真是时候,眼看着沈家要败落了,她们娘俩儿无依无靠,想要找到赵家做靠山,却连连碰壁。 这下可好了,天音肚子争气,竟然怀上了赵晨枫的孩子! 也真是老天爷开眼,让天音幸运地怀上了赵晨枫的孩子,算一算日子,该是天音和赵晨枫第一次的时候就…… 江雪偷偷掩嘴,窃笑不已。 心想不愧是她江雪的女儿,竟然一次就中,太争气了! 就在这时,病床上的沈天音动了动,她皱着眉抬起眼皮,看见站在床前的江雪。 “妈,我……” 她想努力撑坐起来,却被江雪阻止:“哎哟喂,我的乖女儿,你可千万别乱动,你啊现在可是重点保护对象,别到时候又伤到了身体。” 听她的口吻,沈天音就听出了端倪。 她睁大了眼睛,脱口问道:“妈,我是不是……” “嘘——”江雪抬手做了个手势,示意她不要声张。 然后她挪了一把凳子,坐到了女儿沈天音的病床边,神秘兮兮地说道:“我们小声说话,千万不要让人听见了。” 沈天音有些心急,急切地想要确定自己想的是不是事实。 她抓住江雪的手,问道:“哎哟,妈,你倒是说啊,我是不是……那个什么了?” 不用明说,江雪也心领神会,她点点头说:“没错,女儿,你猜的是对的。还好是保住了,要不然啊,这到手的鸭子又要飞走了。” 沈天音苍白的脸上终于显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来,那笑容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得意的。 她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,一边说:“我就说吧,我这肚子可是很争气的。” 顿了顿,她又觉得有些不对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