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那得看她认不认这个孙子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31章 那得看她认不认这个孙子

沈天音皱起了眉头。 问道:“妈,你为什么搞得我肚子里的孩子好像见不得光似的?我们现在不正应该揪着这孩子,去找赵家摊牌吗?现在有了孩子这个砝码,就算赵晨枫他妈如何厉害,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!” 江雪摇摇头,嗔怪了一句:“你啊你,就是性子冲动。” 比起江雪满腹的小算盘,沈天音确实是比她这个妈,要略逊一筹的。 她撇了撇嘴,说:“那你说嘛,到底是为什么?” 江雪这才亲昵地握住沈天音的手,解释道: “医生说,你现在才怀孕四周,正是胚胎不稳定的危险期,这又刚刚摔了一跤,动了胎气,这段时间要特别小心。否则滑胎了,就得不偿失啊。” “这么危险啊?” “那当然。所以,我们必须得小心保密,先不要让任何人知道。你也不想想看,赵晨枫她妈那么恶毒,万一知道你才怀上了她的孙子,又使计让你流产,你怎么办?” “这……”沈天音脸色一变,“她再坏,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孙子都要害吧?” “那还不得看她认不认这个孙子!” “……” 顿时,沈天音哑口无言。 的确,倘若赵母认这个孙子,是巴不得早早让她嫁进赵家的。 可赵母对她厌恶至极,三番两次奚落她,当她是妓女一般低贱,又怎会认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? 这么想来,母亲的担心不无道理! 江雪又说:“所以,我们得沉住气,等过了三个月危险期,你的身子养好了,孩子也没有危险了,到那时再摊牌,赵家也就只能对我们言听计从了。” 沈天音点了点头,忽然又摇头。 “可是,你不是说赵晨枫要出国留学吗?万一他真出去了怎么办?” 江雪闻言,脸色一冷:“恐怕那是赵晨枫他妈的想法,只要如画一天不结婚,赵晨枫就一天舍不得走。” “妈,你的意思是……我们可以利用如画,牵制住赵晨枫?” 江雪嗯了一声,又道:“都这么多天了,他不是一字没走吗?我看,他就是因为沈如画才没走。” 沈天音眯紧狭长的双眸,只觉得讽刺。 她一心想要从沈如画身边抢走赵晨枫,却没想到,最终还要靠这个妹妹,来牵制住她想得到的男人。 脸色一冷,沈天音那双狭媚的眼睛里,迸射出寒冷的光束。 “该死的沈如画,到头来,我还得靠她!”她不满地嗤了一声。 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 江雪叹了一口气,“不过你放心,等以后有了孩子,男人的心就会收回来了。妈是过来人,这点你不用担心,只管好好养胎吧。” 虽然心有不甘,但也只能如此。 沈天音抿了抿唇,还是同意了江雪的决定。 半个小时后,厉绝和沈如画来医院看望沈天音的伤势,江雪已经事先买通了医生和护士,统一了口径。 医生的说法是,沈天音摔在地上的时候,不小心被尖利的石块儿边角划破了手腕,所以流了不少血。 厉绝和沈如画都信以为真,待沈天音输完液后,就载她回到了沈宅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与此同时,某商业街。 一家装潢别具一格的咖啡馆里,苏薇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。 她叫来一杯蓝山咖啡,正在轻轻地摇晃着,无论什么时候,她的妆容都是精致的。 就像此刻,依旧化着妖娆妩媚的黑眼线,静静地注视着杯里的咖啡随着她的摇晃而晃动着。 手机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,她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,不禁蹙了蹙眉。 “怎么样,找到人了吗?” 对方小心翼翼地答:“还没有,说来也是蹊跷,这个沈云道掉下山沟里后,就没有了踪影,就连警察也只发现他的一点血迹,但血迹不多,应该是只受了点轻伤。” “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?我是白拿钱养你们这群废物了!” “苏小姐息怒。” 电话那头的男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连连道歉: “因为除了警方,还有厉总的人马也在调查沈云道的踪迹,我们的调查只能走在暗处,所以增加了许多难度,还望苏小姐谅解。” 知道对方说的也是实话,苏薇这才脸色稍霁。 “我给你钱,就是要看到结果,过程怎样我可以不管。现在怎样,有线索了吗?” “有,我听说沈云道的血迹是在山脚下的马路上不见了的,所以我怀疑,很可能是有人发现了沈云道,并把他救上了车,也因此断了线索。” 苏薇点了点头,“既然沈云道受了伤,那就一定会去医院接受救治,你马上派人去市里的各大医院,查一查出事当天的记录。” “是,苏小姐,我这就去办!” 挂了电话,苏薇手里紧紧攥着手机,表情冷然。 突然,咖啡桌对面坐下来一个年轻男人,正是赵晨枫。 他随手将车钥匙往咖啡桌上一丢,面色黑沉的厉害,仿佛刚刚经历了一番暴风雨,此时还是还没有回归平静。 苏薇翘了翘好看的唇线,“赵先生想喝点什么,我请。” “不必了,有话直说吧,我时间不多。” “来都来了,急什么呢?拿铁,怎么样?” 赵晨枫皱了皱眉没说话,算是默许了。 苏薇抬手朝一旁的侍应生挥了挥,“服务员,这里来一杯拿铁。” 此时的赵晨枫还浑然不知自己已经闯下大祸,依然沉浸在和沈天音争吵后的愤怒情绪中,脸色难看至极,就连苏薇这个旁人都觉察出来了。 “赵先生这是怎么了?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吗?” 通常,赵晨枫鲜少跟人抱怨自己的私事,但是他气急了。 一想到沈天音打给沈如画的那通电话,意外地听到电话里传来厉绝的声音,那分明是一个男人在情动时才有的沙哑嗓音。 而恰恰,他在两分钟前看到过二楼那扇窗户口,厉绝拥抱着沈如画的身影。 不难想象,彼时,二人正在卧室里做着什么亲昵的事情…… 哪怕是挂了电话这么久,赵晨枫心里那股不安分的嫉妒因子,依然膨胀得厉害,已经撑到了极限,好像随时都要爆发的边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