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我不信,这世上真有坚不可摧的爱情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32章 我不信,这世上真有坚不可摧的爱情

所以,当苏薇问起时,他本能地脱口而出。 “还不是因为厉绝!” “阿绝?”苏薇心口一紧:“他怎么了?” 赵晨枫斜睨了苏薇一眼,极为不满的,甚至是极为鄙夷的神色。 “苏小姐,你不是说这一次你一定能阻止厉绝吗?为什么他还是和如画订婚了?你安排的那场事故,不但没有阻止订婚仪式的举行,反而还将厉绝和如画联系得更为紧密。而且,到现在还找不到沈伯父,你打算如何收拾残局?” 赵晨枫的口吻充满了质疑,脸色也非常难看。 “沈伯父不在,纺织厂被烧,沈家是一团糟,厉绝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守在如画的身边,我根本连揷手的机会都没有。请问,接下来苏小姐还有什么招数?” 对于赵晨枫这个态度,苏薇是又气又恼。 但,她现在需要赵晨枫的配合,所以明面上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。 侍应生刚好在这时走过来,将一杯咖啡拿铁端到了赵晨枫面前,两人中断了对话。 待侍应生离开后,苏薇这才无所谓地耸了下肩。 她淡然地说:“你以为我没有预想到这个结果?我的计划里,早就预测到了这一刻的局面。但即使沈云道失踪,对我的计划也没有丝毫的影响。” 赵晨枫正要将咖啡杯端到嘴边,听苏薇这么一说,动作倏然一顿。 他嗤了一声:“苏小姐是不是太自信了?” 苏薇不怒反笑,唇角逸出一抹诡异冷冽的笑容。 “拆散他们最好的办法,是让他们自己分手。恨由爱而生,我要让他们彼此因为爱而恨对方,我就不信,这世上真有坚不可摧的爱情。不过——” “不过什么?”赵晨枫拧眉。 “这就需要赵先生的配合了。” 这倒是让赵晨枫有些好奇起来了。 “苏小姐打算怎么做?” 苏薇笑了笑,仿佛一只幻化的千年狐狸,她朝赵晨枫勾了勾手指,示意他凑上前来。 赵晨枫耐着性子凑上耳朵,苏薇悄声耳语一番。 赵晨枫原本蹙着的眉毛,在听完苏薇的话后,竟微微抬起,直至最后面上露出一抹‘总算是认同’的神色。 “怎么样,赵先生,你可愿意帮我?” “帮你可以,不过,你得答应我,不能伤害如画一根毫毛。” “这个赵先生大可放心,我要的只是厉绝,只要沈如画肯和他分手,不再对我产生任何威胁,我自然会放她一马。” 沉眉思索一番,赵晨枫和苏薇达成了一致。 之后,两人各自结账,一前一后离开了咖啡馆。 ………………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,沈天音被接回了家,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,至今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她怀孕的事。 厉绝将沈家人送回沈宅后,就接到了秦卫打来的一通电话。 “你说什么……再说一遍……有伯父的线索了?在哪儿……你确定……” 并非刻意偷听,只是经过时隐约听见了厉绝和秦卫的一番对话,沈如画整颗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里。 她紧张地盯着厉绝的面容,想要立刻知道父亲的情况,却又怕打扰了厉绝的通话,只能杵在一旁,干巴巴地等着。 待厉绝挂了电话,她迫不及待地走上去。 “怎么样,是不是有我爸的消息了?” 厉绝表情严肃,点点头说:“嗯,不过具体情况还不清楚,我得过去一趟。” “我也跟你一起去!” 沈如画说着就要拿起包包和手机,跟他一起出去。 却被厉绝拦住,他转身捧起她的脸蛋儿,轻啄了一下她的唇。 “今天发生了不少事,你也累了,好好在家休息。再说,阿诺马上就要回来了,你陪陪他,我去看看怎么回事,回头再告诉你。” 听厉绝这么一说,沈如画倒是有些犹豫了。 沈诺还不知道父亲失踪的消息,她和家里人都一致瞒着他,说父亲只是因为工作,要去外地出差半个月。 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的确是到了沈诺放学回家的时候了,想了想,待会儿他放学回家看不到她,怕是又要耍性子的。 点了点头,她只好留了下来。 但还是一再叮嘱厉绝,一旦有了消息,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她。 “好,我答应你,无论消息好坏,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厉绝郑重地承诺,再一次拥了拥她的身子。 等待的滋味并不好受,沈如画在沈宅客厅里徘徊着,有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给厉绝打电话,但又担心她打去的不是时候,所以一直忐忑不安着。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,她的手机忽然急促地响起来。 她立刻不假思索地接了电话,“喂?是厉绝吗?我爸怎么样了?他在哪儿?” 然而,电话那头传来的不是厉绝的声音,而是司机打来的。 “二小姐,是我。不好了,小少爷他不见了。” 轰—— 毫无预警的坏消息忽然传来,炸得沈如画顿时没了思考能力。 过了好几秒后,她才回过神来:“你说什么?阿诺他怎么了?” “是这样的,我按老时间到学校门口来接小少爷,可是小少爷他迟迟没有出来,后来我进去学校里面找班主任,班主任老师找到保安室调出监控,发现少爷提早一节课,独自一个人从侧门出了校门……” 司机战战兢兢地说着,额头上已经起了一层密汗,声音颤颤巍巍着,越来越小,越来越弱。 沈如画心里咯噔一跳,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了上来,险些令她晕厥过去。 “二小姐,我跟班主任老师已经报警了。” 司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尽量冷静地说:“警察很快就会过来……还有……你看要不要……” “我马上过去!” 挂了电话,沈如画二话不说,转身就朝大门口外走去。 她车门得太急,甚至忘了披上一件厚实一点的外套,司机不在,厉绝也不在,她只好打计程车。 外面的风很冷,她的心里却像是烧了一把火,火急火燎的,而老天就像是跟她作对一样,迟迟看不见一辆空的计程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