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33章 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

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转角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身影。 是沈诺! 他耷拉着脑袋,小书包半吊在背后,身上邋里邋遢的,脸上也是脏兮兮的,就连衣服也好像是被扯破了,灰头土脸的,看起来就像个小乞丐。 “阿诺!” 沈如画冲了过去,一把将沈诺抱在了怀里。 她害怕极了,刚刚在等计程车的那一刻,她脑子里一直在想一件很糟糕的事情——万一阿诺出事了,她怎么办?! 好在,阿诺回来了! 沈如画紧紧地抱住沈诺的小身子,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,刚才还是提心吊胆着,这会儿是又惊又喜,庆幸他没事。 待高兴之余,她又生起气来。 沈如画板起脸孔,将沈诺拉离怀抱,瞪着他就凶巴巴地骂: “阿诺,你怎么回事?为什么不跟班主任老师请个假,就自己离开教室了?也不跟司机伯伯说一声,害人家在门口等了你一个多小时,你……” 话到一半,她愕然顿住,发觉不对劲了。 从刚才到现在,沈诺始终都低垂着脑袋,没有抬头看他,头发乱糟糟的,遮掉半张脸。 再仔细一看,发现他身上脏兮兮的,就像是跟人打了一架似的。 她蹙了蹙眉头说:“阿诺,把头抬起来,让我看看。” 沈诺摇了摇头,并且还往后退了几步。 “阿诺,到底怎么回事?你是不是在学校跟人打架了?” 他又摇了摇头,这次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沈如画越发觉得不对劲了,不由分说就猛地跨上前一步,逮住了他的胳膊。 然后提起他的下巴,仔细一看。 这一眼,惊得沈如画愕然顿住:“阿诺,你的脸怎么了?!” 只见沈诺那张俊俏的小脸蛋儿不只是花猫了,嘴角破了点皮,还沾染着血迹,左边眉梢到脸颊处都是淤青的。 不用说,一定是跟人打架了。 沈如画那张原本惊愕的脸,顿时变成了愤怒:“阿诺,你在学校不好好学习,竟然学着跟人打架了?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?你倒是说说看,为什么要跟人打架?” 沈如画越是着急,沈诺就越是不肯说,把她气得不行。 也怪不得她这么生气,沈诺一向很听话,特别让人省心,他从小跟她亲近,乖巧听话不说,还知道心疼人。 不但如此,每次考试他也都是班里的前几名,就连班主任老师都说他很有希望考上市里一流的重点中学。 沈诺不但品学兼优,在学校既是优等生还是模范生,打架这种事从来不会在他身上发生,可这一次却不知道是怎么了。 而且,看样子他跟人争斗得很厉害。 听见外面的声响,江雪和管家都出来了,远远地看见沈诺这副样子,都吓坏了。 江雪心疼儿子,不满地看向沈如画:“干嘛动不动就骂他呢?怎么不想问问怎么回事?万一是有人欺负我们阿诺呢?” 江雪摸了摸沈诺的脸蛋儿,问他:“阿诺,你告诉妈妈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 沈诺还是不说话,依然低垂着脑袋,紧绷着嘴巴,小书包吊在手上。 “你看吧,就是这样子,才最叫人生气了。”沈如画叹了口气,又气又急。 管家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说道:“看起来外面要下雨了,二小姐,我看还是让小少爷进屋说话吧。” 沈如画脸色稍霁,同意带沈诺进屋。 见他身上脏的不成样子,沈如画于心不忍,还是决定先带他上楼换件衣服。 换下衣服后才发现,他身上也是伤得不轻,双手双脚都有不少被擦破皮的地方,淤青也不少,还好并没有伤及筋骨或是内脏。 她心头一疼,说:“阿诺,刚才姐姐不是故意骂你的,姐姐是担心你,怕你被坏人带走了,所以才生你的气了。” 沈诺抿了抿唇,终于开口说话了。 “姐姐,对不起……” 沈如画捧着他的脸蛋儿,摇摇头:“该说对不起的是姐姐,姐姐不该那么大声吼你的。” 沈诺又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。 沈如画心里松了一口气,看着他脏兮兮的脸蛋儿,蹙起了眉头,“你瞧你,脏兮兮的,连嘴角都破了。小心破了相,那位洛晨曦小朋友就不喜欢你了哦。” 沈诺撅了撅嘴,没有说话。 觉察他有事瞒着自己,沈如画放柔了声音,再次问道:“那你能不能告诉姐姐,你在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 沈诺眨了眨眼睛,终于缓缓开口了。 原来,学校有一位同学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消息,说沈诺的父亲是通缉犯,还骂他是通缉犯的儿子,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爹,放着纺织厂里被火烧伤的员工不管,自己跑路了。 任谁都不愿意听见这些难听话,沈诺不服,就跟对方打了起来。 后来事情传到德育处老师那里,勒令他回头找家长。 沈诺不想让家里人知道这件事,所以才搞了逃学这一出…… 说完事情始末,他抬起血迹斑斑的小脸蛋儿,看向沈如画。 “如画姐姐,那个同学说的不是真的对不对?爸爸不是通缉犯,因为你明明告诉我,爸爸是出差去了,对不对?” 沈如画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,喉间一梗,眼眶忽然就有些湿了。 她拼命克制住眼泪夺眶而出的冲动,以及声音中轻微的颤抖,点头说:“嗯,那个同学说的是假话,爸爸是出差去了,姐姐没有骗你。” “真的?” “当然是真的,姐姐怎么会骗你。” 沈诺脸上浮现一出天真纯洁的笑容,一把将沈如画的颈脖勾住:“我就知道他说的不是真的,我相信姐姐。” “……” 瞳孔收缩,她抬手将沈诺小小的身子抱得紧紧的,而背着他的脸上,早已不知道何时流下了眼泪。 她把沈诺的后脑勺扣得紧紧的,怕他离开自己的怀抱时,一眼看出她在流泪。 好不容易情绪恢复平静了,她快速地擦掉脸上的泪水,将沈诺拉离怀抱。 她盯着他花兮兮的小脸儿说:“阿诺,你答应姐姐,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不能依靠武力解决,因为这种方式伤人又伤己,很危险,知道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