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34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

沈诺很懂事地点点头,“好。” 沈如画忍着眼眶里的泪意,将沈诺身上的脏衣服换了下来,又轻轻地用湿毛巾擦拭他身上的污渍和血迹。 之后让他洗了个热水澡,替他吹干了头发,又在他身上受伤的部位擦上药膏。 “你看看,俊俏的脸蛋儿都是伤。” 沈如画心疼地看着沈诺,再次叮嘱,“记住姐姐的话,以后可不许再像这一次学着跟人打架,听见了没?” “听见了。” 沈如画这才松了一口气,牵起沈诺的手说:“好吧,一起下楼吃晚饭去,刘婶今天准备了很多你喜欢吃的菜。” “哦。”沈诺乖巧地应道。 大概是白天跟人打了架,又在沈如画口中确定了父亲的消息,沈诺吃过饭后,竟然在桌上趴着睡着了。 沈如画不忍叫醒他,就小心翼翼地抱着他睡到了自己的卧室里。 一旦松懈下来,仿佛全身都失去了力气,软软地倚靠在石墙上,沈如画凝着沈诺的睡颜,深呼吸了一口气。 江雪在这时候悄悄进来。 “要不,以后就让阿诺住在这边主屋里吧,我让他搬去天音的房间睡,天音就跟我搬去别院里睡。” 沈如画吃了一惊,她深知沈天音是个爱富嫌贫的人,不过吃的穿的还是睡的,一定要最好,这让她搬去狭窄的别院,只怕她不乐意。 但江雪坚持,并拍着胸口保证。 “放心好了,就算她不愿意,也得听我的。怎么说阿诺都是她的弟弟,做姐姐的当然得让着弟弟。” 见她坚持,沈如画倒也不再说什么,第一次觉得江雪总算是做对了一件事。 可她怎会知道,其实江雪不过是抱了私心:她不想让人发现沈天音怀了赵晨枫的孩子,所以才特地让沈天音搬去别院住,自己好照顾她的起居饮食。 沈如画不疑有他,心里只想着如何照顾好阿诺,便点头答应了。 ………………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,沈如画把沈诺哄睡着了之后,自己却迟迟没有睡意。 手机就在不远处触手可及的地方,她猜想着厉绝什么时候会打来电话,为什么他会去那么久,又为什么迟迟没有消息? 不是答应了她,不管爸爸那边的消息好坏,都会第一时间打给她的吗? 这都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,为什么他连个一通电话一个短信都没有? 沈如画不时地看看石墙上的电话,又察看手机有没有电,或是有没有坏掉,但手机好好的,没有任何问题,只是迟迟没有厉绝的消息。 终于受不了等待的煎熬,沈如画索性拿起手机,准备给厉绝打电话,却在伸手的刹那,收到一条短信。 她不假思索地就拿起手机,划开屏幕,打开一看。 看清来信人的姓名后,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失望。 原来,不是厉绝发来的短信,而是赵晨枫: ——如画,我刚见过沈伯父的一个下属,他知道一些纺织厂纵火案的内幕,我想你有必要知道。 纺织厂纵火案? 她脑子里第一个反应,是这是一个诱饵,她不能听,更信不得。 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就像是鬼使神差了一般,因为赵晨枫提到了纺织厂纵火案的事情,而这件事又关系到父亲的命运,她心里就特别紧张。 她拿着手机犹豫着,在卧室里反复徘徊。 窗外是渐渐入睡的城市,幽深宁静,白天的热闹喧哗开始沉静退却,而她的心就像那事儿不安分跳跃的灯火。 没办法置之不理,她还是拨通了赵晨枫的电话。 “喂,晨枫学长。” 赵晨枫此刻正站在阳台上,屋内没有开灯,从他这个角度能清晰地看见远处,沈宅二楼卧室的窗台,隐隐能看见她在卧室里徘徊不定的身影。 担心她不理自己,好在她还是回拨过来了,赵晨枫心里的惊喜无以言表。 “如画,你看见我给你发的短信了?” “嗯。” 沈如画轻应了一声,态度依然疏远,口吻依然冷漠。 “你愿意见我一面吗?” “你说现在?”她蹙了蹙眉头,“现在时间太晚了吧。” 知道她担心什么,赵晨枫说:“你要是不放心,我们可以明天见,而且你可以带上信任的人一道,不过还请你别把我们见面的事情透露给厉绝。” 她下意识地拧眉:“为什么?” “因为,关系到沈伯父的安危” 有这么严重? 沈如画沉吟了片刻,四五秒后还是答:“好吧,明早九点,我们学校见。”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,带上裴佩一道去见他,看看赵晨枫到底还想说些什么。 挂了电话,她依然将手机拿在手里,并没有放下,心里不安分的因子久久挥之不去,相互冲撞着。 她终于按耐不住,重新拿起电话,给厉绝打去电话。 电话很快接通,却始终没人应答,沈如画的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了。 ………………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,厉绝和秦卫一道出现在了市交警局。 他们调出事发当天的监控系统,查到了一些有关的线索。 从交警局出来后,他迫不及待地驾车驶往沈宅,想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沈如画。 然而在一个十字路口红绿灯的时候,前方忽然砰的一声,发生了一场车祸。 许多车辆都停了下来,厉绝急着赶回沈宅,便打算绕道驶过。 然而,在转弯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道耳熟的女声从人群中传来: “别过来……别过来……不关我的事……不关我的事……喂,你走开!是你自己撞到我车上来的,怎么能怪我?啊……” 他拧眉,辨出那声音是苏薇的。 而她身前杵着两个痞里痞气的大汉,正推着她的肩膀,勒令她赔偿,倘若没撞见这一幕也就罢了,偏偏苏薇看见了他。 她的样子有些狼狈,在见到厉绝的那一眼后,仿佛捡到一根救命稻草,大喝道:“阿绝,快救救我!”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他。 厉绝皱了皱眉,扫了苏薇一眼,她缩着双肩瑟瑟发抖,海藻般的大卷发凌乱的覆盖在脸上,身体因害怕与惊恐而颤抖得利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