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7章 不忍心看着你一直被蒙蔽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37章 不忍心看着你一直被蒙蔽

她正准备掏出手机来,结果手背猛地挨了沈如画一个轻拍。 裴佩夸张地大叫一声:“哎哟喂,谋杀闺蜜哪!我说沈如画,你全靠我这个中国好闺蜜帮你的爱情保驾护航,你现在就是这么报答我的吗?还不许我给你未婚夫打电话了,肯定是有猫腻!” 沈如画只觉得满额黑线:“哪儿来的猫腻!我说裴佩,你现在都学着给我告状了?你到底是我的好闺蜜,还是厉绝的好闺蜜啊!” “额,”裴佩讪讪地笑了,拽着沈如画的胳膊蹭了蹭,“如画,我当然是你的好闺蜜啦。” 沈如画白了她一眼,说:“好啦,我先不跟你计较这个,我就想问问你,待会儿有空没?有空的话就跟我一起去见一见晨枫学长。” “见赵晨枫?还要拉上我?做什么?” 当即,裴佩就觉得不对劲。 沈如画敛了神色,认真地说:“晨枫学长说他要带我去见一个人,和我们家纺织厂的事情有关。你也知道,我爸现在生死未卜,就被警察怀疑,我必须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。” 顿了顿,她又道:“不过,我担心晨枫学长借由此事挑拨我和厉绝的关系,所以才叫上你一道。晨枫学长坚持说,导致爸爸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是厉绝。” “他怀疑厉绝?” 裴佩大吃一惊,旋即恼了:“晨枫学长怎么这样啊,还嫌你不够心烦哪?还来挑拨你和厉绝的关系,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 哼了哼,她猛拍大腿道:“走,如画,我现在就跟你一起去!我倒是要看看,他到底找了个什么人,来演这出挑拨离间的戏码!” 于是,裴佩陪着沈如画一道,去了之前约定的地址。 那是一家位于校内的咖啡店,裴佩和沈如画找了个僻静的雅座坐下,叫了两杯卡布奇诺。 不一会儿,赵晨枫带着一个中年男子进来了。 沈如画早就很好奇,赵晨枫会带来一个什么人,但这么一眼看去,她便明白了,他找来的是云纺纺织厂的一名员工,爸爸以前的一个下属。 “苏伯伯?”她讶然地看向那名中年男子。 苏怀忠才五十岁,但是头发已经花白,还有点儿秃顶,还戴了一副呆板老旧的眼镜,沈如画只知道他是做会计的。 他的手里常常提着一个公文包,就像现在这样。 苏怀忠喏喏地看着沈如画,躬了躬身说:“沈小姐,好久不见哪。” 沈如画讶然地看着苏怀忠。 她小的时候还经常去父亲的纺织厂,偶尔还会去厂里给父亲送过饭,但自从高三之后,她就很少去了。 到了大学,因为要打工,要完成各科教授布置的作品,她去纺织厂的机会就更少。 但她还记得这个苏怀忠,因为他是爸爸纺织厂里的一名会计,有些财务方面的事情都是交给他完成的。 爸爸对他也是十分信任,一年里有那么两三次,会请他到家里做客吃饭。 只是,上半年的时候听爸爸说,苏伯伯的身体不适,想要辞职不干了,是爸爸花重金又把他请回来的。 此时此刻,她看苏怀忠的脸色确实不太好,就问了一句:“苏伯伯,好久不见,你的身体还好吧?” “还是老样子,我请了一个多月的假了。”仿佛连说个话都觉得累似的,苏怀忠说完,又拿出帕子蒙住嘴,好一阵咳嗽。 等到顺了下气,这才继续道:“沈小姐啊,我也是这两天才听说沈总的事情,真是格外震惊啊。不过,我是不相信纺织厂纵火案的事情是沈总唆使下属干的,他可是把纺织厂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啊。他那么有责任心的人,怎么可能干这种事,不可能不可能。” 说了太多,也说的太急,苏怀忠的情绪显得很激动,用帕子捂住嘴又一阵猛咳嗽。 身旁的赵晨枫连忙将他扶住坐下,又替他轻拍着后背,苏怀忠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。 他大口大口呼吸着,觉得气顺了,这才唉声叹气地说:“我怀疑啊,是有人骗了沈总,才导致纺织厂走到现在这一步的。” 沈如画和裴佩面面相觑,彼此心中一跳。 “苏伯伯,何出此言?”沈如画急切地问。 苏怀忠凝着沈如画的眉眼,短暂地安静了两秒,然后慢慢地说道: “沈小姐,我听说你和厉氏集团的总裁厉绝订婚了,我也听说了不少的谣言……我本来是个快退休的人了,这些事情不该我插言的,不过我是个很有良知的人,所以我不忍心看着你一直被蒙蔽。” “蒙蔽?”沈如画皱眉,“什么……蒙蔽?” 苏怀忠犹豫了一会儿,这才从包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来。 “这些是什么?” “是从今年一月起,纺织厂的各种报表。” 沈如画不明白苏怀忠把这些报表拿出来是什么意思,她把报表拿在手里拿了又看,几次抬起头来探询,都看到苏怀忠沉着的眼神。 一旁的裴佩顺着她的视线看去,眉头轻蹙着,忽然惊诧地道: “哎呀,这些数字怎么都是负数啊?如画,看起来你们家的纺织厂不是从最近才变成这样的,好像从今年一月……哦不,说不定更早的时候,就已经情况不妙了。” 因为经常帮父亲守店的缘故,裴佩多多少少能看懂这些报表上的数字所以表示的意思。 苏怀忠点点头,说:“是的,其实从前年开始,云纺纺织厂的生意就开始下滑了。” “什么,前年?” 沈如画的脸色都变白了。 为什么她完全没有听爸爸说起过?甚至没有看出任何端倪?是因为爸爸不想她们担心,所以一直都是独自承担着,没有让她们发觉? 难怪这几年来,爸爸的头发花白了许多,神色也憔悴了许多,原来是因为他一直为纺织厂劳累奔波的缘故! 此时,苏怀忠叹了口气,又道:“也难为沈总了,原本我们提议将纺织厂卖掉,但沈总坚持要继续撑下去。他想了很多办法,努力支撑到了今年。只是——” 微微一顿,他神色变得更为凝重。

上一篇   第236章 哄她

下一篇   第238章 晴天霹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