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0章 不要跟自己较劲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40章 不要跟自己较劲

沈如画安静地坐在车内,双手纠紧着,一次次深呼吸着,却始终心潮起伏。 赵晨枫闻到一股浓浓的咖啡味,就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衣服,说道:“要不我们在前面的商业街停一下,我先去给你买一套干净的衣服,让你换换?” 衣服上的咖啡渍捂了这么久,也差不多该干了。 沈如画摆摆手,说:“不用。” 但其实是有些口渴的,虽然没有流一滴眼泪,但是身体里的水分不知道蒸发到了哪里。 就是觉得像被人分明攥住头和脚,用力地拧动,把所有她的自以为是和不切实际都给拧了出去,溅了满地。 “晨枫学长,你车子后备箱里有矿泉水吗?” 沈如画的声音有点哑,脸色十分难看。 赵晨枫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,有点慌乱地停下了车,赶紧去后备箱里取了一瓶矿泉水,拧开了瓶盖,将矿泉水瓶递给她。 “如画,你没事吧,是不是不舒服?” 沈如画摇了摇头:“我没事,就是有点口渴。晨枫学长,你继续开车吧。” 赵晨枫点了下头,继续开车,却不敢把车开得太快。 大约二十分钟后,车子停在了C大校园门口,裴佩得到赵晨枫的通知后,已经等在了大门口处。 “如画!总算找到你了!你没事吧?” 裴佩急切地赶来,并帮忙打开了车门。 “我没事。” 沈如画摇摇头,拿着矿泉水瓶走了下来。 下午两点多钟的天气已经完全放晴,又是暖冬的太阳,照在身上并不耀眼,但沈如画就是觉得很刺眼,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。 她抬头挡住脸,但一阵恶心的感觉泛了上来,她手一松,矿泉水瓶就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 沈如画下意识地蹲下身去捡拾,却发现一阵晕厥的感觉袭了上来,她险些晕了过去。 “如画?” “如画!” 裴佩和赵晨枫都不约而同地喊出声来,并伸出手去扶住她。 然而,有个人的动作比他们俩还要快,那人动作迅速且用最熟悉的方式扶住沈如画的两边胳膊,她无力挣扎,被扶了起来。 “你怎么样?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一道熟悉的低沉的嗓音自沈如画的头顶传来。 她全身一僵。 知道他很快会得到她去过一趟厉氏大厦的消息,很快就会赶来,但她还是想不到,他来的速度会这么快。 事实却是,秦卫瞥见她精神恍惚地从厉氏大厦走出来的身影,起初并没在意,后来却无意间看见她坐上了一辆车。 他对那辆雪佛兰有些印象,曾在公司楼下见过,是实习生赵晨枫的车子。 因为他还记得很清楚,公司里的每位设计师,包括实习生,但凡有车子的,都会开停车费报销。 难怪觉得那辆雪佛兰有些眼熟。 但,为什么沈如画会坐上他的车? 拧了拧眉,秦卫第一时间打给了厉绝。 厉绝正好从工地上往公司里赶,得到消息后,半途就改了方向朝C大驶来,所以才这么快的速度就赶来了。 看见是他,沈如画的面孔一下子板了起来,冷漠地推开他。 “别碰我!” 厉绝一怔,回头用探询的眼神看向身旁的裴佩,然而裴佩却撇了撇嘴,并别开了视线,再看赵晨枫,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鄙夷神色。 他立刻觉察不对劲了,问道:“如画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 他又伸手去扶她的双肩,却被她再次拍开。 她后退了一大步,装作洒脱地笑笑: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课,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头再说吧。裴佩,我们走。” 如此明显的疏远态度,厉绝怎会觉察不出。 “如画!”他立刻跨前一步,手上一个用力,单掌就扣住了沈如画的肩膀,“如画,到底是什么事?” 如果真的没事,她不会是这个态度。 沈如画抿了抿唇,最终只有无奈地笑道:“我累了厉绝,求求你让我先去宿舍休息一会儿吧,有什么话我们以后再说……我现在很难受。” 厉绝愣了两秒,下意识地抚上她的额头:“病了?” 她呻*吟着把头别开,“求求你了,松开手!” 见她抗拒着,厉绝心里更是放心不下。 偏偏这时候赵晨枫还要插上一脚,他走过来将厉绝推了一把:“你放开她!” 然而,赵晨枫岂会是厉绝的对手,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个高级格斗手阿标。 他三两下就把赵晨枫放倒了,厉绝连楼带揽地将沈如画抱在怀里,硬是塞进了直接保时捷里,并吩咐司机开车回沈宅。 沈如画一进家门就直扑卧室,衣服也不脱,拉开被子就往里钻。 厉绝握住被角:“如画,生什么气你就说出来,不要自己跟自己较劲!” 沈如画拉了几把,无力从他手里抢回被子,干脆地跳下床,打开衣橱取出另一条被子来。 沈如画把这条被子也夺了过来,他也有些恼了。 “沈如画,我觉得你不应该遇到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肚子里吞,你应该说出来。。而不是傻乎乎地别在心里。” 想起秦卫说起赵晨枫,厉绝蹙了蹙眉头,蹲在她身前,揽住她的双肩。 “是不是赵晨枫跟你说了什么?那个臭小子,就知道背后捣乱,上次在订婚仪式上是这样,这次又是这样,我非找他算账不可!” 他扭头就要出去,却听见沈如画轻喝了一声:“不关他的事。” “那你……” 厉绝一扭头,就看见沈如画蜷缩着腿,坐在床边,脸色白得吓人。 心头一下子软了,他也坐了回去,手臂环在她腰间,握住她的手,发现她的手冰冷,他眉棱一挑,在她发顶轻吻了一下。 沈如画被吻得心肝发颤,蠕动了唇瓣,终于开口说话了。 “厉绝,我问你,你是不是隐瞒了一些事?” 厉绝愣住了,他看着她的眉眼,眼神中的阴翳叫他心悸,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蹿升上来。 他反问:“丫头,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我怎么会有事瞒着你?” 咬了咬银牙,沈如画又换了种方式问道:“那我问你,如果你想要的结果必须要用不正当的手段才能得到,你会不会那样做?”

上一篇   第239章 确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