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真是野心使然的结果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41章 真是野心使然的结果?

乍然听见这番话,厉绝就蹙紧了眉头,旋即正色道:“丫头,如果是在半年前,我想我的答案是,我会。” 沈如画闻言,心头咯噔一跳。 倏尔又听见他说:“你说我卑鄙也好,说我不择手段也好,如画,这一点我始终坚持,我也不想辩解什么。商场如战场,随时都有被别人吞并的危险,也随时都要做好吞并别人的准备。我是个有野心的人,如画,我在你面前从来没有掩饰过我的野心。” “毕竟我是一个公司的领导者,我的任何一个决策,决定着公司每一名员工的未来,甚至关系着他们的家庭。如果我的有些做法让你生气了,我可以道歉,但是我不会改变自己的做事原则,这一点希望你明白。” 沈如画还是一动不动,她眼眶干涩得厉害,连眼球都不敢太用力转动,轻轻一拉,就疼得想哭。 厉绝的怀抱,现在是个诱惑,也是个考验,实在太想投入进去,但她现在已经不敢再放纵一次自己的感情。 他承认自己是个有野心的人…… 那么,他对她,是否也是野心使然的结果? 顿了顿,她仰头看向他,眸底泪光闪闪。 用力吸了一口气,她问道:“那么,对我呢?对我爸呢?如果你想得到某样东西,会不会对我们沈家不择手段?” 厉绝一愣,听出话里的端倪。 “如画,你听说了什么?我怎么听你这话不对劲?丫头,你到底在怀疑什么?” “是我怀疑吗?还是你在掩饰什么?厉绝,你告诉我,纵火案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?当初你又是为什么要向云纺纺织厂投资几百万?你不是一直都秉持着唯利是图的原则吗?没有利益的事情,你怎么会做?” 唯利是图? 在她眼中,他是个唯利是图的人? 厉绝的表情倏然间变得冷凝,周身上下都绷紧了。 “我承认,在遇见你之前,我确实是个唯利是图的人,但遇见你之后,我变了。我还记得你说过,虽然这是个大鱼吃小鱼的世界,那倘若有人愿意帮一把,或许小鱼也能变成大鱼。” 沈如画笑了,可惜笑得十分冷。 “你的意思是,是因为我说的这句话,你就投资了云纺纺织厂好几百万的资金?” 不是她妄自菲薄,可她无法想象,彼时他们不过才见过几次面,她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支配他的思想? 太扯了! 也太荒谬了! “如果我说就是你改变了我的想法呢?” “我不信。” 她摇摇头。 厉绝急了,紧紧地揽住她的双肩,“如画,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变化这么大?赵晨枫到底跟你说了什么?” 她皱了皱眉,推了他一把。 “他没跟我说什么,你走吧,我不想再说下去了。” 沈如画试着推开他,徒劳地又放弃。 知道这一切以后,很奇怪地,她对他没有一点恨意,换做别的女人,知道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这样利用,恐怕不会像她这么平静吧。 沈如画只有在心里大声嘲笑自己,质问的话她居然一句也没能说出来。 残忍的事实明明就摆在眼前,可她就是害怕听到他亲口说出来。 这其实是个深刻的教训,沈如画啊沈如画,还真以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灰姑娘的童话故事,还真以为像白马王子的他会一辈子对她一个人好…… 多美丽而又愚蠢的梦啊,她跟世界上所有不愿意从美梦中醒来的女人一样,最终还是被现实打脸了吧,活该! 沈如画在厉绝的怀里闭紧眼睛,她真的很累,不管以后还能不能再有被他拥抱的机会,现在她只想快一点睡着,安安静静地,一个梦也不要再做。 厉绝原本还想问个究竟,问她到底是怎么了,可是见她脸色很糟糕,也就不好再追根究底下去。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你睡吧,等你休息好了,我们再谈。” 谈?他还想谈?还有谈的必要吗? 沈如画心头如同被人剜了一个洞,狠狠一疼。 她攥紧了被子,将自己和外面的世界完全隔离开来。 见她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,什么反应都没有,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他的话,还是说真的睡着了,厉绝无奈地轻叹一声,怏怏地从卧室里出来。 待他下得楼来,却看见他最不想看见的那个人,竟然堂而皇之的站在客厅正中央。 “赵晨枫,你今天跟如画说了什么?” 赵晨枫根本就是有意跟进来的,他就是要亲眼见证厉绝和沈如画冷战的这一幕。 如他所愿,他亲眼看见厉绝灰败着脸走下楼来,一抹暗喜从眼角划过。 他挑眉,挑衅道:“厉绝,别以为你做了什么别人都不知道,像你这样心狠手辣的男人,根本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!” 不知道是不是畜生这个词刺激了厉绝的某根神经,原本并不把赵晨枫放在眼里,此时却是目光一凛。 继而,在赵晨枫继续辱骂之前,他迅速欺身而上,并狠狠给了赵晨枫一记耳光。 “信不信就凭你刚才那句话,我可以把你送进监狱,让你坐牢坐到死?”他阴测测地在赵晨枫耳边低声说了句,双手紧紧揪住他的衣领。 “呵呵。” 赵晨枫低笑了两声:“是啊,你确实是有这个本事,谁叫你是厉氏集团的总裁,在整个C城你就是王,只手都可以遮天啊。” 厉绝眯了眯黑眸,嫌脏地松开了手。 然而下一秒,赵晨枫话锋一转:“要不然,你怎么能瞒天过海,骗过了整个沈家呢?” 黑曜石般的眼睛倏然一寒,厉绝骤然眯紧冰眸,瞪向戏谑放肆的赵晨枫。 “赵晨枫,你什么意思?!” 嗤了一声,赵晨枫冷冷地说:“厉绝,你何必再装?如画已经知道你的目的,以后她不会相信你了,你就收手唔……” 忽然喉间一紧,他的颈脖竟然生生被厉绝卡在了大掌之中。 厉绝的力道恰到好处,既不会让他马上憋气而死,又能让他在近乎窒息的状态下,满脸涨红,呼吸不得,难受至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