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我可以解释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42章 我可以解释

厉绝的脸黑沉得厉害,他冷峻如斯的面容,无形散发着让人畏惧的气势。 “你敢再说一遍,你说谁骗了沈家?”他沉声问道。 憋红了整张脸,用尽了所有力气,赵晨枫才偷得一点呼吸的缝隙,沙哑着嗓音说: “不就是你嘛,厉绝,你以为你骗得过如画,骗得过沈伯父,就能骗得过所有人?你以为你做那么多缺德事,就为了争得沈宅这块宝地,就不会有人知道?” “你根本就是掩耳盗铃,我告诉你,如画现在已经知道你的目的了,她不会再听你的了。我也不会再让她受你欺骗,我要带她走,我要带她离开你这个骗子!” 厉绝心底一沉,终于明白为什么沈如画的态度那么反常了。 原来,一切的根源都在此! 难怪她对他的态度变了,就好像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,好像他欠了她似的,骤然间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人! 厉绝的脸冷得像寒霜一样,里面兵刃的光芒玄寒彻骨。 “赵晨枫,你敢背着我,在如画面前搬弄是非?” 不知何时沈如画已经被楼下的声音吵醒了,此时已经走到了楼梯口处,皱眉望着楼下的这一幕。 而厉绝是背着她的,浑然不知她已经醒了。 赵晨枫是面对着沈如画的,瞥了她一眼,眸底倏尔划过一抹精光。 “我这叫搬弄是非?” 赵晨枫戏谑地笑出声来,“厉先生,厉大总裁,我告诉你,哪怕是当着你的面,我也能把你的罪状一件一件数落出来!” 楼梯道上,沈如画双手揪紧衣角,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。 见状,赵晨枫继续道:“八年前,沈伯父就找你融资,却遭到了你的拒绝。后来你投标市政府CBD改造开发项目,却将沈宅划在其内,之后你就找到了沈伯父,投资了好几百万在纺织厂里,请问这前后矛盾的做法,难道不是因为你别有目的?” “你就是在那段时间,开始接近如画的吧?你看她是一个单纯的少女,又因为她是沈伯父唯一的亲女儿,你就欺骗了她的感情,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得到整个沈宅,得到整片地!” “赵晨枫,你胡说八道!” 厉绝大喝一声,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。 他浑身上下都带起强大的气场,气势迫人,猛地这么一跨,就感觉比赵晨枫高了一个头。 赵晨枫也毫不示弱,立刻挺起胸膛,用自己的身体抵了上来,吼道,“你想干什么?想打人啊?!” 看得出来,厉绝是在极力压制自己怒火的,气成那样,硬是逼着自己恢复冷静,脸色虽然冷着,语气却温和下来。 “赵晨枫,你不要太过分!” “我过分?我说的句句确凿,哪一句过分了?” 赵晨枫索性把胸口挺得更高了,他是不怕厉绝打他的,真打了,也就是成功激怒了厉绝。 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,尤其是在沈如画的面前。 “你敢说,你没想过要这片地?厉绝,你可是商人,你做的哪一件事不是有利可图?别跟我说你也可以做到大无私,我不信!” 赵晨枫嗤了一声,挑着眉,脸上满是挑衅,“你那个竞标的案子,不是将整个沈宅都圈在其中吗?那可是签了合同的,难道你舍得丢下几千万甚至好几个亿,不要这片地了?” 厉绝全身一震。 “你怎么知道竞标案的事情?谁告诉你的?!” 竞标案虽然已经过去,但至今仍是对外封口的,外媒只知道厉氏赢得了CBD黄金地段的开发,但并不知道具体的开发方案以及地址。 赵晨枫怎么会…… 此时此刻,沈如画缩着身子躲在楼梯口的玄关处。 听着两人的对话,她的心就像是被利刃割开了一个伤口,鲜血从里面淙淙冒了出来。 尤其是在听见厉绝那句‘你怎么知道竞标案的事情?谁告诉你的?’之后,证实了今天从苏怀忠口中听来的消息。 看来,厉氏集团确实参与了竞标案…… 沈如画眼里的光亮一点一点逝去,最后死灰一片,可是,没有人发现她心里的痛…… 她只觉得心寒,就像是坠入了千年寒冰湖,身体里的温度迅速地流失。 曾经她以为那么相爱的人,竟然瞒了她这么多的事情,她怎么能不感到心寒?! 不知道什么时候,手里拿着的手机握不住,滑落在地,发出咚的声响,台下两个男人闻声都抬头看了过来。 看见沈如画眼里的悲伤以及发白的脸色,厉绝身体一僵。 “如画?你醒了?” 他抬脚,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台阶,想要伸手去帮她捡起手机来。 却被她猛地一掌拍开,“我自己来。” 说着,她已经弯下身,从地上将手机捡了起来,并裹紧了外套。 “如画……” 他伸出手来想要抱住她,沈如画后退一步,他的手在空气中僵了一会儿,又收回去。 “如画。” 沉默有的时候回让人更慌乱,有的时候会让人更镇定,沈如画又往后退了一步,不想让自己离他的气息太近。 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回去吧,我还想再回去躺一会儿。” 厉绝知道她刚才听见他和赵晨枫的对话了,看她的脸色,也知道她一定是误会了什么,他基于向她解释。 “如画,别说气话,我们好好谈谈行不行?刚才你看到和听到的只是……” “好像没什么可谈的吧,说什么呢?反正我也辩不过你,你的思维一向缜密,任何事到了你这里,恐怕都能做得天衣无缝吧。” 要不然,她怎么会被他骗了这么久? “沈如画!” 厉绝一大步跨过来,握紧她两边的肩头,“你非要这么尖酸刻薄地对我说话吗?我是你的未婚夫,你宁愿相信他,也不相信我吗?” 沈如画点点头:“非要。” 厉绝咬咬牙,太阳穴上一阵突突跳动。 “我可以解释。” “你要说我也拦不住你。” 她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,表情冷静得可怕。 厉绝长出一口气,捧起沈如画的脸,说道:“是,我承认厉氏集团确实参与了CBD黄金地段的开发竞标案。” 果然…… 沈如画闭了闭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