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打得难舍难分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43章 打得难舍难分

“CBD地段是我早就想要介入的区域,竞争就是这样,有时候一两个重要的消息就可以导致最后的成败,所以我才瞒着所有人,不让任何人知道。你别动,先听我说完!” 他用力不让沈如画挣脱:“那套方案,确确实实将沈宅也圈在其内,但只是我最初的打算。沈如画,拜托你用脑子好好想一想,我后来究竟有没有利用过你哪怕一次?嗯?就你这么傻,我要是想利用你的话,何必这么大费周章非要靠诱你上钩?” “还有云纺纺织厂,我要是想要靠弄垮它,让你们沈家赔上一块地,何必等到现在?当初给你爸投资那好几百万的时候,就可以利用高利息的方式,逼你爸拿出沈宅来抵债了。” “事实上,你爸不是没有想过,但都被我拒绝了。我知道,对你,还有你爸来说,沈宅是最重要的。如画,就是因为我考虑到你,所以才没这么做,你怎么不仔细想想?嗯?” 沈如画的牙关越咬越紧,眼睛被迫与厉绝对视,她用力地掐着自己不让眼泪流出来,上齿紧紧咬着下唇。 厉绝把额头抵住她的额头上:“如画,你还看不出来吗?这一切都是赵晨枫在捣鬼,你可是我的未婚妻,怎么能不听我的话,而去听他搬弄是非……沈如画,你成心要我的命是不是?” 沈如画有些恍惚,看着厉绝的眉眼,她很想去相信他的话。 可是,就在这个时候,赵晨枫的话将她狠狠地拽了回来。 “如画,你不可以相信他啊!你现在还没有真正嫁给他,沈宅这块地还没有真正属于他,所以他是在继续演戏,想骗取你的信任啊!你别被他蒙蔽了,千万不要再重蹈覆辙!” 轰—— 仿若一道惊雷,将沈如画的神志又砸了回来。 她猛地甩开厉绝的手,呵斥道:“别说了,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,你走开,你走!我不要听你的解释!” 厉绝恨极了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对她吼道,“沈如画,你是脑子进水了吗?连我的话都不听了?!” “别碰我!你走!我不要听你的解释,你回去!滚!” 她贪恋他手里的温度,可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在提醒她:不要相信他! 厉绝却将她攥得更紧,一手抓着她的手腕,一手搂过她的腰,将她拥在怀里,“如画,别这样,我们说好任何事都要一起面对的……现在你更不能推开我,别这样,如画。” 沈如画激动过后的身体有些发软,被厉绝拖着,脚下无力,半倚在他的身上。 她却努力朝相反的方向退缩,“你放开我!放了我吧!” 她看着厉绝,眼里是无边无际的哀伤,唯一的希望,就是希望他放手…… 可是,她看见他眼里浮起淡淡的氤氲,渐聚渐浓,凝结成一层薄薄的晶莹,灯光下泛着薄光。 她一度以为是泪,可他却把她紧紧抱进怀里,她想进一步看清,却再也看不到他的眼了…… 她身体僵硬,声音发冷,用胳膊撑在他和她之间,用着蛮力和他抗争,只念着要他放了她,放了她…… 他坚持着不放,她终喊出声来,“你弄痛我了!放开啊!” 而后,一阵大力袭来,她被拉出他的怀抱,并迅速被裹入另一个怀抱,赵晨枫愤怒的声音随之响起。 “姓厉的,你弄痛她了!” 厉绝怀中空空的,怔了怔,面色阴郁,“赵晨枫,放开她,她是我的女人!” 赵晨枫恨恨冷笑,“从今天起,她就不是你的女人了!”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,轻易地将厉绝心里的怒焰激发了出来,平日里冷静的他是断不会说出这番话的: “我们是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,慎重地发过誓的,你说不是就不是?!” 可不是嘛,那场订婚宴,赵晨枫也是去了的,也亲眼见证了那一幕,自然也是经历了一番内心煎熬…… 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,他半搂半抱着沈如画,说:“只要一天没领结婚证,她就还不是你的女人!” 说着,他将沈如画更紧地揽入了自己怀里。 沈如画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,好似溺水之人攀附着救命的浮木一样,生怕一个松手就摔在地上,所以是本能地攀附着赵晨枫的胳膊。 厉绝见状,阴沉着脸来拉扯沈如画,并言辞威胁道,“赵晨枫,我再说一次,别碰我未婚妻,否则……” “否则怎样?”赵晨枫挑衅地将沈如画推到自己身后,“难道你想打架?” 厉绝冷哼了一声,算是默认,越过赵晨枫来抓沈如画。 赵晨枫横跨一步,将沈如画推到一边,然后一拳打过去,正中厉绝左颊。 厉绝不曾防备,这一拳打得很重,他的嘴角渗出血来。 沈如画也没想到赵晨枫会真的出手打他,站在一边,一时愣住。 而赵晨枫打上了瘾,指着他怒斥,“姓厉的!你这人面兽心的家伙,我早就想打你了!今天这一拳,我是替如画和沈伯父打的!” 说着又是一拳勾过去,目标是厉绝的眉骨。 这一次,厉绝有了防备,及时躲过,然后反攻回来,一拳打中赵晨枫的鼻子,他的脸立刻挂了彩,血流不止。 若是放在平时,他的拳脚功夫自然是比不过厉绝的,可今天他就像是涨了气势,发狠一般直冲向厉绝。 两个人在二楼楼梯口旁扭打起来,一会儿撞向这里,一会儿撞到那儿,有好几次都险些从而二楼栏杆处翻撞了下去。 沈如画怕两人摔下去,赶紧出声阻止:“住手!都住手!别打了,听见没有,你们都别打了!” 刘婶和小琪听见响动,都赶紧冲了进来。 “哎呀,赵家少爷,你倒是住手啊!” “厉先生,别打了,你们这样很危险的!” “快来人啊,快分开他们俩,哎哟喂,这可太危险了!” 屋子里吵吵嚷嚷着,两个人却是打得越来越激烈,越来越难舍难分。 两个男人暗自较劲,谁都不能在沈如画面前输了气势,谁先丢盔弃甲,谁就是弱者,哪怕被打得头破血流,今天都要挣个第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