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我劝你别逼我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44章 我劝你别逼我

沈如画并不是第一次看见他们俩打架,但这一次他们打得实在是太凶狠了,就好像恨不得亲手杀了对方似的,每一拳都打在对方的要害之处。 此时两个人的脸上、身上都挂了彩,鼻子、眼角、嘴角都渗出了血水,看着可怖极了。 她害怕他们如果再继续打下去会出人命,便掏出手机喊道:“都给我住手,再不住手我报警了!” 别说这两人斗到酣处听不到,就算听到了谁又相信她真会报警?别说是吓唬他们的,就是沈如画正叫来了警察,他们也不怕。 但也因了她这句话,两人都升出速战速决的念头,下手也就更狠了。 就在这时,厉绝忽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型手枪来,直抵着赵晨枫的太阳穴说道:“你敢再动一下试试?” 枪里并没有子弹,但太阳穴上的冰凉还是令赵晨枫身子一僵。 数秒后,他发横地说:“我就不信这C城没有王法,你杀了人,还能安然无恙!” 说着,赵晨枫干脆地弯下腰躲开太阳穴上冰冷的枪杆子,然后一把抱住了厉绝的腰。 他将他推着往楼梯道冲下去,眼见着就要将他冲撞下楼,厉绝忽然大喝了一声,用力用枪把手打向赵晨枫的后脑勺。 然后利落地一个扭转,顺势将赵晨枫摔了出去。 “小心!”沈如画大喝了一声,却已是来不及。 眼看着就要摔下楼,赵晨枫下意识地伸手抓了抓,却只抓到厉绝的一边衣角,只听见‘刺啦’一声响,他的身体就顺着楼梯道滚到了一楼。 而厉绝也被他这么一拉,身子倒向另一边,正好撞倒旁边的一个陶瓷花瓶。 哐当一声响,花瓶砸在地上,摔得四分五裂。 赵晨枫就在这哐当声中摔倒一楼,脑袋刚好撞到了墙角,顿时额头上血流如注。 楼下刘婶和小琪都吓了一跳,赶紧上去扶住赵晨枫:“赵家少爷,你还好吧?哎呀,这都流血了!” 赵晨枫还在气头上,没觉得头上多痛,一双眼睛直瞪着厉绝,就要冲上去跟他扭打。 沈如画看见他满脸都是血,也赶紧冲下楼来,抓住他的胳膊大喝道:“够了,晨枫学长,为这种人受伤流血,值得吗?!” 厉绝的黑眸一瞬间暗沉了下去。 这种人?她说他是这种人?是哪种人? 呵,她这是打定主意要跟他划清界限了? 她果真信了赵晨枫的话,而不相信他了吗? 有沈如画这句话,赵晨枫果然没有再冲上去,但依然心中有火,一只手捂着额头上的伤,一只手指着厉绝破口大骂。 “厉绝你这个混蛋!是你自己心里有鬼,就想拿武力来解决问题。哼,我告诉你,我不会怕你的!别以为你有枪就有多了不起!”赵晨枫冷嗤道。 “赵晨枫,我劝你别逼我!” 赵晨枫被他一激,甩开沈如画的手,再次冲上去扭住了厉绝的衣领。 厉绝讨厌被人这样揪住,更何况对方还是赵晨枫,他一拳砸在他左眉骨,赵晨枫被他打翻在地。 打斗再次进入白热化阶段,情势竟然比之前更难控制,赵晨枫爬起来后再次扭住了厉绝,并将厉绝按趴在地上。 厉绝也不是吃素的,居然一个鲤鱼打挺,翻身起来了,并且反手制住了赵晨枫。 之前砸破的那个陶瓷花瓶砸碎了的碎片就在他脚边,他的目光便落在了那些掉落的陶瓷花瓶碎片上。 下一秒,他顺手捡了起来。 忽的,一道娇小的身影飞扑过来,猛地将他推了一下,横在他和赵晨枫之间,“厉绝!你还真想杀人不成?” 是沈如画。 她以为他要用那些陶瓷花瓶的碎片去伤害赵晨枫,所以飞奔过来救他,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赵晨枫的面前…… 厉绝看着沈如画眼里隐忍的泪光,手里拿着的陶瓷花瓶碎片,微微颤抖着。 她到底还是护着赵晨枫的,不过才被人挑拨了几句而已,她就不信他了,他们之间的信任这么薄弱吗? 握着碎片的手微微发抖,厉绝眼中是越积越多的疏离和灰冷。 赵晨枫的额头还在流血,小琪拿来了一张干毛巾,沈如画从小琪手中接过那张干毛巾,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赵晨枫额头上的血。 “不行!血停不下来,必须去医院止血。晨枫学长,我们走!” 她扶起赵晨枫,没有再多看厉绝一眼,往门外走去。 厉绝的身后,有一滴一滴的鲜血滴落,渐渐在地面汇集成小小的一滩。 闻见声响赶过来的阿标看见这一幕,惊呼,“厉少,你流血了!” 他感觉不到痛,也听不到阿标的惊呼,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,唯独浮现出刚才沈如画亲手替赵晨枫拭血的一幕。 在她眼里,竟然看不到他的伤,又或许,她看见了他的伤,却视而不见? 阿标扶住了他,担忧地问:“厉少,你伤在手腕上,必须赶紧去医院,否则会因为失血过多……” 然而,他置若罔闻,只是站着不动,目送沈如画和赵晨枫一同离开他的视线,一直到看不见。 沈如画的手,一直紧紧地搀扶着赵晨枫的胳膊…… “厉少!对不起,是我来迟了,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?看你流了好多血!” 阿标的声音有些发颤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厉绝这个脸色,就好像生命整个抽空了一样。 厉绝的头有点眩晕,沈如画的身影消失后,眼前的景物似在打转,他受伤了吗?他在流血吗?可惜,她看不见他的伤,她只看见赵晨枫在流血…… “厉少,你坚持一下!我马上让人送你去医院!” 阿标紧紧抓着他的胳膊,将他往门外带,但厉绝感觉自己的脚步如同灌了铅。 手腕到整个手臂的部分开始发麻,他这才感觉到隐隐作痛了,但这种痛始终不敌心里的痛,那毕竟是全身最柔软的地方啊…… 他支撑不下去,全身的重量压在阿标身上,阿标不堪重负,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。 刘婶和小琪看见了,都大惊失色,纷纷一同过来扶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