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他受伤了?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47章 他受伤了?

“你想做什么?我怕她精神上受不了,你不要做得太过分!” “放心,我会手下留情的。” 言毕,苏薇没有再多说什么,直接挂了电话。 赵晨枫将手机拿在手里,抬头看了看阳台上的那扇窗,浓眉紧蹙着,眸底划过一抹冷冽的寒光。 沈宅,二楼。 沈如画把自己关在卧室里,关了手机,掐断所有和外界的联系,只为审视自己和厉绝之间的关系。 不管有多少痛,生活总是要继续。 至少她还有爸爸,还有阿诺,不是只有一个厉绝,她的身边还有很多善良的人,和美好的事物…… 隔日,她打开阳台上的那扇窗,看外面阳光灿烂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。 然后,微笑面对未来的一切,当然还包括给她带来无尽痛苦的厉绝。 打开手机开了机,一直震动不停,不到二十四个小时,无数个来电提醒,无数个短信,全都一一显示在屏幕上。 这其中,出现的名字最多的当然是厉绝,数不清有多少条他的来电,她蹙眉思索了两秒,还是打开了信箱。 立刻地,屏幕上出现了无数条厉绝的留言: ——如画,你还在生我的气吗? ——如画,不要不理我,看到信息给我回电。 ——如画,我很担心你,你给我机会解释好吗? ——如画,有什么话我们静下来好好谈谈,别和我冷战好吗? 看着看着,眼圈就开始模糊起来,她索性不再看,而是给他回了个电话。 铃声只响了一下,对方就接了,那边传来他急切的声音,“如画!如画是你吗?” 她稍稍沉吟,声音是刻意的冷漠,“对,是我,你找我?” 他似乎松了一口气,“如画,我给你电话,你怎么关机了?你在家里吗?有没有怎样?你听我说,我……” 不待他把话说完,沈如画忽然打断道:“厉绝,你现在在哪里?” “如画,你是在家还是在学校?我马上来接你!”今天他说话的语气和平时的沉稳冷静不同,每一字每一句都透着热切和焦急。 沈如画正要说话,却忽然听见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女人的声音:“阿绝,你要去哪儿?医生说你因为脑震荡还不能乱动,更不能开车。” 是……苏薇? 等等,她刚才说,厉绝在医院? 这头的沈如画微微一怔,下一秒,脱口而出:“你在医院?你受伤了?” “我没事,一点儿皮肉伤,你要来吗?我马上让阿标过来接你。” 她默了默,尽量让自己不要着急,刻意摆出一副冷漠的姿态:“不用了,我自己去医院找你,你在哪家医院?” 他听了很开心,“我在距离沈宅不远的那家市第三人民医院,你直接到住院部,四楼,28床。” “好!”沈如画很干脆,操上包包,搭了一辆车,往医院赶去。 刚才听他口吻很高兴的样子,其实他不知道,她去找他,不是和解,更不是原谅他,而是要和他摊牌的。 到了医院,她果然直接上了四楼,找到28床。 她不知道的是,厉绝老早就想来找她了,是苏薇叫保镖把他看住,不让他出门,他才没办法见她。 倘若是在平时,他身体没受伤的时候,对付这些保镖是没问题的,况且他才是他们的老板,他们不会真的把他怎样。 可这次不同,他脑袋受了脑震荡,动不得,一动就觉得脑袋昏得厉害,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了。 不能出门,就只能干巴巴等着她的电话。 他给她打了不下一百个电话,不下五十条短信,她都没有任何回应,他恨不得冲出去找她。 但他知道,她肯定还在生气,如果他硬要去找她,她也是不会见他,不会听他的解释,所以他除了等,还是等…… 现在她肯定主动打来电话,一定是消了气,想通了,愿意跟他沟通,听他的解释了。 见沈如画进了病房,他欢喜异常地掀开被子,并拔掉手上的点滴,迎了上去。 沈如画刚走进病房的时候,整个人就怔住了,她看见厉绝额头上还缠着纱布,左手上包扎了绷带,另一只手腕上还打着点滴,看起来伤得比赵晨枫还要重。 怎么回事?他受伤了吗? 之前听说他在医院,她还在纳闷,心想他怎么会去医院,现在看来他好像在和赵晨枫的打斗中,伤得不轻。 眼底,是掩饰不住的心痛和担忧…… 厉绝一垂眸就看见她眼底的神色,浅浅地笑了笑,眸子里永远是看不懂的意味,“你终于看见我的伤了,心疼了吧?” 口吻,说不出的哀怨。 沈如画闻言,冷不丁打了个激灵,赶紧正色道,“谁心疼了,厉绝,你受伤是你活该!你……” 不待她把话说完,厉绝忽然一把将她狠狠抱入怀里,似揉带搂,紧紧地拥着她,侧脸在她头发上不断厮磨,温热的唇瓣零星地落在她的头发上,嘴里喃喃念着。 “如画,你终于来找我了!吓死我了,丫头!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。” “……” 沈如画呆滞在原地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她以为那天她说出那些残忍的话,伤害了厉绝后,他应该是很生气的,可现在,他却只字不提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。 他的怀抱还有着他固有的气息,混着淡淡的烟草味儿,和她熟悉的小苍兰古龙香水味儿,就是这种味道让她悸动,让她心魂不依…… 可是,她今天不是来回味这个怀抱的,她必须拒绝这份诱惑! 沈如画轻轻推开他,让自己强行带离他温暖的怀抱,脸上如笼寒霜,“厉绝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 他淡淡地勾唇,没发现她的异样,上前揽住她的纤腰,带着她坐在病床边沿,“这么巧,我也有话跟你说。” 她对他要说什么一点兴趣也没有了,他除了翻来覆去的解释,还能说些什么? 她不想听! 她更想知道的,是另外一件事。 她强硬地拉下他搁在自己腰际的手,正色道:“厉绝,你就直说吧,我爸是不是被你藏起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