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丫头,你真是越来越懂我了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48章 丫头,你真是越来越懂我了

她思来想去,怎么都觉得不对劲。 为什么爸爸这么多天都找不到?如果是他指使手下人,策划了这一切,欺骗了她和爸爸,那么,爸爸一定是被他藏起来了! 厉绝脸色一怔,旋即恢复了惯常那副玩笑似的态度:“如画,你又胡思乱想了不是?我怎么会把沈伯父藏起来,他可是你爸,是我未来的岳丈,我怎么会害他。” “如果不是你,会是谁?” 沈如画有种强烈的无力感,她很想相信他,可所有事的矛头,似乎都直指他。 只觉得再多说一句都累,便如谈生意一样,跟他谈起了条件。 “厉绝,说实话吧,你是想要我家那块地对不对?好,我给你,我只想把我爸找回来,你把他还给我,求你!” 厉绝的脸黑沉了下来,双拳紧握着,良久,才缓缓松开。 唇角浮起她熟悉的笑,他斜斜地勾起唇角,说:“我只要一样东西。” “什么?” 听他口气有所松动,她也松了一口气,只要他肯答应,要什么都可以! “你!”他看着她笑,信心满满,自在悠然。 她一听就火了,这个混蛋,原来是在跟他兜圈子,开玩笑! “厉绝!我在跟你说认真的!” 他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大最大的大笑话:“认真?如画,你当真怀疑是我藏起了伯父?你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,就知道赵晨枫说的话是不是假的!” “……” 沈如画也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信谁,可她在宋怀忠那里见到的都不是假的,那些可都是实打实的证据。 就在她徘徊不定时,厉绝笑着拥住她,将她拉到自己面前,伸手轻揉着她的头发,柔软的顺直长发,摸着觉得很柔软。 “丫头,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,你怎么能不信我?” 他一边说着话,一边吻着她的耳垂,大掌握住她一侧柔软,技巧娴熟,哪怕是自己还在受伤住院,那些流氓事儿依然做得自然熟练。 这个流氓! 沈如画俏脸一红,即刻恼羞成怒。 她愤怒地挥开他的手,真想再扇他一耳光! 而她的手机却响了,她抽出手拿出手机,垂眸一看,是沈诺的打来的。 自从上次沈诺在学校被同学们欺负,她对沈诺的关心比平时更甚,所以绝不会漏听他任何一次电话,生怕自己错过一次,他就会出事。 但,她还来不及接听电话,厉绝就一把从她手中夺过手机。 他一手箍住她的腰,一手接起了电话,并低声告诉反抗中的她,“别闹,让我跟阿诺通个电话。喂,阿诺,嗯,我是厉叔叔……你如画姐姐?她当然是和我在一起……好,晚上我跟她一起去接你,顺道开家长会!” 什么,开家长会?! 沈如画猛拍了下额头,惊呼一声:“糟了!” 几天前,沈诺就告诉她,期末了,学校要开家长会了,因为爸爸不在家,只能由她代替爸爸去。 这几天事太多,又因为和厉绝闹冷战,她竟然将这件事给忘了! 此时,厉绝已经将手机挂断了,侧过脸来朝她得意地挑眉:“我已经告诉阿诺了,我们这就出发。” 说着,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:“现在是下午两点,家长会四点半开始,现在赶过去正好来得及。” 她听了,更是恼火。 这都什么跟什么?她来找他是摊牌的,不是来讨论什么家长会的! 他越是一副不正经谈事情的态度,就越是让沈如画窝火,她照着他的腰狠狠掐了一把。 “哎哟喂,你这是谋杀亲夫吗!” 他居然叫出声来…… 这个混蛋! 沈如画狠狠地瞪他,而他已经拆掉了脑袋上的绷带,手腕上的点滴针也拔掉了。 他拥着她说:“好了好了,我的乖乖未婚妻,别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,现在先赶去开阿诺的家长会,可好?” 说着,他半拥半抱着她,将她带往病房外。 事情完全和她料想的完全不一样了。 她所预想的情况是严肃的,甚至是痛苦的,她连最坏的结果都想好了。 可是,她怎么样没有想到,他会以这样一副痞痞的态度面对她,竟让她毫无招架之力。 就好比打太极拳,她把所有力气都往他身上推,他却用了一招化骨绵掌,将她所有的攻击,都化为虚无…… 这到底是怎么了! 咬了咬银牙,她狠下心,说出更恶毒的话。 “厉绝,拜托你给我正经一点行不行?你这是在逃避,跟我耍赖吗?你可是堂堂厉氏总裁,要不要这种不男人的方式解决问题?!” 谁知,厉绝眼眉一挑,暧昧横生。 “哦?你想要我更男人一点?好,今晚我就让你试一试我更男人的一面。” 噗—— 她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! 不能跟流氓一般见识! 她咬牙,豁出去了。 “厉绝!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……这么无耻了?你是不是以为,什么事情都可以在床上解决?!我告诉你,我不吃你这一套,你这个……这个靠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大禽兽!” 老天爷啊,原谅她吧,她还是第一次骂人,而且还是第一次骂得这么难听,这些难听的言语都是她从裴佩那里听来的,就连她自己听了都觉得脸上瘆得慌。 不过,谁叫他逼她呢,她也是没办法,才说出这些难听的话。 想到那天赵晨枫骂他畜生的时候,他可是立刻暴跳如雷,冲上去就是一拳呢,现在她依葫芦画瓢地骂他,他该是不高兴了吧? 可是,在她惊愕的表情中,厉绝脸上的笑容放得更大了,箍住她腰的手一点也不放松,另一只手却抓住了她的小手,放在某处突起上。 邪恶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声道,“丫头,你真是越来越懂我了。” 轰—— 脸色倏然一红,她像是触电一般抽回自己的手,表情从怔然到羞愤,从羞愤到震怒,从震怒再到后悔……好一个山路十八弯! 她努力把心里那种揪心揪肺的痛给抓回来,想和他严肃认真地再谈一谈,却被他重又紧紧地抱住,并颠了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