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我就是出来打酱油的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52章 我就是出来打酱油的

见她脸色松动,厉绝又说:“既然你也是这么想的,就不要推我走了,让我也尽一份力好不好?再怎么说,阿诺跟我还算亲近,有我帮忙照顾他,你也会轻松不少。” 还别说,除了她,阿诺最听厉绝的话了。 两人正说着话,沈诺又从客厅里跑了出来,帮着阿标把书抱进屋里,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。 小家伙还跑到厉绝的身边,问:“厉叔叔,谢谢你给我买的书,今天我非常高兴!” “还叫我厉叔叔呢?你是不是该改口,叫我一声姐夫了?” 沈诺立马甜甜地喊了一声:“谢谢姐夫!” “阿诺乖。” 看着这一幕,沈如画的心软得一塌糊涂。 沈诺忽然仰着小脑袋,好奇地问道:“姐夫,你还没告诉我,你的脸上为什么有这么多伤啊?你是不是跟人打架了?” 厉绝扬了扬眉:“可不是嘛,你姐差点儿被坏人骗走了,你姐夫我一生气,就跟人打了一架。” 沈诺闻言,小脸一横,捏紧拳头说:“敢欺负我姐,我打他!” 沈如画:“……” 不得不说厉绝真是太狡猾了,拉上天真可爱的沈诺做帮手,偏偏沈如画最吃这一套,看见沈诺那张无邪的小脸蛋儿,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 如此,厉绝算是软磨硬磨,赖着进了沈宅。 进了客厅发现管家刘婶不在,小琪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着,沈如画问她刘婶去了哪里。 小琪说:“刚才刘婶接到家里的急电,说是小孙子出了点状况,得马上回去一趟,所以今天的晚饭只有我来做了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“那我帮你吧。” “那怎么行,你得陪小少爷做作业呢,还是我来吧。” 两人正推拒着,忽然一道低沉有力的嗓音说:“算了,你的厨艺不精,只怕帮不了小琪的忙,还是我来吧。” 说着,某人已经熟门熟路的进了厨房,还主动操起了围裙,系在自己的腰间。 从背后看,正好能看见他后脑勺上的伤口,小琪怔怔地看着,用胳膊肘拐了她一下,说:“二小姐,你去帮帮姑爷吧,这可是增进感情的好机会。” “谁跟他……” 话音未落,小琪轻轻一推,就将她推进了厨房里。 哗啦一声响,小琪很快关上了门,将里面的两个人关在了厨房里。 沈如画:“……” 真正两个人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后,她忽然觉得好尴尬,抿了抿唇,下意识地逃避,“厨房里好像没酱油了,我去超市买。” 她说着就逃似的走出了宅子。 一个人闷头闷脑地走在前头,却忽然听见旁边有引擎声,刚回头一看,保时捷便稳稳当当地停在了她的脚边。 车窗滑下,厉绝英俊的面孔出现在窗口。 “上车,我送你去超市。” 沈如画:“……” 他还真是阴魂不散…… 脑子里立刻蹦出这个词来,沈如画一下子来了脾气,她懊恼地回头瞪向他:“厉绝,我就是出来打酱油的,你有必要跟我跟得这么紧吗?” “噢,我也是顺道出来买米的,你家没米了,打电话给你,你又不接。” 她愣了一下,摸了摸身上的包,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出门。 没辙,只好乖乖被他载去附近的超市。 其实离得最近的一家超市并不远,也就一两分钟的车程就到了,面积也很小,但所需的东西一应俱全,油盐酱醋茶,都可以在里面买到。 沈如画自顾自地选了不少东西,付了钱出来后,又自顾自地走在前头,打算徒步走回去。 厉绝却跟她并肩而立,从她手上夺过那几包塑料袋,并用另一只手拽住了她的手腕,他加重手上的力道防止她挣脱。 “跑这么快做什么,老板多补了你钱不成?” 她嘴角一抽,狠狠瞪回去。 超市老板投来迷惑的眼神,沈如画赶紧摆手:“别听他的,他开玩笑,你没补错钱。” 为了以示‘清白’,还将手里的钱摊开来给超市老板看,确定事了,她这才悻悻地离开,脸蛋儿上瘆得慌。 等厉绝带着她来到车门边,她甩了甩两人紧紧相扣的双手,憋着气质问他:“厉绝,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 厉绝一手拽着她乱动的手,一手发动了引擎:“开车呢,别乱动。” 她果然没动,但唇抿得很紧,就像是在赌气。 等到了家门口,车子停进了车库,手刹放下,沈如画就开始用左手去掰他的大手,却怎么也掰不动。 他蹙紧了眉头,回头紧盯着她的眉眼,紧了紧,富有磁性的声音沉沉地,透着几分不悦:“刚才我们不是已经达成共识了吗?” “并没有!” “那你的意思是,你是迫不得已?” 沈如画看着厉绝霸道强势的模样,手被牢牢地攥着,有些话酝酿了好久,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口。 “厉绝,趁现在没人,我们正好谈一谈。” “哦,好啊,你想谈什么?又是悔婚的事情?我不答应。” 他立刻否决,不给她一点反驳的余地。 就知道他会立刻否决,沈如画抿了抿唇,说道:“你不答应,是因为我家那块地吧,我不是说了吗?我可以给你,但是还请你把我爸还给我。” 看来她是在自己脑袋上盖了一个反派的戳,厉绝气结,但面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怒气,反而说:“那我说我不要那块地,只要你呢?” “你……” 沈如画觉得很无力,怎么绕来绕去,又绕回了原地去了呢? 他清隽沉郁的脸色在看到她气恼的脸,大手捏了捏被他攥着的纤纤细指:“好啦,进去吧,阿诺还等着我们做晚饭呢。” 沈如画不说话,也没有下车的意思。 “不下车?等着我抱你下去?” 说着,他环视一圈车内,忽然挑眉说道,“话说回来,我买这车这么久了,还没试过车震是什么感觉。”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,突然觉得厉绝有些不可理喻,偏偏还冷着一张脸,说得却是满口的流氓话,脸皮真是太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