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我不要你们分手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53章 我不要你们分手

她恼羞成怒,伸手就去推他。 却被他一把拽住手腕,顺势拽了过去,她惊呼了一声,跟他推搡着,却不小心碰到他受伤的那只手腕。 “嘶——”他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。 她愣了半秒,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很痛吗?我……” 突然语遏,她怔住,隔了几秒后又开始后悔。 只是脑子里一瞬间的反应,完全不经大脑就表现出来了,也正是如此,她才更加懊恼,骂自己怎么这么白痴。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? 果然,厉绝淡淡地勾唇:“我就知道,你还是担心我的。” “谁说我是担心了,我只不过是怕弄伤了你,你要找我讨要医药费而已!” 她气咻咻地说着,用力从他手中抽出手来。 解释也是白解释,越描越黑,他低低笑了一声,欺上身拥住她,她涨红着脸,退拒他,却发现越推,越被他拥紧在怀里。 厉绝轻捏了一下她的脸蛋儿,说:“都这么大个人了,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耍脾气?好了,别生气了。难不成你还真想跟我来一次车震?” 轰—— 沈如画恼羞的面红耳赤,抬手猛地推开他:“厉绝,你也太无耻了!你到底想要怎样?悔婚你不要,赶你也不走,你就是想折磨我是不是?” 厉绝闻言,脸色一沉。 正想开口,忽然听见一道小小的声响仿佛受了偌大的惊慌,颤声声地问:“如画姐姐,你不要和厉叔叔结婚了吗?” 两个人均是一惊,沈如画第一时间下了车。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,沈诺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腿,“如画姐姐,你是不是要和厉叔叔分手?不要啦,我不要你们分手,你们说好要一起陪我的!” 她在沈诺面前蹲下,轻捏了捏他的脸蛋儿,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“我……” 沈如画忽然紧紧地抱住她的颈脖,哭丧着脸说,“如画姐姐,你和厉叔叔不要分手好不好?我最喜欢厉叔叔了,你和他分手的话,以后都没有人陪我玩了。” 沈如画听得鼻头发酸。 她抬手抱住他的双臂,安慰道:“没有厉叔叔,不是还有姐姐陪你玩吗?以后,姐姐还可以带你多结交些小朋友,让他们陪你一起玩,好不好?” “不要不要!我就要厉叔叔!” 沈诺在她怀里扭来扭去。 “你听我说,阿诺,我和你厉叔叔之间,出了一点问题,你听话,姐姐……” 她尽量地放低音量,把话说得尽可能的委婉,然而沈诺不给她任何机会说下去,嚷嚷着:“不要就不要,我就喜欢厉叔叔做我的姐夫!” 语调,执拗而委屈。 沈如画沉默了片刻,沈诺像是意识到什么,不安地用小手攥紧她的衣角。 “沈诺,今天我们先不说这件事。”她捧着他的脸,望着他那双又黑又大的眼睛,“要不这样,我们先进去,你不是说肚子饿了吗?我和厉叔叔一起为你做顿饭……” “不要!”沈诺忽然扯着她的衣服,小脸上有愤怒也有伤心,“是不是过了今天,下次厉叔叔就不来了?我不要,我不要嘛!” 说着说着,又是眼泪汪汪了。 沈如画望着哭成泪人儿的沈诺,死死地拉着她不撒手,满脸都是抗拒和不安。 如果可以,她并不想把沈诺也扯进来,毕竟这还是她和厉绝之间的事情。 但是,沈诺对厉绝的喜爱程度,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,当听到一丁点的风吹草动后,他就剧烈的反抗,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之中。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,厉绝已经下了车来,说道:“小家伙,你哭什么哭呢?你姐姐确实是在跟我闹分手,但那是说着好玩的。我怎么可能跟你姐姐分手呢,是不是?” “真的吗?” 沈诺眨着一双泪眼花花的眼睛,又惊又喜地问道。 “当然。” 此时的厉绝,恰好也能理解沈诺内心的孤独。 沈诺的经历就像是他童年的一面镜子,虽然有着傲人的家世,从小就锦衣玉食,却弥补不了对亲情的渴望,说到底,他也不过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。 也是这个原因,所以他才格外亲近他,想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让他少一些缺憾。 厉绝回头看了身旁满脸为难的沈如画,凑上脸在她耳根。 他用极小的音量,悄声跟她说道:“善意的谎言都不会吗?难道,你真想伤了阿诺的心?让他这么小就得了那个什么抑郁症?” 厉绝眼神幽深地盯着她,以为这样就能让她心软,让她改变主意。 “我……”她很想反驳,但衣角被拽得紧紧的。 低头一看,沈诺瞪大了双眼,眼底有惶恐,有惧怕,有不安,就像一条即将被抛弃的小狗。 “阿诺……” 她眼眶一热,还没说下去,沈诺就突然放开她往大马路上一坐,蹬着双脚嚎啕大哭起来。 “我不要嘛,如画姐姐,你骗我!我就是喜欢厉叔叔嘛,现在爸爸不在,你还不让厉叔叔陪我?我不要不要!” 小孩震耳欲聋的哭声响彻了整个街道,越来越多的路人聚集过来,对着沈如画指手画脚。 “这是怎么了啊?小孩子哭得这么伤心,当姐姐的怎么就这么狠心呢?” “可不是嘛,这么冷的天,还让他坐在地上哭,真是够了!” 沈如画受不了责备的目光,伸手奋力地将沈诺从地上抱起来:“好了,姐姐答应你,不会和厉叔叔分手,这样总行了吧?” 沈诺脸颊上没有泪痕,刚刚只是干嚎而已,但一双大眼睛红红地,小嘴瘪着,欲哭不哭的样子。 他的手臂牢牢地圈住沈如画的脖子,贴着她脸颊的小脸很快就湿了,沈如画只觉得脖子间有液体滑过,滚烫的温度让她的双臂紧了紧。 “好了,别哭了,你肚子也饿了吧,我这就和厉叔叔回去做晚饭给你吃,好不好?” “嗯。” 沈诺重重地点头,但眼角还有泪珠儿掉下来。 无声的落泪是一种极具杀伤力的武器,比撒泼嚎啕大哭更来得让沈如画动摇心底的决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