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果然是一副好皮囊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57章 果然是一副好皮囊

她随手一挥,拍开他的手。 “要你管!” 她嘟囔了一句,脑袋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了。 三小罐的啤酒倒是不至于让人立马醉过去,但还是会麻痹人的神经,会让人的意志力变得涣散。 她将最后一个啤酒罐丢进垃圾桶时,一阵困意袭来,她撑着案台往客厅的方向走,却忽然发现两腿都有些发麻。 一个不稳就要跌倒,胳臂肘却被一股遒劲的力道托住。 “当心。”他低沉的声音拂过她的耳畔,手已经搂住了她的腰。 沈如画整个人撞进他结实的胸膛里,她的双手搭在他的手臂上,额头蹭着他的胸口,双手又下意识地推着他。 可是她的力量怎么能跟他抵抗?反倒被他紧紧拥住。 沈如画懊恼地抬起头,眼神有些迷离,看到的是厉绝在橘色灯光下忽明忽暗的俊脸,看不清他眼底的深意。 只隐隐听见,他的声音几乎是贴着她耳朵。 “丫头,你是不是在故意勾引我?” “嗯?” 醉意微醺,她没太听清,视野模糊。 酒精总是能让人陷入意乱情迷的幻境里,更容易抛却理智,这几天她一直忌惮的事情早已被她忘到了九霄云外。 此时此刻,眼前看到的只有厉绝那张倾城俊颜,就有些按捺不住心头的悸动,伸手想要去摸他的脸。 而事实上,她也确实这么做了。 她像平常画画那般,伸手抚上厉绝的脸廓,指尖从他那双好看的剑眉开始,一点点地往下描画着他好看的眉梢和狭长的眼角。 她的手心贴着他瘦削的脸颊,当摸着他的眼睫毛时,沈如画心底忍不住腹诽。 “果然是一副好皮囊,老天爷真是格外偏爱啊,连眼睫毛都比女人的还要长……不公平,真是太不公平了。” 咂咂嘴,她又是一阵摇头一阵感慨,低低呢喃:“我才不要找这样的男人呢,太容易招蜂引蝶,不适合过日子。” 厉绝哭笑不得,低头看着她红彤彤的脸,攥住了她的手,握在手心,细细地摩挲。 他捏了捏她柔软的手背,凑近她的耳朵,压低声音问她:“我里里外外都是你的人了,我不跟你过,跟谁过?” “额?”沈如画迷茫地应着。 脑子晕乎乎的,只觉得一股专属于男人的烟草味和洗发液的香味袭来。 她把头枕在他的肩头,休闲服柔软的面料摩挲着她鬓边的发丝,混着他低缓的嗓音发出细微的窸窣声。 忽然脚下一软,她打了个踉跄,整个人都往地上坐下去。 厉绝赶紧抱住她下滑的身子,然后拖着她站起身来,“是不是困了?我带你回卧室去休息,好不好?” 他的声音带着呵护,口吻体贴又温柔。 沈如画的脑子有些不清醒了,渐渐地放下警惕,闻着他身上的味道,脑袋更晕乎乎的了。 可心里还有个抗拒的声音,提醒她要远离他,不要信他,千万不要被他的糖衣炮弹麻痹了。 思及此,她闭着眼摇了摇头,口齿不清地喃语,“不用,我自己上去,我还要去看看阿诺……你别抱我……你放开我……” 说着,她就动手去推开他,推了几下都没推动,反而被他抱得更紧。 沈如画被迫贴近他,蹙眉,迷迷瞪瞪地问:“你干什么?” 当啪嗒一声厨房的灯被厉绝关掉时,他突然低下头,顺势揽紧她的腰,四唇紧紧地贴在一块儿。 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越来越大,他的吻犹如一股电流窜入她的大脑,一点点地沿着她全身经脉扩散,似要焚烧她成灰烬。 沈如画就像是被惊吓到的小猫,往后缩了缩脖子。 下一刻,他却已经追逐而来,逼得更紧。 清冽的男性气息窜入鼻息里,带着干燥的烟草味,令她的脸颊红如熟虾,从脊梁骨里传来一股战栗感。 但还来不及抵抗,扎着长发的皮筋被他顺手摘掉。 一头乌黑的墨发柔顺地披在肩上,映衬着她干净而又甜美的五官,在烟火璀璨的夜晚格外迷人。 她几乎是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,晕沉沉的大脑里理不出一点头绪来。 厉绝眼底多了一抹幽邃,他搂着她的肩,低头在她耳边说:“回去睡了吧,我抱你。” 低醇的嗓音犹如最甜蜜的红酒,让她迷醉,湿热的气息徐徐地落在她的耳垂上,沈如画本能地别开头想要躲避,还没有彻底沦落为一个酒鬼。 “我自己上去。” 他说:“说什么胡话,连路都走不了了,你自己怎么上去?” 她依旧摇头,抗拒地推他。 “不用……” “那好吧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 说着,他索性松开放在她腰际的手。 没有了支撑,她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去,他及时搂过她护在怀里,并笑着嗤道:“行了吧,别逞强了,还是我抱你上楼。” 下一秒,他直接弯腰抱起了她。 沈如画被厉绝抱着,微微挣扎了几下,并没有多少实际的意义,最后还是只得放弃,任由他抱着自己。 他搁在她腰上的手却加了些力道,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肩上,低下头时薄唇像无意间扫过她的额头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了?” “头有点儿疼……没事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她喃喃地说。 沈如画的脑袋胀痛着,被人占了便宜也没察觉,只想尽快回屋睡觉。 厉绝小心翼翼地抱着她,一步步上了楼梯台阶,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卧室的门,将她抱了进去,又将她轻放在床上。 后背一旦挨着松软的床榻,她就下意识地将身体完全放松了下来。 谁知,身体这么一放松,心中原本紧绷的一根弦也就彻底的放松了下来。 随之猝不及防地,厉绝又一次重重地吻了下来。 一开始她还能勉强推拒,后来毫无招架之力,再后来索性放弃,被厉绝掀起的浪潮彻底淹没…… 清晨淡淡氤氲的光辉在窗外若隐若现,星星点点地洒在卧室里。 后背传来的温度越来越真实,沈如画的瞳孔渐渐聚焦,清醒过来的那一刻,她感觉到一股凉意窜入被窝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