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 好明显的熊猫眼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58章 好明显的熊猫眼

顿时清醒了不少,垂眸一看,自己正窝在男人的怀里。 她想不起来睡着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,至少不记得在厨房里喝过啤酒后所发生的事情。 努力回想,脑海里只浮现出他好看且越凑越近的俊脸。 她抬手抚上厉绝好看的脸部轮廓,然后一点点往下摸他的脸,再然后他弯下头亲了她……可是亲着亲着怎么就到她的房间里来了? 而且,他还睡在她的床上?! 全身上下每一寸都是酸痛难忍的,散落一地的衣物也提醒着她,喝醉了酒后她跟厉绝只是回到卧室里来纯聊天。 顿时,想死的心都有了…… 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声已经停歇了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的清新气味。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动了动,伸手想要去掰开他的手。 身后的男人依然没有睁开眼,却察觉到她的意图,收紧双臂,往自己胸前一揽,他暧昧暗哑又带了些许慵懒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。 “还没要够?” 沈如画先是一愣,待明白过来他的意图后,双手开始剧烈的挣扎。 厉绝往她后颈窝里蹭了蹭,新长了一圈胡茬的下巴搁在她光滑的肩头,“真是个要人命的小妖精。” “谁说我想……” 轰—— 沈如画恼羞成怒地反驳,下一秒却不敢再乱动。 他犹如一头觉醒的雄狮,强硬而又尴尬地抵住她,胁迫得沈如画的脸颊顿时一片绯红,“你……混蛋!快放开我!” “小妖精,又开始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了是吧?” 他把她搂紧在自己的臂弯里,冒着胡茬的脸深埋在她的后颈窝里,深深吸了一口气,贪恋而又痴迷。 “我要起来了,你松开手!” 沈如画剧烈地推搡着,却被他压了回去。 “嘘,丫头,安静点,我知道你还不够的。” 说着已是欺身而下,她的反抗声被瞬间淹没…… 不知道过了多久,落地窗外已经显出一片鱼肚白,激情过后两人都有些疲乏了,静静地喘着粗气。 沈如画侧头看着窗外,有些怔怔走神,而厉绝体贴地拨开她脸颊上的湿发,亲了亲她的额角。 她懒得动一下,别开脸不看他。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子算什么,迷茫之余更多的是空虚,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和他纠缠下去,可这又算什么?她还对得起爸爸吗?! 沈如画一次次忏悔着,懊恼着,抵触着这一刻事实,不太愿意相信这会是自己做过的事情,但厉绝的气息绕在她周围散不去。 她气恼他的无耻,更气恼自己的不坚定。 厉绝去浴室洗了个澡,出来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,他走过去接起电话。 “对,我还在沈宅……不用,待会儿我直接开车过去,还可以顺道送如画和阿诺去上学。” 说着,厉绝看了一眼背对着他,连动都懒得动一下的小女人,说道:“我可能稍微晚一点到,让秦卫先主持早会秩序吧。” 沈如画立刻猜到,应该是阿标打来的电话。 她一下子坐起来:“谁答应让你送了?我家有司机。” 说着把他一推,她翻身就要去洗手间。 刚走出了两步就被他拽住,厉绝从背后贴上来,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上,“还生气?” “这不是生不生气的问题,而是我们之间还有些原则性的事情没有解决好。厉绝,你……”说到一半,对上他那双深沉黑眸,沈如画心底还有一丝丝地慌张。 ‘放过我’三个字还没脱口而出,就被他审视的眼神生生堵了回去。 厉绝直勾勾地看着她,也有些恼了,略略硬着声问:“我厉绝不允许,你敢再说悔婚一个字?!” “……” 沈如画在他的逼视下,虽然不说话了,但眼底的恼意比之前更甚。 一时间两个人之间有些冷场。 看她恹恹不说话的样子,厉绝心底莫名地又开始烦躁和愤懑,原本到嘴边的话全咽了回去。 舍不得骂她,放柔了声音道:“还不起床,今天打算迟到?” 她抿了抿唇,乖乖下了地。 吃早饭的时候,沈诺一边喝着碗里的粥,一边眨巴着眼睛盯着沈如画的脸看了又看,直看得她头皮发麻。 “阿诺,你看什么呢?赶紧吃饭,想迟到啊?”沈如画一边催促着,一边又夹了一只煎饺到沈诺的碗里。 沈诺两口吃掉一个煎饺,嘴里含糊地说:“如画姐姐。” “嗯?” 小家伙今天的情绪明显比昨天好多了,但话一多起来,就不乖乖吃饭了,这让沈如画禁不住蹙起了眉头。 她耐心地听着,只听见沈诺说:“你昨晚上是不是没睡好啊?” “额?怎么知道?”沈如画愣了愣,想起昨晚上被厉绝狠狠要了好几次的画面,脸颊不自觉地发烫。 “你看看你,好明显的熊猫眼。” 沈如画抽了抽嘴角:“……” 她睨了一眼餐桌另一头的罪魁祸首,心里是又气又恼,却又无法发泄。 吃过早饭,沈如画就催着沈诺去坐自己家里的车,谁知某人只说了一句:“阿诺,走,去坐我的车,我送你和你姐去上学。” “欧耶!姐夫送我去上学咯!” 沈诺高兴坏了,根本没注意到身旁的沈如画正对他使眼色呢,他欢天喜地地背上了小书包,手里提着餐盒,直接坐上了厉绝的车。 沈如画杵在原地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气恼得直跺脚。 偏偏什么都不知道沈诺,从车里探出脑袋来,朝她挥手道:“如画姐姐,你快点啊,再不走,我就要迟到了!” 没辙,她只好提着包坐上他那辆保时捷。 炫黑色保时捷缓缓驶出沈宅,跟一辆迎面开来的雪佛兰交错而过。 沈如画半降下车窗,偏头望向外面,不去看驾驶座上的男人,而那辆与他们的车相错而过的雪佛兰却突然停下来。 赵晨枫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,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,抬头看向后视镜里驶远的保时捷,神色阴翳。 该死的厉绝,简直像一张狗皮膏药,怎么甩都甩不掉! 莫非,真的要像苏薇说的那样,要下一记猛料,才能甩得掉他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