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如画,我有沈伯父的消息了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59章 如画,我有沈伯父的消息了

沈如画一整天的状态都很不好,就连裴佩都发觉了。 见她手里的拿着的笔根本没动,画布上什么都没画,她不禁蹙了蹙眉,伸手探向沈如画的额头。 “没发烧啊,这是怎么了?脸色看起来也很差,如画,是不是厉绝又欺负你了?” 自从陪着沈如画去了学校的咖啡店,亲耳从宋怀忠嘴里听说那些事,她的心情跟沈如画一样,就像是坐了一次过山车。 此刻提及厉绝,沈如画脸上果然出现一秒的默然,裴佩就猜到一定是因为厉绝,沈如画心情不开心了。 “说实在的,我真的不相信晨枫学长说的那些话。我看厉绝对你真的很用心,虽然很多人都说他是一个唯利是图的男人,可我觉得他不是。” 言毕,裴佩蹙着眉头,视线又瞥向沈如画颈脖上的那根项链。 “再说了,他都送你一根天价项链了,这条项链怕是也值好几百万了吧?厉绝不至于为了得到你家那块地,而花血本投资这条项链在你身上吧?” “我不知道。” 沈如画摇了摇头,是真的一筹莫展。 她习惯性地摩挲着胸口的那串项链,因为紧挨着身体,那串项链已经被她的体温熨得反暖。 她想起当初他送这串项链的初衷,是为了定位她的行踪,保护她的周全,现在一切看在眼里都变了味儿,心里莫名的酸楚。 好在这一天有满满八节课,一直上到下午六点,又因为是期末了,她无暇顾及太多,只一门心思专注在学习上。 下了课,收拾好书包,外面天色已经变暗沉了下来。 她急着赶回家,想着能多陪陪沈诺,却在这时候接到赵晨枫打来的电话。 不知道他又会带来怎样的惊涛骇浪,沈如画下意识地犹豫了片刻,但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。 “喂,晨枫学长?” “如画,我有沈伯父的消息了!” “什么?” 电话那头传来赵晨枫急切的声音,“是啊!我刚才看见沈伯父了,有人架着他进了一家酒店,不知道是做什么去了,你赶紧赶过来看看吧!” “真的吗,你看见我爸了?” 浑身一个激灵,沈如画急问,“你在哪里看见我爸了?” “就在时代商圈附近的帝豪酒店!你快点儿赶过来吧,我怕待会儿跟丢了!” “好,我马上赶过去!” 听说有爸爸的消息了,沈如画脑子里什么也没想,挂了电话就径直跑出大校门口。 裴佩远远地看见她招了一辆计程车,离开的方向并不是去往她家里的,便起了疑,赶紧打电话过去。 “如画,我刚才看见你招了一辆计程车,那么着急是要去哪儿呢?” “裴佩,有我爸爸的消息了,听说他在帝豪酒店,我现在就过去看看是不是他!” 裴佩大吃一惊:“真的假的?有伯父的消息了?” 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声音,沈如画匆匆说道:“哎呀,我不跟你说了,裴佩,车上信号不好,我先挂了。” “如画……” 裴佩的话还没说完,电话就被沈如画挂断,话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。 见她那么着急,裴佩禁不住蹙了蹙眉, 一听说有了父亲的下落,沈如画整个人就像是打了个鸡血似的,平时根本舍不得坐计程车的,但为了尽快见到他,她竟然不假思索地招了一辆计程车。 途中,沈如画一直催促着司机快点儿再快点儿,而她的双手一直紧紧地揪紧着,用双臂抱着自己微微抖动的身体。 听晨枫学长的口吻,好像是有人绑架了爸爸,到底是谁?又为什么要绑架了爸爸?老天呢,千万别让爸爸出事啊,千万不要! 沈如画急得都快掉眼泪了,她努力的深呼吸着,来平息自己的恐惧与颤抖,双手却不受控制地哆嗦着。 计程车司机的车速不慢,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,就赶到了帝豪酒店的大门口。 她左顾右盼都没有见不到赵晨枫的身影,就赶紧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。 不一会儿,电话联通了,赵晨枫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:“如画,你到了吗?” “我到了,就在帝豪酒店门口。晨枫学长,我怎么没见到你呢?” “我怕跟丢了沈伯父,就上来了,他现在就在2708号房。如画,你上来的时候小心点,千万别让人发现你了,我担心那些挟持沈伯父的是厉绝的人,万一发现你跟来,恐怕会对你不利。” 闻言,沈如画心中咯噔一跳。 什么,厉绝的人?怎么会…… 心底的迷惑越来越深,可她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帝豪酒店的门厅,银牙一咬,抬脚就往里冲去。 ……………… 此时此刻,2708号房。 房间里,地上一片狼藉,仿佛刚刚经过了一番打斗似的,桌子、椅子还有沙发,房间里所有摆设都不在原本该在的位置上。 赵晨枫挂了电话,凝着屏幕上那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数字,黑眸紧紧眯起。 下一秒,他转身来到茶几前,坐下后,拿起桌面上早就准备好的一把刀片。 左手将其拾起,架于手臂上,赵晨枫有片刻的踌躇。 两秒后,他咬牙轻轻一划,刀片便滑过他精健的肌肉纹理,顿时艳红的鲜血从胳膊上的伤口处涌了出来…… 赵晨枫静静的看着自己胳膊上流出的鲜血,在暧昧的灯光照耀下分外妖艳,然而他却没有做任何的处理,就这么看着血液从胳膊里继续流出…… 染满仇恨的黑瞳变得深邃,直视它仿佛将会掉入深渊,艳红的血染红了他的眼睛…… 燃着的猩红烟头,被抵在伤口处,皮肉发出秫人的吱吱声响。沾染着鲜血的烟头,在瞬间熄灭,诡异得让人不寒而栗。 赵晨枫好像感觉不到疼似的,身体早已麻木。 之所以这么做,只因为他知道,沈如画天性善良,看见他这副模样,一定不会坐视不管。 他要的就是她的怜悯,从未为自己争取宝贵的时间。 虚掩的门外隐隐约约传来急促而又凌乱的脚步声,紧接着有清脆悦耳的女声传来:“你好,请问2708号房往哪里走?” 赵晨枫心中一凝:她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