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死丫头,竟敢躲着他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6章 死丫头,竟敢躲着他!

电话的另一端,厉绝刚刚挂了电话,就收到了沈如画发来的短信: ——厉先生,我手伤还没好,向你请几天假。 他挑了挑眉,只发回去两个字,是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: ——准假。 收了电话,厉绝脑子里几乎可以想象得出一副画面:沈如画抱着手机,高兴得又蹦又跳。 一声无奈的轻嗤从他鼻息间逸出:死丫头,竟敢躲着他! 转动办公椅一百八十度角,他面朝秦卫展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,吩咐道:“秦卫,马上联系沈云道,约他下周一见面。” 秦卫吃了一惊:“厉少,你这是打算投资沈云道的的纺织厂了吗?” 不等他把话说完,厉绝强势地打断,冷冰冰地抛下一句:“哪来那么多的废话!” 默了默,秦卫只好照做。 可他还是想不通,这本是一笔亏本的买卖,精明如厉少,为何要接收这件事?真是太匪夷所思了。 ……………… 几天后,周一。 上完当天最后一堂专业课,沈如画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,说是晚上家里要招待一位重要的客人,让她早些回家。 她刚到家门口,远远地就看见家佣们个个穿戴整洁,就连向来懒散惯了的沈天音,居然也穿上了正装。 还有江雪,一袭藏蓝色旗袍套身,倒是有几分一家主母的样子,还有弟弟沈诺,也换上了小西装,虽说才七岁,但也是小鲜肉一枚。 见她才回来,江雪就催促道:“哎唷,如画,你怎么才回家,赶紧上楼换套干净点儿的正装,待会儿客人就要来了。” 沈如画不免好奇起来:“雪姨,来的是谁啊?” 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就是很重要的客人,你赶紧去换衣服吧。” 沈如画点点头,上楼换了一套洋装,下楼时,正好看见父亲领着一位客人进来了。 远远地,她就听见父亲哈哈大笑的爽朗声音,“厉总年轻有为,见解果然独到。” “哪里,是沈先生过奖了。” 那人的声音倒是清润悦耳,口吻透着谦逊,沈如画隐约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耳熟,便循着声音迎出来。 只见来人穿着一件灰色暗纹衬衣,左臂上挂着同色系的西服,整体感觉干净而优雅,他正跟父亲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缓步往宅子里走来。 再仔细看他的长相,沈如画彻底怔住,整张脸刷地白了。 一颗心狂跳不止,她抬手用力揉了揉眼睛。 不会是她眼花了吧,她看见了谁,爸爸邀请的那位客人,竟然是……厉绝? 沈云道走在前头,看见沈如画错愕地站在门口不动,笑呵呵地开玩笑道,“怎么,看见大帅哥,眼睛都直了?” “爸!”沈如画脸色微窘。 厉绝嘴角噙着一抹高深莫测地笑容,让保镖呈上来一个包装十分精美的点心盒,“不知道沈先生和家人都喜欢什么点心,我自作主张挑了一些。” 一旁的女佣接过点心盒,打开后轻呼了一声。 “哟,这不是二小姐最喜欢的凤梨酥吗?还真是巧了,前两天二小姐还催着让我去给她买凤梨酥呢。” “小琪!”沈如画叱了小琪一声。 厉绝勾着潋滟的眼,斜扫过她泛红的脸。 他眼神犀利,仿佛能看透人的心,无形中给人一种压力,他淡笑着说,“看来,我跟二小姐是心有灵犀一点通。” 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,无法置信地瞪向他。 他这是在做什么?无缘无故找来她家里,难道……是来告状的?不是吧,虽然晨枫学长误伤了他,但他至于这么小气,亲自上门找她算账吗? 厉绝明明看见她眼底满满的迷惑,以及愤怒的小兽,却视而不见,始终淡淡地勾着唇,以微笑回应她。 这时,江雪和沈天音也从屋里迎了出来。 看见俊美的厉绝,沈天音的眼睛都直了,如果不是江雪在旁边拽了拽她的衣角,估计她的嘴边都快流出口水来。 “厉先生,里面请。”作为一家之主的沈云道,走在前面说。 江雪和沈天音也跟着一起进去。 后面,沈如画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,悄悄拽住厉绝的衣袖,并将他拉到角落里。 厉绝挑了挑眉,却没有说话,好像是等着她的下文。 沈如画一阵抢白:“厉先生,你为什么来找我爸?该不会是因为那天,我和晨枫学长冒犯了你,所以……你来告状的?” 他没说不,也没说是,只是嘴角噙笑。 沈如画像做错事的小孩儿,耷拉着脑袋,“如果是,那我跟您道歉,但我请求一个人承担,别去打扰我爸爸,好吗?” “看你平时胆子挺肥,现在倒是担心被你爸骂了?”厉绝终于开腔了。 “不是的,我只是不想让爸爸烦心。”沈如画表情恹恹的,咬了咬唇,解释,“光是工作,爸爸就很累了,我不想惹他不高兴。” 厉绝还是第一次看见沈如画这副担惊受怕的样子,觉得特别有意思,就想故意逗逗她。 他掀了下嘴角:“要不要告状,得看我心情。” 厉绝当然不会这么无聊,来沈家专为告沈如画的状,他是找沈云道谈正事的。 只不过,找到沈云道,多多少少跟沈如画还是有些关系。 两人在书房里品着龙井茶,沈云道表面上看起来不慌不忙的样子,但心里惴惴不安,一直揣测着厉绝来此的目的。 之前,他找厉绝谈投资,都被拒之门外。 想来厉氏那么大,沈家的纺织厂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九牛一毛,不值一提。现在,厉绝亲自找来,说不定是看中了纺织厂的发展前景。 如果是,那真是再好不过。 毕竟,纺织厂已经到了快支付不起薪水的地步。 到底是沉不住气,沈云道扬了扬眉,试探道:“厉总,你是不是已经看过沈氏纺织厂的发展计划了?怎么样,有兴趣投资我们的项目吗?” 厉绝就等着他开口,轻轻一哂:“我厉绝从不做亏本的买卖,既然要出资,就得有赚头,否则,钱就打了水漂。这个道理,我想沈先生也明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