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我对她,从来和利益无关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60章 我对她,从来和利益无关

精瞳一眯,他回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势,忍着剧痛又重重地按压了一下,更多的鲜血流了出来,滴落在地板上。 紧接着他将手机关机,取出电池,随意乱丢在地上。 之后,又以最快的速度,将藏在房间角落里的信号屏蔽器按下,顿时将房间内外的一切隔离开来。 与此同时,房间外的走廊上。 沈如画一边喃喃的念读着那个服务生告诉自己的方向位置,一边摸索着朝着27楼最里面的长廊深处里寻找着…… 最后,她终于看到了2708号房间的房牌号,却惊讶地发现房门是虚掩着的。 怎么回事? 想起赵晨枫说爸爸被人带进的就是这个房间,难道爸爸他…… 心里咯噔一跳,她下意识地就要推门进去,但当手刚刚触摸到房门把手的时候,她又想起赵晨枫说的那句话。 “上来的时候小心一点,我担心那些挟持你父亲的是厉绝的人,万一发现你跟来,恐怕对你不利!” 她有些踌躇,但两秒后,还是推门走了进去。 房间里面没有开灯,光线很暗,因为黑暗,气氛说不出的诡异,似乎还隐隐透着一股血腥气,沈如画感觉到了害怕和恐惧。 四下环看之后,在没有看到任何人的情况下,她小心翼翼地伸手探向灯光开关。 啪的一声,灯开了,她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。 地上一片狼藉,到处是玻璃或瓷器的碎片和残渣,桌子、椅子歪倒在地上,赵晨枫匍匐在落地窗前的一片空地上。 “晨枫学长?” 沈如画吓坏了,因为她一眼看见赵晨枫左胳膊上的白色衬衣,已经被殷红的鲜血染成了红,大颗大颗的血水从他的臂膀里流出来,滴落在地上。 而地上,已经聚集了一小滩的血液! “晨枫学长,怎么了?!” 沈如画一声疾呼,连忙跑过去,将他的身体扳正,“晨枫学长?晨枫学长!你醒醒啊……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?怎么流了那么多的血啊?!” 她垂眸看着他的胳膊上的伤口,那明显是被锋利的刀刃割破的,可他不是来追踪爸爸的踪迹吗?怎么会受伤躺在这里?! 她想要扶他到沙发上坐下,可是刚刚一搬动他,赵晨枫就吃疼地道:“啊——” “天啊,晨枫学长,你怎么了?怎么流了这么多血?” 慌乱之余,沈如画这才想起来给急救中心打电话,她立刻掏出口袋里的手机,准备拨打电话,却被赵晨枫一把给扣住了。 “我没事……只是小伤,死不了人。” 他勉强爬起来,然后在沈如画的搀扶下走到沙发前坐下,“对不起,如画,是我大意了,结果让他们带走了沈伯父。” “他们是谁?” “就是厉绝,是他的人,把他带走了!” 赵晨枫咬牙切齿地说着,“我怕跟丢了他们的踪迹,就尾随来到了二十七楼,可还是被他们发现了。厉绝的那些保镖果然训练有素,也怪我太大意了,以为不会被他们发现,所以……” 抿了抿干涩的唇,他皱眉继续道:“对不起,如画,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点伯父的线索,却被我弄丢了,我对不起你,真的……” “别说了,晨枫学长。其实我也很过意不去,你看看你,流了好多血。”沈如画担忧地说道。 赵晨枫侧低下头,淡淡的看了一眼伤口后,微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没事儿,这是在跟他们搏斗的时候,不小心划伤的……如画,你怎么进来了?我不是跟你说过……千万不要上来吗?万一被他们发现怎么办?” “哦,我看门是虚掩着的,就很好奇,想进来看看怎么回事?还好我进来了,要不然还不知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呢。” 沈如画一边帮赵晨枫解开衬衣检查伤口,一边回应着他的问话。 “不行,我还是先打电话叫急救吧。” 她掏出手机拨打电话,然而,却发现房间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信号。 她正感到纳闷,忽然手臂被赵晨枫抓住:“如画,我真的没事,你要是担心我,就在这里替我简单处理一下伤口吧。” “我?这……好吧。” 的确,看着他手臂上越流越多的血水,如果不赶紧做处理,只怕会流血过多昏迷过去。 她开始小心翼翼的给赵晨枫解着衬衫纽扣,让他尽量不要扯动自己的手臂,此刻的她心无旁骛,只想着赶紧替他包扎伤口。 却没发现,但赵晨枫被转过去后,眼底划过的那一抹精光。 看着沈如画那张离自己咫尺距离的美丽面容,赵晨枫感到鼻腔里流动的气体越来越热:好在她还是担心他的,看见他受了伤,她果然没有置之不理。 这也就表明,他还有希望! 哪怕是一线希望,他也要试一试! ……………… 裴佩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还是不对,但她就是觉得不对劲,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,给沈如画打电话,她又始终不接。 思来想去,她还是拨通了厉绝的电话。 彼时,厉绝刚刚忙完手里的工作,正准备离开公司赶回沈宅,发现裴佩打来电话,他并没有什么犹豫。 “你好,我是裴佩。” 虽然裴佩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,但厉绝隐约觉察出裴佩打来的这通电话还有别的事,“裴小姐,你好,有什么事么?” “我问你,厉绝,你对如画到底是怎么想的?你真的是为了沈宅那块地,才接近她的吗?我告诉你,如画可是个很单纯的女孩儿。” 这头的厉绝拧眉,说道:“如果我说,我对她,从来和利益无关,你信吗?” “我……” 裴佩咬了咬唇,忽然一梗。 踌躇中,厉绝沉声问道:“裴小姐,你今天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吗?” 思忖中的裴佩忽然一个激灵,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更紧急的事情要说:“是这样的,刚才如画接到了一通电话,说是有伯父的消息了,然后匆匆坐上了一辆计程车,我担心有诈……” “谁告诉她的消息?” 厉绝的一双黑眸顿时玄寒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