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我不爱你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62章 我不爱你

赵晨枫的声音嘶哑,带着喘气的轻颤,落入沈如画的耳际,只叫她心慌不安。 “别……晨枫学长,你别这样……快放开我啊……晨枫学长!”她挣扎着,心脏跳动得很厉害。 但是她心里很清楚,一个女人想要与一个身体健全的男人做力量的较量,根本就是徒劳。 但她还是拼了命得挣扎着,想要赶紧离开,眼前的赵晨枫让她觉得很害怕,她一步步后退,他却依旧往前逼近。 “如画,我爱你……你为什么不能正眼看看我?哪怕只有一次?你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你啊。”又是一声浓情蜜意的嘶声低喃。 赵晨枫双眸微微轻合,双手颤抖地揽住她的双肩,近乎虔诚的去亲吻沈如画的脸颊。 沈如画吓坏了,猛地推了他一把:“放开我!” 她眼里满是惊恐,畏惧,害怕,这样的眼神令赵晨枫紧蹙起了眉头。 “如画,你是不是还在留恋厉绝?昨晚上我看见他跟你一起回家了,你还留他在家里过夜,如画,我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还不明白吗?厉绝根本就不适合你!” 沈如画惊恐地张大了嘴,不可置信地瞪着他,她不明白赵晨枫到底是怎么了。 蓦地,一个猜测从脑海里萌生:难道,爸爸根本就没有来过这家酒店?是赵晨枫骗她而找出的借口? 但,他手臂上的那些伤总归不是假的…… 看出她眼底的怀疑和迷惑,赵晨枫全身的神经线都绷紧了。 “如画,你看看我手臂上的伤,这都不是假的,全都是厉绝的杰作!我好不容易找到伯父的下落,现在又被他带走,不知去向,你还对他有留恋?你要是不信我,就去找酒店调监控,不就知道你爸爸是不是被他的人带走了?!” 他故意虚张声势,沈如画果然犹豫了。 赵晨枫又放缓了语气,小心翼翼地靠近她,说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我,不过没关系,我可以等,等你接受我为止的那一天。这段时间,就让我陪你一起度过难关好不好?” 赵晨枫不在乎沈如画的身体是否纯洁干净,他最害怕的就是:哪怕得到了沈如画人,可她的那颗心依然离自己越走越远。 他尽可能的放柔语调,然后小心谨慎地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。 然后,更小心更轻柔地捧起她的脸蛋儿,缓缓凑上自己的脸,去捕捉她的唇…… 越靠近她,赵晨枫的气息就越发急促,脸上洋溢着陶醉和满足,心中喟叹:终于吻到她了,他最爱的初恋…… 感觉到一团黑影罩下,让沈如画从刚刚凌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。 发现是赵晨枫想要亲吻她,她惊了一下,下意识地避开。 虽然唇是避开了,但赵晨枫却亲在了她的侧脸上,她的身子骤然一僵,整个人如同受惊的鸵鸟,一下子推开他弹跳开来。 “晨枫学长,你是不是疯了?你不能这样,即使我和厉绝悔婚,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,我们不合适,我不爱你,我不会因为你爱我,就勉强和你在一起的。那只会害了你!” 沈如画义正言辞地说着,表情很认真,也很严肃,且坦然凛冽。 瞬时,赵晨枫的动作停滞了,似乎听到了世上最残忍最无情的话,一下子把他打进了十八层地狱。 他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盯着沈如画严肃正色的脸,更愿意相信刚才自己听到的都不是真的。 她说不爱他,即使和厉绝悔婚,也不会和他在一起?她就这么讨厌他吗? 他的脸一寸寸变得灰败,原本高大的身影仿佛在霜打的茄子一般,瞬间蔫了下来,久久说不了话。 房间里,一切有如死一般的寂静。 而赵晨枫就被这死一般的寂静包裹着,压得他透不过气。 “如画,你说什么?你不要勉强和我在一起?我并没有勉强你啊,如画,我愿意等你的,你不要把我推开好不好?” 赵晨枫的声音颤抖着,无法接受沈如画的话,身体都是颤抖着的。 看到赵晨枫如此痛苦的表情,沈如画感觉到了惊诧,她从来不知道,赵晨枫对她的感情会有这么深。 看见他的胳膊还在滴血,沈如画又觉得有些不舍和心疼。 “晨枫学长,我们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我先带你去医院吧……” 然而,赵晨枫此时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,他满心满眼都是沈如画,想要得到她,阻止她和厉绝在一起。 因为,这恐怕是他分开厉绝和沈如画的最后一次机会。 胳膊上的伤,赵晨枫早已无暇顾及,沈如画这番话,足以让他痛彻心扉了。 “如画,你是骗我的对不对,我们从小就玩到大,我还记得我们家后院的那条小路,我们常常从那条小路到彼此家里玩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?对!就是从厉绝出现的那一刻,就是他,厉绝!” 赵晨枫咬牙切齿地说着,脸上是毫不掩饰的仇恨。 “不,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晨枫学长,是我不好,是我配不上你。” 沈如画叹息,微顿一顿,又补充道:“晨枫学长,你还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你,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,真的。况且,我对你只是兄长之情,我一直把你当哥哥,我感激你,谢谢你从小就那么照顾我,保护我,真的。” “呵呵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 突然,赵晨枫仰起头,突兀的大笑起来,“尊敬我?感激我?兄长之情……哈哈哈哈……你说对我只有兄长之情?!” 赵晨枫的笑,有些凄厉,还有些诡异。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样剧烈的大笑,亦或是流血过多的缘故,他的身体突兀地一阵剧烈抖动后,忽然咚的一声,倒在了一边的地毯上。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倒着,眼睛闭合着,脸色如死灰一般。 “晨枫学长,你怎么了?” 沈如画吓坏了,赶紧扑过去,将赵晨枫的头托起来,并轻拍着他的脸,“晨枫学长,你醒醒……快醒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