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4章 你就放手吧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64章 你就放手吧!

炫黑色的保时捷如闪电般行驶在马路上。 厉绝抓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发抖,他已经离帝豪酒店不远了,只需要再过一条马路就能抵达帝豪酒店。 为了抄近路,他特地走了一条小道。 但这个时间点实在是太不是时候了,正好是下班高峰期,不管是近道小道还是主干道,都是人车漫患。 看导航提示,附近还有一条路可以试一试,他顾不了那么多,车头一掉转向南行。 刚开始还十分顺畅,可惜没一分钟就感觉到行驶变得缓慢,车列移动的速度如同蜗牛,厉绝心急如焚。 他顾不得后面的车子会被挡在原地,熄了火,跳下车,直接拔腿往前狂奔。 当好不容易看见‘帝豪酒店’几个大字出现在视野里后,他以更快的速度奔跑了进去,快如一阵劲风。 厉绝一身烟灰色的休闲装,身型高大健硕,英气逼人。 刚一踏进大厅,就有侍应生殷勤的迎了上来,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帮忙吗?” 厉绝一把推开了挡在自己跟前的侍应生,朝着电梯走去,却发现电梯刚上五楼,要等上一个回环才能到底楼。 他一拳重重的砸在按钮上,拽住一旁路过的一名侍应生,“快告诉我,安全通道怎么走?!” 口吻,是迫不及待,面色也玄寒得吓人,带着重重的怒气。 “额,”侍应生被他怒火中烧的脸色震慑到,愣了半秒,才战战兢兢地说,“……左拐后直走就是。” 厉绝甩开了侍应生,一路朝着楼梯口飞奔而上。 2708号房,自然是在27层楼,他硬是徒步行走了近十层。 在经过十一楼的时候,恰好听见电梯间叮的一声,他赶紧又冲进走廊另一头,这才发现还有一部直行电梯。 二话不说,他径直冲了进去,并按了27楼的数字键。 帝豪酒店算是C城五星级的大酒店了,直行电梯的速度并不缓慢,但看在厉绝眼中,却是慢如蜗牛,他恨不得自己坐的是火箭,能一秒钟就冲到27楼。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他从11楼,一个个数到27楼,好不容易等到梯门打开,他一个健步冲了出去。 迎面撞上一个侍应生,他冲过去就揪住对方的衣领,问道:“我问你,2708号房怎么走?!” 对方脸色都吓白了,第一次看见这么凶神恶煞的男人,他战战兢兢地指着长廊里头,说道;“在,在,在那……” 话音未落,就被猛地一推。 眼前一道黑影闪过,转眼间,方才还凶神恶煞揪住他衣领的男人,已经不见了踪影。 厉绝飞快地往里冲去,生怕自己去晚了,沈如画就会遇到什么不测,可是越到了目的地,他的脚步反而变缓了下来。 隔了大约还有五六米远的样子,他隐约看见一道虚掩着的房门。 抬睫一看,果然是2708号房! 但,为什么门是开着的? 厉绝的步伐显得有些乱,还带着那么一点儿迟疑,尤其是在推门进去的一刹那,他有些犹豫。 但只是数秒的停滞,最后还是推门走了进去。 里头灯是亮着的,当清晰地看见过道上散乱着凌乱湿润的衣物时,厉绝的眉宇在瞬间微蹙了起来。 脸色也随之阴寒得能刮下一层冰霜,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。 尽管事先已做好心理准备,可真正看到这一幕时,厉绝的神情一下子暴戾可怖了起来,双眼像是要流出血似地通红。 偌大的双人床上,两个赤果的人,正紧紧的相拥在一起。 沈如画的肩头上遍布着红色的吻痕,而她身旁紧紧拥着她的男人,竟然是赵晨枫! 而赵晨枫的脸上,似乎还带着餍足过后一脸好梦的笑容…… 愤怒的因子,在一瞬间充斥满厉绝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,厉绝感觉到自己的身体,无法抑制地,快要炸裂了开来。 下一秒,他犹如一头愤怒失控的雄狮,朝着赵晨枫冲了过去。 疯狂的愤怒中,他下意识地避开了沈如画,而是揪起赵晨枫,将他狠狠地拖拽下来,然后抬起拳头狠狠砸向他。 突如其来的一顿暴打,令赵晨枫招架不住,他本能地抱住自己的脑袋护住自己的头。 厉绝真是下了狠手,光是暴打都不能解了他心头之恨,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赵晨枫。 “混蛋!赵晨枫你够卑鄙,竟然利用沈云道,骗如画到酒店里来,我早该料到,像你这样不磊落的人迟早是个祸害!” 厉绝大喝着,一拳拳狠狠地打在赵晨枫头上、脸上和身上。 可赵晨枫不但不还手,还张狂地笑起来: “哈哈哈,你打我又怎样,你来迟了,如画她也是我的女人了,我还亲耳听见她在我耳边说,她爱我,她要和我赵晨枫永永远远在一起,做一辈子的竹马夫妻,哈哈哈……” 厉绝气得脸色发黑,冲上去又是一顿暴打。 “你胡说八道,如画爱的是我!我们已经订婚了,你赵晨枫算个什么东西!敢玷污她的清白?!” 挨了一顿暴打,赵晨枫不怒反笑,笑声是极其神经质的,还越笑越大声,笑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。 呼吸的不顺畅,让他猛烈的咳嗽着,可他一边咳还一边笑,仰起头,笑个不停,跟傻了似的…… “你笑什么?!”厉绝大怒。 “我笑你太自信,当真以为如画爱你?她不过是一时糊涂,被你迷惑了心智而已,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已经看穿你了,她已经明白,只有我赵晨枫才能给她幸福。” “你胡说!” 厉绝气极了,冲上去又要揪住赵晨枫一顿暴打。 “我不是胡说!” 赵晨枫大喝了一声,回头看了床上已经昏睡不醒的沈如画一眼,“你也看见了,如画已经投入了我的怀抱,事实就摆在眼前,你就放手吧!” 你就放手吧! 赵晨枫的话,无疑是把锋利的利刃,将厉绝的心剜成破碎的一片片。 厉绝并不太相信赵晨枫,但如他所说,事实就摆在眼前,躺在床上的人儿,的的确确是自己心爱的女人,是沈如画没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