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她赢了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66章 她赢了

沈如画看着他含怒的双眸,决定破罐子破摔了,说: “我脑子清醒得很!厉绝,我们分手吧!其实我们之间早就该有个了断,你为了沈宅那块地,处心积虑了这么久,你不觉得心累吗?现在我已经识破你的诡计了,你何必再跟我继续演戏?有意思吗?!” 厉绝咬着牙:“沈如画,其实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。” “你是不是不堪,我不关心!跟我也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 沈如画毫不留情地吼回去:“不管你说什么,总归我看到的那些证据都不是假的,你自己不也承认了,厉氏集团确实有个CBD的项目,还把沈宅也圈在里面吗?现在跟我解释有必要吗?倒还不如磊落一点,放我走,反正凭你厉绝的实力,我相信也不缺我家那块地!” 是该彻底死心的时候了,她决定回头。 厉绝听了,咬着牙低吼了一声:“沈如画,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卑鄙,我是真的爱你。” 爱…… 这个字眼,此时此刻听在沈如画心头,更像是一根银针,狠狠地扎穿了她的心尖,疼痛难忍。 她冷冷地笑了,“别跟我说爱,我……不信!” 她不信…… 她说她不信…… 曾经以为她是他此生认定的女人,可她却说,她不信他…… 厉绝只觉得心脏仿佛被人从胸口拽了出来,狠狠地丢在地上,用脚狠狠地踩踏着,他咬着牙,拼命压抑着那股怒火。 他别开脸,强抑着心中想要将她绑起来狠狠揍一顿的冲动,怒声吼道: “你不信我?那我对你做的那些事,你认为都是假的?当你爸反对我们结婚时,看不到你,我深更半夜跟个孤魂野鬼似的守在你家楼下,抽了一晚上的烟,搞得自己灰头土脸,你觉得那是假的?” “我们在洑水镇遭遇五十年不遇的台风袭击,我拼了命的赶回来救你,跟你一起躲在山洞里,那些都是假的?我为你准备的婚房,准备的阳光玻璃房画室,还有为我们的孩子准备的卧室,全都是我亲手一点点布置的,难道这些都是假的?” “我巴巴地想要把自己能给得起的东西,全都捧出来放在你面前,吸引你的目光!你却以为我做这些,只是为了你家的那块地?!” 他的每一句话,都刺伤了沈如画的心。 她何曾不记得?可是越是记得,越是提醒她,那些不过都是他骗取她信任的把戏…… 她摇头,眼眶里蓄积起眼泪,不一会儿,一颗颗豆子般大小的眼泪从眼眶里扑刷刷地落下。 “不是我不想相信你,可证据都摆在面前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!” “证据?什么屁证据?!” 厉绝气得手指关节都捏的咯咯作响,“我不知道那些所谓的证据到底是从哪里来的,我只知道,我对你的心没有一丁点掺假的成分。丫头,你一定要相信我!” 似乎所有问题的症结,都回到了一个原点。 沈如画脸上彪着泪,嘴唇颤抖着,一个劲儿地摇头。 见她不语,只一个劲儿地摇头,厉绝更是气结。 他一把拂开赵晨枫,将她的肩头揽住:“丫头,你是不是疯了?是不是疯了?看看我的眼睛,你敢说,你不爱我?!如果你爱我,就应该相信我,而不是相信赵晨枫!” 厉绝大声地嘶吼着,吼过之后,大口大口地喘息着。 仿佛全身血液都疯狂地往大脑里,涌动着,冲击着,浑身血管几乎碎裂,身体的肌肉都绷紧了,充满毁灭一切的力量。 大脑一片混乱,仿佛有很多东西汹涌而出,又仿佛只有一片空白。 所有的表情瞬间凝固在了沈如画的脸上,她暗暗咬着牙,凝视着他,突然尖叫着冲他吼道: “我不爱你,即使我爱你,那也是个错误!厉绝,我求求你,求求放过我吧,我现在看见你,就想起我爸!觉得对不起他,你想让我做沈家的千古罪人,做一个对不起他们的人是不是?那好,我去死,我死了你就能放过我了是不是?!” 去死…… 为了逼走他,她竟然说要去死…… 厉绝彻底沉默了,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,随时可能将他压扁压碎。 他抬眸凝视她,她秀气的脸上嵌着犹如黑宝石般的双眸,此时此刻,那里面透着一股浓浓的怨气,在控诉着他所犯下的‘错误’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握紧了拳头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 “你想和我分手是不是?想和他一起出国留学是不是?好,我成全你,如你所愿!” 说着,他狠狠地剜了赵晨枫一眼,转身就朝房门口走去。 随着门砰的一声合上,沈如画浑身像是失去了力量,缩着身体蹲了下来。 房间里又恢复了久违的平静,没有争吵,没有嬉笑,也没有了温度…… 她赢了。 正如他所说,如她所愿,终于逼走了他,从此以后他再不会纠缠自己了,再也不会跟他有任何瓜葛了。 没有他,就不会再有痛苦了…… 其实不是没有想过,与其不清不楚地纠缠在一起,不如彻底来个了断,长痛不如短痛,她已经下定决心离开他了。 可是,当这一刻真正经历时,她难受得快要晕厥过去。 滚烫的眼泪顺着眼角汹涌而出,渗进她的嘴角,咸涩的味道侵占了她的味蕾,她就像是突然被针刺了一下。 回过神后,她伸手将脸上的眼泪拼命地抹干净。 她将身体蜷缩起来,双手紧紧地握起来,手心攥得很紧,恨不得将它们全部嵌进皮肉里。 解脱了,终于解脱了。 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心好痛,好痛…… 直到亲眼确定厉绝和沈如画说分手,确定他们之间再无法挽回,赵晨枫这才从地上爬起来,坐回沈如画身边。 他抬手想要拥住她的身子,然而却被她避开。 沈如画摇着头,拿起衣裳抱住自己,独自去了洗手间,并随手关上了房门。 不一会儿,从洗手间里传来不住抽噎的哭泣声,赵晨枫握紧了拳头,一拳砸在了洗手间门外的石墙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