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请了三天假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67章 请了三天假

从电梯间里走出来时,厉绝静静地站在原地,目光落在酒店外的天空。 时间还不算太晚,但暮色已经很沉了,云层那样低,翻卷个不停,像是风暴随时来临的样子。 起风了,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。 而他,觉得那风像是穿过大街,将他吹透了一般,只剩下一具脆弱不堪的躯壳,现在哪怕是三岁小孩也能把他戳破。 厉绝心底凉了一片。 没必要再说什么,没必要再纠缠下去,他起身朝外面走去,步子挪得很慢。 出了酒店大厅时,雨点一颗颗从天而降,他眼前的视线模糊一片,不知道那是雨水还是什么。 他嘴角微微往上扬起来,眼睛却像撒了辣椒面一样痛,痛得他几乎睁不开,完全辨不清方向,只知道漫无目的地往前走。 他活了三十年,从未承认自己输过,而此时此刻的厉绝,却不得不承认,在沈如画面前,他输了,而且输得彻彻底底。 厉绝如一具游魂般,忘记自己是怎样走出酒店,又是怎样坐上一辆计程车,又是怎样回到厉氏公馆,下了车往别墅里走…… 直到管家赵伯焦急地扯住他的衣袖,把伞举在他头顶,他才回过神来。 四周一片雨雾,朦朦胧胧遮住他的视线,地上布满雨水击打出来的小圈,一环扣住一环。 赵伯担忧地看着他:“少爷,你的衣服都湿了,先回房洗个热水澡换件衣服吧,你这是怎么了啊,不是开了车吗?为什么要淋着雨回来呢?” 厉绝漠然地点头,进了别墅,听到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。 他忽然想起那一次在洑水镇,她很害怕打雷下雨,找到她时,她缩着身子蜷缩在壕沟里,模样可怜又可爱。 记得自己还曾说过,会一辈子保护她,不会让她再遭遇同样的事,可以后,保护她的人不是他,而是另一个男人了…… 思及此,心又是剧烈地一抽。 他几乎把牙咬碎了才抵御住这突如其来的痛楚,淡淡开口:“赵伯,打电话告诉秦卫和阿标,我要休假三天,没有我的命令,谁都不要来找我。” 赵伯怔忪了一下,隐约觉察出不对劲,却还是点头道: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会及时转达给他们。” 厉绝点点头,朝楼上走去。 他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,一下一下似乎踩在自己心口上,打开房间后,疲倦地挪着步子往里面走。 衣服被雨水打湿,黏黏地贴在身上极不舒服,他走进浴室里,打开花洒直接用冷水淋湿自己。 冷水淋在身上,他却不觉得冷,只是觉得心冷。 草草洗完后从浴室里出来,穿了一件浴袍躺在床上,仰面躺着,目光空洞地看向天花板。 好想,想得他恨不得立刻回去把沈如画打晕了抢回来,可是他不能。 这是他惯用的伎俩,强取豪夺,强势霸道,胡搅蛮缠,甚至是耍赖到底…… 可他心里清楚,越是这样,越招来她更强烈的反感,一想到她那冷漠的眼神,他心里就痛得难受。 不是没有机会把她夺回来,只要他愿意,她现在就能在他身下辗转承欢。 可是…… 他不想再看见她哭了,不想再看见她被他所伤,他不忍心。 可是他怎么办?他想她,想得全身无处不疼,因为疼痛的因子混在血液里,随着每一次心跳涌向全身各处。 真是可悲又可笑,太讽刺了! 他拥有天底下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一切,却无法拥有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。 还有什么意义呢?坚持,坚持就有可能吗? 她的话从脑袋里浮现出来,他竭力压制,但那段话竟越来越清晰。 ——我不爱你,即使我爱你,那也是个错误!厉绝,我求求你,求求放过我吧,我现在看见你,就想起我爸!觉得对不起他,你想让我做沈家的千古罪人,做一个对不起他们的人是不是?那好,我去死,我死了你就能放过我了是不是! 她说,即使爱他,也是一个错误。 原来,她当他们之间的一切都是个错误…… 他极力平复自己的呼吸,却怎么也睡不着,更没有心思去处理别的事。 他就这么怔怔地看着天花板,一直躺了不知道多久。 心里忍得难受,咬紧牙,默默念着,忘了,忘了,就忘了她,干干脆脆放她走吧…… 翌日,雨停了。 听说厉绝请了三天假,公司的高层们都有些乱套了。 要知道厉绝曾经是个工作狂,就连工地都是亲自去的,更遑论是请三天假? 别说公司的高层,就连秦卫和阿标都心急如焚,别的员工不见也就罢了,可是连他们俩,一个贴身助理,一个贴身保镖,竟然都不准见。 立刻地,两人猜到厉绝出了事。 不能见厉绝,就只能在门外等着,好像离自己的老板近一点,就能安心一点似的。然而大半天过去了,还是见不到厉绝一个影子。 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,一辆红色法拉利缓缓地停在了门口。 是苏薇。 她看见秦卫和阿标的车都停在外面,厉氏公馆的大铁门却是紧闭着的,想来一定是他们俩都吃了闭门羹。 推开了车门,她走下车,来到秦卫的那辆车门前,轻敲了下车窗。 秦卫将车门滑下,微微颔首:“苏小姐。” 她朝里努了努嘴,“还是不肯见人吗?电话呢,也不接吗?” 秦卫沮丧地摇摇头。 闻言,苏薇拧了拧眉,连秦卫和阿标都拒绝见面,想来厉绝这一次受的心伤不浅。 她已经从赵晨枫那里听说了昨天的事,于是特地赶来看看厉绝的情况,没想到从来不会迟到早退的他,竟然丢下公司不管,窝在家里不出来。 要知道今天可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高层会议要开…… 不过,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得以确认,厉绝和沈如画的关系已经彻底闹掰了。 嘴角逸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,她转身回到了车上,发动引擎离开,驶往的方向不是厉氏大厦,不是自己的公寓,而是沈宅。

上一篇   第266章 她赢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