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他送的项链,不要也罢!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68章 他送的项链,不要也罢!

事实上,沈如画也好不到哪里去。 昨晚一回到家,就把自己窝在房间里,用厚厚的棉被蒙住自己的脑袋,好像这样就能把尘世间的一切都隔绝开来。 第二天是周末,沈如画一直睡到了中午才醒过来,想起昨天发生的种种,心里还有些揪痛。 脑子想得累了,索性什么都不想,反正什么都过去了,她不应该再去想,也不能再去想。 她起身,想去打开窗透透空气,没想到一推开窗户,就见到宅子外面缓缓停下来一辆红色法拉利。 她认得那辆红色法拉利,更认得车子的主人。 秀眉不自己地蹙紧,心想她怎么来了? 她穿好了外套,简单梳洗后下了楼,苏薇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 一看就知道是来找她的,只是不明白,苏薇来找她做什么?难道是得到她和厉绝分手的消息,专程来奚落她的? 然而,她只猜对了一半。 苏薇看见她下楼了,便起身迎了过来:“沈小姐,好久不见。” 沈如画无心和她闲扯,淡淡地扫她一眼,说:“苏小姐,你来不是跟我闲聊的吧?有什么事就请直说。” 勾了勾唇,苏薇也懒得再做表面功夫。 “沈小姐,你跟厉绝的事情我已经听他说了。你很聪明,早些了断,少些瓜葛,彼此才能更痛快一点。” 沈如画略微一怔。 他竟然把他们分手的事情,这么快就告诉苏薇了? 心头隐隐一抽,她冷冷地说:“这个世界上你还是第一个夸我聪明的人,你这么夸我,实在是让我觉得受宠若惊。” 苏薇睨着沈如画说:“聪明也好,愚钝也好,既然你们已经分手了,以后还请你离厉绝远一点儿,别再纠缠他。” “好,以后见到厉绝,我尽量和他保持一百米以上的距离!你觉得够吗?还是希望我离他更远点儿?!” “你……” “我什么我?我好欺负是吗?!” 沈如画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我跟厉绝之间是我们的事,本来就不关你什么事!即使你今天不来,我也不打算跟厉绝再有任何来往,今后他走他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我们不会再有下一次交集!所以,苏小姐大可放心!” 没想到她这么干脆,苏薇怔忪了几秒。 随即,她脸色一转,笑咪咪地说:“对不起了,苏小姐,请你体谅我作为厉绝最好的朋友,关心他的心情。” 说着,她抬头环视四周,“你家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,还没有找到沈先生吗?” 沈如画没有应答,只是说:“苏小姐到我家就是想听我的保证吗?我已经保证过了,没什么事的话,你可以离开了,难不成你还要我写一份保证书?” 苏薇脸色一僵。 “那倒是不必了。不过——” 微微一顿,她嘴角一勾,冷冷地奚落道:“看你家这情形,是不是最近比较困难啊?毕竟沈先生也不在,就你一个人操持沈宅的里里外外。要不这样吧,我给你一些补偿。” 说着,她从钱夹里掏出一张支票来,递给沈如画。 “这里是一百万,应该够你和你弟弟吃一辈子的……” “不需要!” 沈如画仰头,在一瞬间变了脸色,厉色呵斥道:“苏小姐,如果你是来确认你想知道的信息,我想你已经确认了,请回吧。” “确认?” 苏薇冷冷一嗤,斜眼睨向沈如画颈脖间挂着的那根项链,讥诮道:“你还挂着他送你的那根项链,让我怎么相信,你对他没有任何留恋?” 项链? 沈如画下意识地垂眸看向自己的胸口,那一块圆润莹洁的田黄石项链。 苏薇不说,她倒还是真的忘记了它…… “倘若没有了任何留恋,为何还把厉绝送的那串项链贴身戴着?沈小姐,你这样做,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?田黄石可是很昂贵的,市场价起码卖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……” 不等她把话说完,沈如画咬紧银牙,抬手一把扯掉了颈脖上的项链。 然后,伸手递出去。 “拿回去!替我还给我!他送的项链,不要也罢!” 这正是苏薇想要的结果,她将项链接过手中,冷笑道:“很好,既然沈小姐如此爽快,我也不跟你再废话了。” 苏薇哼了一声,将项链紧紧握在手中,不再看沈如画一眼,转身就走出沈宅。 沈如画一屁股跌坐在楼梯道上,眼泪再也抑制不住,从眼眶里疯狂涌出。 天知道项链被拿走了,就好像一颗心瞬间被掏空,她只觉得胸口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,身子不听使唤了,全身都虚软了下来。 苏薇前脚刚离开,赵晨枫后脚就进来了。 两人十分默契地对视了一眼,而后什么话都没说,擦肩而过。 苏薇坐进了自己那辆红色法拉利,待关上车门,她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。 “喂,是我。” 对方声音毕恭毕敬,“苏小姐,有何吩咐?” “照原计划,今晚行事。” 对方闻言,愣了一下,旋即问道:“苏小姐,您真的打算赶尽杀绝?万一被厉总知道了,恐怕……” 不等他把话说完,苏薇就呵斥了回去:“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,到底谁是你的老板?!” “额,好的,苏小姐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 挂了电话,苏薇脸上露出一抹惊人冷冽的厉色,回头看了一眼沈宅,她冷冷地嗤了一声,这才驾车离去。 与此同时,赵晨枫进了沈宅,一眼看见坐在楼梯道上的沈如画,忙去扶起她。 “如画,你怎么了?怎么哭得这么伤心?是不是苏薇又来欺负你了?” 她没有说话,只是摇摇头,抓住楼道扶手想要站起来。 谁知这一起身,忽然一阵晕厥感袭来,似有精气从四肢百骸往外游走,脑袋晕眩不堪,她用力地甩了甩头,还是无法遏制住那股晕眩感。 下一秒,她直接往前栽倒下去。 “如画,你怎么了?!” 赵晨枫长臂一伸,已将沈如画拦腰抱起。 她想睁开眼睛,但意识越来越模糊,隐约听见赵晨枫喊道:“如画,快睁开眼睛!我带你去看医生!刘婶,小琪,快叫救护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