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指名道姓要了她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7章 指名道姓要了她

听出厉绝话中有话,沈云道蹙眉问道:“厉先生的意思是?” “沈先生得拿出担保,”厉绝起身走到宽幅落地窗前,双手插兜,施施然地说,“譬如,这套宅子就很不错。” 沈云道神色一变,态度坚决:“你要我拿沈宅做担保?那我们不必再谈下去了!” 他说完,就要拂袖离开,却被厉绝拦住。 “沈先生稍等,刚才我只是想试试您,多有得罪,还望见谅。”厉绝扭头,朝秦卫使了个眼神,“秦卫。” “是。” 秦卫应声起身,从身后拿出一个保险箱,当着沈云道的面,打开保险箱,里面赫然是一张张的百元大钞。 沈云道的目光定焦在保险箱内,神情僵住了。 粗略地算了算,那个小小的保险箱里,至少也有个好几百万,够支付这个月的员工薪水和添置几件最新设备了。 看出他的动摇,厉绝说:“听说您的工厂遇到一点困难,这点钱希望能帮到您。当然,这并不算投资的一部分,只是我厉绝以个人名义借您的,沈先生可以拿去应应急。” 沈云道闻言,大吃一惊。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沈云道也是混迹商场的人,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,尤其是像厉绝这样精明的商人,怎么可能不为任何利益,而白白掏出这几百万呢? 此时,厉绝的视线定焦在窗外那道娇小清丽的倩影上。 “前两天,有个人跟我说,虽然这是个大鱼吃小鱼的世界,但如果我们有能力帮到那些小鱼,说不定小鱼也能长大……” 厉绝在说这段话时,脑海里浮现出的,是沈如画那张娇俏的小脸。 他回头看向沈云道,勾着唇角说,“沈先生,你就当是我拿这几百万给你一个考验,如果你经得起考验,我再出资你的纺织厂。到那时,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担保,你觉得怎么样?” 沈云道眼前一亮。 如果厉绝真的确定出资纺织厂,他投入的,将不只是几百万,而是上千万,甚至是好几千万。 无疑,这对沈家的纺织厂来说,是一个绝佳的机会! ……………… 沈如画在后花园里徘徊了一阵子,仍然不见厉绝从书房里出来,不免着急起来。 他不会真的去找爸爸告状了吧? 如果是,他也太小气了! 她心里暗暗恼恨着,将厉绝祖宗上下挨个问候了一遍,可就是这样,也无法消除她心底的忐忑。 回到客厅里,正好看见沈天音手里拿着一份杂志,绘声绘色地说道:“妈,那人可是厉绝耶,他可是我们C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人物,他到我们家做客,那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啊。” 江雪点点头,喜形于色:“可不是嘛,我也多多少少知道厉绝的名声,听说他拥有亿万身家,闻名C城房地产界的商贾巨子,年纪轻轻就当了厉氏集团董事长。” 一番感慨,江雪眉眼一挑,目光定焦到自己女儿身上:“天音啊,你待会儿勤快一点,主动跟厉绝搭搭话。说不定,妈以后还能找个金龟婿呢。” “我知道啦。”沈天音媚眼如丝,嘴角挂着笑意,“这个我最拿手了。” 沈如画蹙了蹙眉,冷不丁地插话道:“姐,你不是喜欢隔壁家的晨枫学长吗?” 沈天音脸色一变,瞬间垮下脸来:“你懂什么!我现在还是单身,我选择谁,那是我的自由!” 你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吧。 沈如画在心里吐槽。 这时,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,她的心也瞬间跳到嗓子眼里。 厉绝和沈云道一前一后从书房里出来,但令她颇感意外的是,父亲脸上的表情不是严肃恼怒的,而是兴致盎然,显得满面春风。 沈如画脑子有点儿懵:爸怎么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生气?难道,厉绝没有告她的状? 她迷惑地看向身侧的厉绝,越发看不懂他了。 沈云道吩咐道:“如画,厉先生要回去了,你去送送他。” 沈如画想也不想地,脱口而出:“爸,我肚子痛,我想去上洗手间,哎唷喂……爸,我看你还是让姐去送送厉先生吧。” 她说着就要逃,厉绝看出她是在躲着他,一双深邃黑眸微微眯紧。 敢把他推给别人?该死的丫头! 厉绝好看的薄唇逸出一声几不可察的轻嗤,随后道:“啊,瞧我这记性,竟然忘了还有一件重要的见面礼没有拿,劳烦如画小姐跟我一起去取了。” 他这是指名道姓要人了。 正兴冲冲朝厉绝走去的沈天音,整张脸都变得很难看。 沈如画的脚步顿在原地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 她敢肯定,他是故意的! 她忿忿地回头瞪向厉绝,但眼角余光瞥见父亲投来的警告视线,她只好点头,硬着头皮去送厉绝。 厉绝的车子没有停在宅子里,而是停在沈宅大门口外,从宅子内走到宅子外,大概有五分钟的路程。 沈如画在前面领路,厉绝走在后面,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,可她感觉得到,始终有一股炙*热的视线从身后射来。 她赶紧加快了步伐,穿过花园小径,再转过拐角,迎面就能看见厉绝那辆炫黑色的保时捷了。 “厉先生……”她话音未落,忽然手腕一紧。 她还来不及喊,就是一阵天旋地转,随即她被一把摁倒在石墙上。 后面就是冰冷的石墙,原本以为她这么撞上去,肯定会很疼,没想到厉绝却用自己的大掌枕在她的后脑勺上,她撞上的,不过是他结实有力的手臂。 紧接着,他顺势压了下来,高大的身影像沉沉的巨兽。 随之,一张英俊的脸骤然放大,几乎就快与她的脸颊相贴,带着略显得火热气息的呼吸,喷洒在她的鼻息间…… 她瞪大眼,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! 但他并没有如预料中的那样强吻她,而是用凉薄的唇轻轻贴近她的耳廓,清冽的气息擦过她的脸颊,低声警告。 “沈如画,你当我是什么人?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打发的吗?我可是厉绝,想躲开我,或是想辞职的话,你尽管试试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