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留下宝宝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70章 留下宝宝

沈如画其实并没睡着,她倒是希望自己昏睡不醒,才能忘却现实中那些纷纷扰扰的事情。 可她已经醒过来了,又记起了晕过去之前发生的所有事,怎能安然入睡呢? 她睁开眼,视野中映入小琪那张忧心忡忡的脸,“小琪?” 小琪赶紧捧住沈如画的手,快言快语道:“二小姐,有件事我必须得跟你说一声,其实你已经怀上了厉先生的……” “小琪!” 虽然小琪的语速够快,但还是被赵晨枫的厉声呵斥给打断了。 其实,刚刚沈如画的脑子还处于半游离状态,失神儿的她根本就没注意到小琪在说什么,倒是赵晨枫那一道呵斥声,将她的神志猛然拉回。 她一把抓住小琪的胳膊,急切地问道:“小琪,你说什么?你刚刚说……说……说我已经怀上了厉绝的……孩子?” 最后那两个字,她是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说出来的。 孩子?她有厉绝的孩子了?可能吗? 事已至此,赵晨枫就是想要继续隐瞒,也是不可能的,因为她一旦起疑,肯定是要找医生确认的。 与其由医生告诉她,不如由他来直接说好了。 “如画,你确实怀孕了。” 赵晨枫一边往里走,一边回头作答了沈如画,并淡扫了小琪一眼,眼神中带了几分冷冽的厉色。 小琪怯生生地退后了一步,有些畏惧,双手纠结着。 病床上的沈如画陷入震惊中,没注意到赵晨枫瞪视小琪的眼神,原本悲切的小脸上蕴出一分不自觉地的喜悦,慢慢地在她苍白如雪的脸上荡漾开来。 “晨枫学长,你是说真的吗?我,我怀孕了?我肚子里有……宝宝了?” 她险些脱口而出:我肚子里有厉绝的宝宝了? 不得不说,这一刻,她是有些欣喜的。 但欣喜过后,很快心情就低落了下来。 这个宝宝来得太不是时候了,她已经跟他提出了分手,他们是走不到一起的,可宝宝却来了。 真是天意弄人! 下一秒,她脸色一凝。 “小琪!快去叫医生,我要打掉孩子!” 没想到她斩钉截铁地做出了决定,小琪大吃一惊:“二小姐,你身体还很虚弱,现在就要打掉孩子,恐怕会伤到你的身体。而且,医生说,这次要是打掉了孩子,怕是以后……” “够了!我让你去,你就去!”沈如画呵斥了一声,情绪激动过后,脸色涨红着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 小琪很担心,她都这副样子了,还怎么做流产手术? 但,赵晨枫又投来一道阴寒冷厉的眼神,那模样好像她不照做,他随时会扑上来掐死她似的。 她只好点了点头,去叫医生。 医生自然是不建议沈如画立刻做打胎手术的,可她坚持,还声称如果不立刻做流产手术,就不会接受任何治疗。 医生把利害关系都给她讲述了一遍,但沈如画坚持原来的决定,没辙,医生只好答应替她做流产手术。 赵晨枫是巴不得见到这一幕的,脸上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来。 一个小时后,沈如画去了妇产科的医生诊室,照惯例做必要的例行检查。 当圆头仪器沾了滑滑膏体,在她的小腹上推开,医生探了几处,最后停在一处微微用了点力。 沈如画僵了一下,察觉到一点点的不适,不禁转头看向一旁的仪器。 屏幕上的画面浑浑噩噩的一片,隐约看得出是个有边界的容器,医生正聚精会神地观察着,并没有指给她看或者解说,但沈如画自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小黑点。 极小极小的一个小黑点,并不太明显,可她就是看见了。 倘若是在这之前,她或许并不知道那个小黑点是什么,但就是这么奇怪,她知道,那就是宝宝最初的形状。 宝宝…… 心里默默念着这个词,她的胸口竟然有些堵得慌。 “可以了。”医生已经做好了检查,起身朝她笑了笑,一边收拾仪器,一边说,“沈小姐,你确定要做吗?” 言下之意,如果她确定,就要开始动手做流产手术了。 沈如画感觉喉咙好像被人掐住了一样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 她死死地盯着屏幕,耳朵里嗡嗡作响,恍惚中好像那个小黑点在对她说:妈妈,别不要我,以后我一定会乖乖的,呜呜…… 轰—— 沈如画打了一个激灵。 脸色刷地惨白下来,下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。 宝宝还只是一个小黑点,难道就会对她用脑电波交流了? 可如果这只是她的幻觉,她又觉得太不可思议,她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肚子,用力而又坚决地摇头。 “医生,对不起,我……我还是不做了。” 医生暗松了一口气,回头从一旁的助理手里拿过温毛巾,替她擦干净小腹上的膏体,拉好了衣服。 “对不起,我,我不知道是怎么了,我……” 沈如画还没回过神来,脑子里似乎还回荡着一个小娃娃的声音,她的脸色很不好,声音颤抖着,双肩哆嗦着。 “没关系,好好想清楚了再做决定也不迟。” 顿了顿,医生又说,“不过,作为专业人士,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打掉这个孩子。虽然你年轻还很轻,但这么小就打胎,很伤身的。” 沈如画咬着唇点头,搭着一旁的石壁往外走,步子挪得很慢。 “等等。”医生突然唤住。 “嗯?” “这个给你,拿着吧。” 医生递过来一张超声波照片,沈如画一眼看见上面的那个小黑点。 她怔了下,两秒后颤抖着手指接过来。 之后,她走出医生诊室,简直像极了一只游魂。 看见她从医生诊室里走出来,小琪和赵晨枫都迫不及待地迎过来。 “二小姐,医生怎么说?” “如画,怎么样?” 她的表情木木的,什么都没有说。不是她不想说,而是喉咙始终像是梗了一块东西,怎么也说不出口。 助理从里面出来了,小琪焦急地问道:“请问,我家二小姐她……” “她改变主意了,决定不打掉宝宝。” 如释重负,小琪暗自长吁了一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