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 别出声 - 霸道总裁心尖宠

第272章 别出声

是夜,已深。 沈如画晚上睡得很不踏实,或许是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,又刚刚得知自己肚子里多了个宝宝,她迷迷糊糊地睡不着。 尤其是想到刚才在书房里自己情不自禁地画起了厉绝的画像……顿时心口酸涩得透不过气来。 她索性起身披了一件厚实的大衣,信步下楼,走到大门外的夜空下。 刚刚深呼吸了一口气,忽然听见不远处一道奇怪的声响传来,顿时一个激灵。 “谁?” 外面黑漆漆的,只有橘色路灯投下忽明忽暗的光线,在她呵斥一声后,四周陷入诡异的静谧中。 也不知道是因为外面的气氛太阴森恐怖,她竟然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。 转身走回客厅,正要将门掩上,忽然一阵不易察觉却又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时,一道暗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侧身利落地挤了进来。 “唔……”她刚想喊,忽然那人的大掌就伸了过来,在她的眼前瞬间一晃,即刻捂住了她的嘴。 随后那人就迅速地将一把手枪架在了她的颈脖上。 冰凉的枪杆子抵住她的太阳穴,让沈如画察觉到,这绝对不只是家里进了小偷这么简单。 更何况,那个人穿的还是黑色的夜行服! 而且,她脑袋上的那把手枪跟她在阿标他们身上见过的不一样,对方的手枪上还装了消音器! 这些……到底是什么人?! 一股不好的预感划过,心脏仿佛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一样。 怦怦—— 怦怦—— 怦怦—— 继而,听见对方压低嗓音说:“别出声,要不然现在就要了你的命!” 沈如画惊恐地瞪大了眼,下意识地捧住自己的肚子。 而就在这时,忽然一个小小的声音从两个人的身侧传来:“坏蛋!你快放开我姐姐,放开她!” 是沈诺!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,而且还来到了一楼,正抬腿使劲儿往那人的身上踹去。 他的力气不小,猛地用力,竟然踹得那人闷哼了一声。 那人顿时恼了:“妈的,臭小子!给我滚!” 他大掌一挥,就把沈诺像纸片儿一样挥倒在地,沈如画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猛地一把推开他,扑向去护住沈诺。 “阿诺?阿诺?!” 沈如画呼喊的声音惊动了佣人房里的刘婶,她起身开了床头灯,“是谁在外面?是小少爷吗?还是二小姐?” 见事迹已经败露,那人低咒了一声,道:“真他妈麻烦!” 下一秒,他直接往沈如画脸上蒙去一块湿帕子。 只觉得一股极端刺鼻的味道掩唇而来,骤然间觉得天旋地转,沈如画来不及挣扎就已经眼前一黑,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。 晕过去之前,她隐隐约约听见那人说:“动作快点!我被人发现了,你赶紧一把火烧了沈宅!然后迅速开车到前面来接我!” 什么,要烧了沈宅? 沈如画心里一惊,她张大嘴想要喊,但意识已经完全不由自己做主了,随即便晕厥了过去…… 厉氏公馆。 已经一天一夜了,厉绝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闭门不出。 赵伯拿着一份秦卫带来的文件转交给厉绝,他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接着听到嘎吱一声响,门从里边被人打开。 厉绝衣衫整齐,发梢带水,身上缭绕着淡淡的小苍兰古龙香水的香气。 “少爷,你终于肯出来了?!”赵伯惊喜地道。 “嗯。” 厉绝轻应了一声,“赵伯,我要出去一趟。” “不是说要请假三天吗?” 赵伯顿了顿,似又觉得不妥,改口道,“虽然请假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,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在家多休息一下。” 别看现在厉绝的模样好像依旧的丰神俊朗,但若是仔细一看,就能发现他眼中布满血丝,红红的,有些吓人。 赵伯也是过来人,大致能看出来厉绝和沈如画出了问题,但具体出了什么事,他也不敢细问。 “我没事,我想去一趟沈宅。” 厉绝说话的声音听似平静,却又有些迫不及待,好像急着要去办什么事。 事实上他确实是有急事要处理,昨天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他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细想。 待回到公馆后,他一个晚上没怎么睡,脑子里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都捋了个遍,终于发现几个疑点。 首先,沈如画一再强调所谓的证据,还多次提到厉氏集团参与的那项CBD竞标案,他一直不明白她是如何得知的消息,又听到了些什么,很可能与事实有很大出入。 其次,她一直说自己对不起父亲沈云道,还质问他把沈云道藏去了哪里,分明是怀疑沈云道的失踪跟他有关。 再说说昨天在帝豪酒店发生的事情,分明是赵晨枫把她骗了去,可她承认,是借由这种方式比他和她分手。 但仔细回响起来,当时她昏睡不醒,颈脖间还有些许的淤痕,像是被人打晕了的样子,可她…… 越想越懊悔,越想越窝火,厉绝忍不住低咒了一声:“该死的蠢丫头!竟然帮着外人来愚弄自己的未婚夫!” 一旦想通,他又重新打起精神来,洗了个热水澡,换上一套干干净净的衣服,操起车钥匙出了门。 车子飙驶在去往沈宅的路上,车速很快,快如闪电,已经二十四小时没见到她,也没联系她了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。 厉绝越想,就越是心急如焚。 而就在这时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他淡淡地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发现是陌生电话,并不打算接。 然而,那电话挂了之后又再次打来,非常执着。 厉绝这才摁了接听键:“喂,我是厉绝。”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令他不觉一怔:“喂,厉先生,不好了,沈宅失火了,二小姐,二小姐她,她……” 厉绝黑眸一瞪,不顾后面是否有车撞上来,他一个猛地脚刹车,只听见“吱呀”的一道尖锐声响,车子骤然停在了路中央。 “她怎么了?” 电话里的人是小琪,她一边喘气一边哭噎着说:“二小姐她……她和小少爷都不见了!”

下一篇   第273章 赶去沈宅